新湖南湖南日报新媒体

打开
楹联,何以吸引年轻人?——专访著名楹联艺术家,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叶子彤
新湖南 • 文体访谈
2024-05-24 19:10:50
首页头条收录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廖慧文

楹联,由骈句、律诗逐渐演化而来,深深地扎根于中国古典文学的土壤。每个中国人对楹联都再熟悉不过了,贴春联、婚联、寿联、新居联……它融入我们的日常生活,是不可或缺的“仪式感”的一部分。

湖南是全国“四大楹联文化强省”之一。2023年4月,湖南日报社推出《楹联里的湖南》大型文化节目,50多名全媒体记者携手省内外40多位专家学者,以融媒体报道精解名联,促进楹联艺术进一步“飞入寻常百姓家”。今年7月28日,“新时代楹联文化传承与发展暨楹联里的湖南”学术研讨会即将在长沙举行。近日,该研讨会筹备会举办,著名楹联艺术家,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叶子彤在会前接受记者专访,畅谈新时代楹联文化发展。

“湖湘对联文化在我国对联文化史上举足轻重

新湖南:这次活动是我国楹联界的盛事。为何定在湖南举办?在全国来看,湖南的楹联处于什么样的水准?

叶子彤:湖湘对联文化,在我国对联文化史上是举足轻重的。尤其是明清以来,近六百年间所呈现的湖湘对联文化现象,在中国对联史上更是光彩夺目。无论是对联理论研究,或是对联创作实践,或是对联教育普及,或是对联书法推广,涌现出一批具有影响力的代表人物,成为湖湘对联文化现象的最为重要的基本特征。从明代的李东阳,清代的车万育、陶澍、曾国藩、何绍基、左宗棠、彭玉麟,民国的吴恭亨,乃至当代也是名家辈出,从者如云,其中有以德高望重的余德泉教授为代表的,包括汪涛、魏寅、熊尚鸿、李曲江、唐意诚等在内的老一辈楹联艺术家,还有240余位被湖南楹联家协会授予荣誉称号的“湖南对联文化传承人”,以及近年来活跃于对联文化前沿的、名号“湖湘楹联七子”的鲁晓川、石印文、刘松山、邹宗德、周永红、傅小松、楚石等,在全国具有广泛的影响。他们扎根于湖湘大地,具有湖湘文化根深蒂固的地域特性;孕育于湖湘文化,具有湖湘文化博大精深的人文底蕴;熏陶于湖湘文明,具有湖湘文化壮怀宏阔的人格精神。他们融湖湘人刚烈、倔强的性格特质于对联文化,作品题材不拘一格,立意新奇,谋篇精致,措辞雅切,明道弘义,正气沛然。诚如一副经典的对联所云:“惟楚有材,于斯为盛”,但其“斯”者,地域概念未变,却更多地赋予了时代的新的气息与涵义。这也是我们这次学术研讨会之所以在湖湘大地举办的缘由。

“湖南已形成了一支书法家兼楹联家队伍

新湖南:您刚刚提到的楹联大家很多也是书法家。

叶子彤:这里牵涉到一个楹联跟书法的关系。为什么我们有时候说对联,有时候说楹联?楹是门框的意思,贴在门框两边的对联叫楹联。也就是说,楹联需要书写。写了一副对联没有书写出来,就只能说是对联。

我们一直讲要“联墨双修”,对联要用书法表现出来。过去讲书法家很多都是“抄写员”,抄唐诗、宋词,自己不会对联写诗,这是很糟糕的。现在的趋势是很多书法家开始学着写自己的作品。

这也是湖南楹联文化发展的一个显著特点——湖南已经形成了一支书法家兼楹联家队伍。他们深入实际,经常到基层去采风,撰联写联。这种民间组织是很松散的,没有指标,没有经费,全靠自己的执着和热爱。这就是文化的魅力,文化的自信。

新湖南:在当代生活中,楹联似乎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和文化生活远了。您如何看待?楹联界又做出了哪些努力?

