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南湖南日报新媒体

打开
楹联里的湖南㊶丨其文独立 此石不磨
新湖南 • 今日视点
2024-01-06 07:42:15

时近冬至,暖阳依旧。

我们自长沙乘坐高铁,一小时二十分钟抵达祁阳。

1260年前,接到“道州刺史”任命书的元结,差不多同样的时节启程,从潭州乘船溯湘江而上,走走停停,次年五月才得以抵达。

其时,这片山水尚不知道,它等来了一位知音——因为元结,清绝之地咏者云集,潇湘水石名重千古。

而我们,日行五百余里,穿越潇湘大地,只为拜谒一副与他有关的楹联:

地辟天开,其文独立;

山高水大,此石不磨。

这副镌刻在浯溪“大唐中兴颂”碑旁石柱上的联,静立江边,默默地向过往行人讲述“山水逢知音,大美传千载”的故事。故事里,有大唐中兴、有书家盛事、有文化传承……

中国书法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鄢福初,曾著专篇解析浯溪《大唐中兴颂》的书法美学与盛唐精神,对这些故事了然于胸,欣然应邀为我们解析此联。

三绝之碑:其文独立,此石不磨

“这是一副集字联,所集之字均出自《大唐中兴颂》。”对于这副联,鄢福初印象深刻。落座后,他为我们侃侃道来:“上联赞美元结文章的思想光芒具有独立不移的永恒价值;下联歌颂颜真卿的书法艺术光芒永不磨灭。”

鄢福初说,联作者杨翰是清代的著名学者,曾官至永州知府,在此为官期间重葺浯溪淡岩摩崖石刻,集字成此八言联刻之碑。此联“很好地诠释了‘三绝碑’的历史地位与意义。”

“‘三绝碑’是哪三绝?它有着怎样的历史地位与意义?”记者好奇追问。

说到这个,鄢福初谙熟于心,“因元结的文奇、颜真卿的字奇、浯溪摩崖的石奇,‘中兴颂碑’被称为‘摩崖三绝’。”

他一一为我们解释。

先说“文奇”。元结文武双全,堪称唐代奇才。安史之乱时,他披甲上阵,奋勇平叛。而后,平叛归来的元结,着眼于对国家强盛的期望,认为唐朝克难中兴的“盛德大业”值得歌颂,于是自告奋勇做时代的歌颂者,以满腔热情撰写了著名的《大唐中兴颂》。其句子掷地有声,语言朴素自然,仅仅300多字便把唐中叶安史之乱、玄宗逃蜀、肃宗即位、收复长安的史实记述得清清楚楚,流露出王朝开拓、奋发的气魄和自信,充盈着天地永恒、节义千秋、纲常万古的信念。

说到这里,鄢福初感叹:“一千二百多年后,重读旧文,我们仍能感受到元结此文不朽的气势与掷地有声的信念。”

再说“字奇”。颜真卿是王羲之以后最伟大的书家,在他生活的盛唐时代,南北融合,中外贯通,时代气象健康爽朗、博大恢弘,内敛的、方严清瘦的楷书变得越来越苍白。颜真卿以他的天赋、胆魄和功力,创出一种外拓的、朴厚雄伟的书体,树立起了与那个时代精神相称的崭新书风。

写作此碑时,颜真卿六十三岁,书法技巧、风格已完全成熟,有元结雄文助其笔力,又与山川江水相映发,成就了他生平最得意的唯一巨幅作品。“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唐中兴颂》已超越颜真卿个人书风的转变与成熟,代表的是盛唐时代文化艺术精神,是凝结于浯溪石壁的盛唐之音!”鄢福初表示。

《大唐中兴颂》拓片。资料图

再看“石奇”。人们常说“坚如磐石”,以石铭文,流传千古,这是古人的一种极致浪漫。湘江永州段沿江的丹霞地貌、水石环境,为“摩崖石刻”提供了天然的“碑版”。

元结曾频繁称道“潇湘水石”,“水”指的是江南河川的活水,“石”指的潇湘水路两岸的摩崖巨石。为此,元结在此留下“热帖”,吸引众多大家前来“打卡”,“中兴颂”碑旁,先后留下黄庭坚、米芾、何绍基、吴大澂等无数文人墨客的“跟帖留言”。

精美的石头会说话。他们将留与后人的话语,镌刻在石头上,藉由时间这位邮差送达。而今,我们立于崖下,仰望石壁,苍崖丹壁,点画犹然。便觉与古人亲接,衣冠音容,如在眼前,千古圣法,会然于心。

再回到这副楹联。鄢福初说,“这联好就好在,用几个雄奇的意象,突出了文化与文字的独立和不朽。”

上联用“地劈天开”,强调时间之流从无始而来,加重时空历史的苍茫、厚重和纵深感,突出元结文章独立千载的不朽价值。

下联的“山高水大”也别有机巧:人们常用“山高水长”,引领大家抬头朝远处看,强调时间之流的悠远。“山高水大”则强调地理空间的独特。

“此时,此地,此石,一个‘大’字不仅使整联格外音韵铿锵、有力、气象开阔,更暗合颜真卿书法的正大气象和蕴藏的磅礴力量。”鄢福初感叹,“大气磅礴、大义凛然,这份大气根植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博大的主题和文化精神之中。”

三吾之境:山水知音 双向奔赴

解过联,鄢福初说起与这副联相关的几个人物故事。

“这其实是一曲‘浯溪山水遇知音’。元结也好,杨翰也好,都与这片山水相知相惜,双向奔赴,才有了现在的‘三吾胜境’。”鄢福初感叹。

浯溪碑林航拍。

一千二百余年前,浯溪等来它的第一个知音。

那一天,道州刺史元结从潭州办完事返回道州,途经祁阳时泊舟停宿,见此处悬崖峭壁、怪石林立,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大为赞叹。他想:这地方要是我的该有多好啊!想到就做,他令仆从打听一番,得知这是一条无名小溪,于是取“唯吾独有”之意,创造一个新字“浯”,将这条溪命名为“浯溪”。公然声称一条溪是属于“我”的,怕只有元结了。接着,他又在溪边修建亭台,分别取“山”字旁和“广”字头,创造两个新字。自此,这片留下浓厚元结印记的山水有了一个独特的名字——三吾胜境。

元结明目张胆地偏宠着这片山水。除联合好友颜真卿合镌《中兴颂》碑外,还写下溪、台、亭三篇经典铭文,请当时有名的书法家季康、瞿令问、袁滋分别用玉箸 、悬针、钟鼎三种风格各异的篆体书写出来,刻在三处摩崖上。这几副篆文碑刻也都在书法史上有着崇高的地位,被国家文物局列为一级石刻,誉为“国宝”。

放在当代,元结一定是位绝佳的互联网策划师。他运用自己的资源与人脉,一点一点雕琢着这片山水,将其推上文学与书法的高峰。而后,慕名而来的人越来越多,文人墨客们在崖壁上“跟帖留言”,将浯溪彻底塑造成了人文大观、书法圣地。

鄢福初感叹,元结“无愧于潇湘水石的知音”,他创建的这片“山川之胜”,在中国书法传承及华夏文脉赓续上,功标青史。

一百六十余年前,浯溪等来了又一位知音。

晚清川中才子杨翰,与元结经历相似。中进士后,他曾在翰林院编修国史,与来自湖南道州的总纂何绍基共事,声气相投。因常听何绍基讲述永州的诗文与石刻,杨翰一直心驰神往,爱慕永州。

随后,机缘巧合下,他两次被授湖南永州府,却直到咸丰八年,才到任永州太守。这名一心奔赴“网红热土”的“粉丝”,自此变成实实在在“守城护民”的“父母官”。

杨翰这一守永州就是七载。此前,永州城两次被太平军炮火轰击,城里建筑和文化古迹大都被战火所毁,战乱平息后,杨翰公务之余募资重新修葺。由于政府无钱,杨翰将自己的积蓄全部奉献出来并积极募资,他将收到的钱物逐一记好,定期张榜,接受百姓监督,从不乱花一文。在他眼里,元结、柳宗元等文人学士、名公世卿留存的墨宝和石刻,是永州的无价之宝。正是在他的守护下,潇湘文脉得以保存并绵延。

对于元结发掘并归隐的浯溪,杨翰寄寓着特殊的情感。同治元年(1862年)春,他募资将浯溪各故址修葺一新,重葺了元颜祠、三绝堂、窳尊亭、宝篆亭,并扩建漫郎园等,集颜字写成这副对联,于是才有了我们前往浯溪的追寻。“这是浯溪碑林的点睛之笔,体现着作者对永州的文化自信,镌刻的是民族复兴、山高日升的不朽信念。”鄢福初说道。

同元结一样,退隐之后,杨翰也带全家落籍浯溪,而后死葬浯溪。而今的“三吾胜境”附近,还繁衍着他的后裔。

“元、杨二人的故事,回答了一个亘古的命题:为官一任,如何造福一方。”鄢福初感叹,“唯有引山水为知音,爱之重之、惜之护之,才能与这片土地双向奔赴!”