叶子彤:新时代,我们要赋予楹联新的生命。中国楹联学会成立已经四十年了,我们把主要精力投入了对历代文献史料的收集、整理与归纳,并从中研究总结对联作为独立文学体裁的自身规律,极力为确立、维护对联在中国文学史上的传统地位而鼓与呼。其间,国务院正式把对联习俗列入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联律通则》的颁布施行、《中国对联集成》及各省市区分卷的出版、民政部授予全国先进社团称号,进而获得“把楹联写在党旗上”的崇高荣誉等,都是阶段性成果的展示。

还有,就是要有活动才有活力。前几天我在三门峡参加“沿黄九省区楹联邀请赛”。他们现场作了240多幅作品,用不同的角度去歌颂中华文明的母亲河——黄河。

新湖南:您看到现在楹联的撰写者爱好者,大概是一个什么样的年龄结构。

叶子彤:我们欣喜地看到,年龄结构变化很大。20年以前颁奖,来的都是五六十岁以上的老人。现在随着新媒体发展,线上培训开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参与了。再加上年轻人的文学底蕴比较好、思维比较活跃,作品质量还是不错的。我们要做到楹联文化的持续发展,就要保持这种活力。

“语义的表达比格律更重要”

新湖南:以前很多楹联名家都是有旧学底子的在对联当中很多修辞手法和典故的应用,那么您怎么去看待我们今天没有旧学的底子去撰写楹联呢?

叶子彤:每一个人的文化的水平素养,是靠时间积淀起来的。以前农村里都有一些读过书的老先生,村里的婚丧嫁娶、逢年过节都要请他们出手。但是现在一切都在变化了。我们把楹联的规律整理出来,搞《联律通则》,就是要降低学习传承楹联文化的门槛。

而这次研讨会,我们要转向创新了。在求证的基础上创新,楹联要有文学的语言、文学的风貌,不能写“老干体”。我写赋,写到历史的时候,可以说是美文。但是一写到当代,就觉得文采不够。这当中有一种时代隔阂。但我们又不要因循守旧,要用现代的东西充实它。我们需要去解决这个问题,这就需要创新,用传统的格律表达新的语言时代。

比如我们现在用韵,都是用古韵——平水韵,但是现在年轻人不懂。那用新声也可以,现在新华字典上没有平水韵这一说。

新湖南:也包括一些入声

叶子彤:对,但是不要紧,常用的入声字不多,也就几十个。现在入门教育当中,得先让大家喜欢,就先用新韵去入门。等他们接触到古韵的时候,我们就说这个地方古人用的是平水韵,这个字是入声字,他们慢慢就记住了。

我们评审的时候现在也是这样的,用新韵是不会被歧视的。旧与新有个传递延续和变化的过程,最终还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大部分人是从语言学的角度来去研究格律,其实我们也可以从各种角度去阐述它,美学、哲学、格律学、修辞学……从不同的角度去阐述它,让它更加完美。这也是我们这次学术研讨会要解决的问题。

高级的创作要会用修辞。楹联中,光是修辞手法,常用的至少三四十种。我们现在讲课入门,是形容词对形容词,动词对动词。但这只是入门时的要求,真正学会了,你会发现古人是没有语法的,他们只有“虚对虚,实对实”。学到后面,创作必然走向自由。语义的表达比格律更重要。

新湖南:提到自由,您怎么看待现代生活的一些新词入联呢?

叶子彤:对联可以是口语化的,很通俗,非常有生活气息。但是只要对联里面出现英文字母,我就“毙”掉它。对联是属于汉语的,跟英语没关系。这个也是基本的底线。

新湖南:对“楹联里的湖南有没有一些建议?

叶子彤:我们与湖南日报联袂推出的“楹联里的湖南”这一项文化工程,是一次传统文化与新媒体合作的尝试,初步的实践表明,它对于讲好湖南故事,促进地域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环境发展所产生的积极效能是显而易见的,它不仅推动了湖南形象与对联印象的提升,而且体现了数字时代的融合性和新内涵,展示了创新因素的影响力,探索了“以文化人、以文惠民、以文润城、以文兴业”的途径。这一切,源自于“创新”、得益于“创新”。

我们的方向很对,首先从古人的对联开始入手。接下来我们要从湖南走向全国了。有几条线索,一个是湖南籍的人在其他地方留下的楹联,以及湖南会馆、和湖南风土人情有关的东西。还有,要把湖南的饮食、地域、生态、景点文化,与楹联文化交融起来。另一方面,讲好湖南故事的同时,也要讲好对联故事,解释它当时是什么含义,现在是什么含义。还有,我希望将来更多元化一些,由楹联慢慢发展到诗词曲赋,这个文章可以做得更大。

责编:廖慧文

一审:廖慧文

二审:易禹琳

三审:杨又华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 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