三溪之地:书法重镇 文脉之源

说回书法。作为湖南省书法家协会主席,鄢福初对书家大事了如指掌。

他告诉记者,浯溪的很多摩崖石刻作品都是中国书法艺术的无上精品,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书法艺术的过去与未来。“搞中国书法的很少有不知道浯溪摩崖石刻的,它对湖南的书法艺术影响尤其之大。”鄢福初表示,后来湖南历代书家受颜真卿影响的不在少数:明代茶陵人李东阳楷书学习颜真卿,对明中期书风起到承先启后的作用;清代学颜大家刘墉曾任湖南巡抚,钱南园曾两次到湖南任学政,在其同时代的楷书领域内,罕有其匹;学颜最有成就者,非道县的何绍基莫属。民国的谭延闿、近代的周昭怡,都是颜楷大家,“就是我自己,也曾学颜八年。”湖湘书风的正大气象,就由此承继而来,并将流传下去。

鄢福初题记《楹联里的湖南》并与记者合影。

“不光浯溪是书法圣地,永州亦是书法重镇。”鄢福初说,据中国书法院研究统计,中国有史以来影响书法史发展进程的30位代表人物,永州就占两位:一为怀素、一为何绍基,这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文化现象。唐代零陵人怀素,史称“草圣”。他的狂草曾引得李白歌以纪盛,也成为中国书法草书境界里不可逾越的高峰。晚清道县人何绍基,学颜卓有成就,对颜的“横平竖直”和“溯源篆分”会心尤深。

除了书法,永州还是一座人文底蕴深厚的历史名城。“永州大地的三条小溪,都可以在中国文脉中找到对应的坐标。”鄢福初表示。

哪三溪?徐霞客在其游记中这样描述:“浯溪为元次山所居,愚溪为柳子厚所谪,濂溪为周元公所生”。结庐浯溪的元结,在溪口崖畔留下千年“热帖”,将一片无名山水推上中国书法的高峰;贬谪愚溪的柳宗元,凭一己之力,以“永州八记”及“捕蛇者说”带火一座城池;生于濂溪的周敦颐,从“月岩洞”推演“太极图”,发展出一个源远流长的学派……

“感谢这片山水。”鄢福初最后总结,浯溪、愚溪、濂溪这三条短短的溪水,在默默不语中流淌数千年,成就了潇水,成就了湘江,成就了长江,成就了中华民族浩荡而贲张的文化血脉!

记者手记:

公者千古 私者一时

朱晓华

众所周知,楹联与书法是一对密不可分的孪生兄弟,它们的美妙结合,是中华民族绚烂多彩的艺术独创。我们在寻找与书法相关的楹联时,“其文独立,此石不磨”携着一千余年的大唐气象,透过一百余年的历史烟云,直直撞入我们的眼帘。

走近它,走近元结的“热帖”和历朝历代的“跟帖留言”,我们既攀登了书法高峰,亦领略了人间哲理。

这其中,清抚湘使者吴大澂的“留言”最让人印象深刻。他说:“园林之美,豪富所私;山川之胜,天下公之。公者千古,私者一时……”无独有偶,在浯溪碑林景区的另一侧,有着老一辈革命家陶铸的纪念馆。这位拥有着“松树的风格”的共产党人,曾写下“心底无私天地宽”的诗句,并用一生践行着这一理念。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这不仅与湖湘文化中的“上下求索”与“心忧天下”一脉相承,也告诫所有为官为政者,要为国为民,以天下为先,忠直方正,公而无私,才能千古流传。

点评嘉宾:鄢福初

鄢福初,中国书协副主席,湖南省书协主席。曾任湖南省文联主席,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出版多部书法、理论、杂文类专著。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出品

总策划/夏似飞

统筹/文凤雏 赵雨杉

执行/周红泉 朱玉文 王华玉 朱晓华

撰文/夏似飞 朱晓华

摄影摄像/邹尚奇 童迪

剪辑/戴钺

设计/袁向群 周圆

责编:胡泽汇

一审:周红泉

二审:赵雨杉

三审:文凤雏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 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