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麓山下的6月嘉树苍苍
新湖南 • 专栏
2022-06-17 08:59:10

文|向敬之


1

6月的岳麓山下,最亮丽的色彩,莫过于青春洋溢的大学生们身着不同颜色的学位服,不同形态的JK装,成群结队地奔走在各条马路,徘徊在各处标志性建筑区域,为自己拍摄不同的镜头。

他们要毕业了。

他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

这里有着他们最青春的记忆。

初夏的微风润透了岁月,润开了一年一度毕业季的欢颜与泪光,照亮着如诗如画的记忆,把青春的模样镌刻在校园的怀抱里。今日之青春是无限亮丽的,青春的他们,也将把岳麓山下的经历当作一种最青春的回忆,以青春之我、奋斗之我,奉献才情报国,创新科学名世,续写先辈的光荣故事,不负自身之青春韶华,去成就“强国圆梦,功成有我”的誓愿和人生。

唐末诗人王涣虽然不出名,但他的一句“玉经磨琢多成器,剑拔沉埋更倚天”,却以琢玉成器、沉剑倚天的妙喻,解析着一流人才须经磨砺沉寂,方可横绝出世。前途充满挑战和机遇,但校园仍为最美的回忆。无论走过千里万里,都那样清晰,如月光徐来,如赫曦呼息在枫林深处,在龙王港边的樱花林,在荫马塘离别的车站,漫透一排排、一片片、一丛丛的绿荫,枕断无数雪落无声的追忆。

大家选择的背景中,必然有繁茂茁壮的树。他们曾经在这些知名的、不知名的树下,产生着林林色色的各种各样的快乐与期待,困惑与迷离,钟情与恋爱……

此时的岳麓山,虽然没有江天暮雪映红的枫林,也没有随风飘飞的枫叶,但,青山绿水间的苍茫林海,以嘉树苍苍的姿态,鉴证着另一种栋梁集群繁荣:他们将是担负民族复兴重任、实现中华伟大梦想的国之桢干。

“十步之内,必有芳草”,这是湘麓之间自然胜境的写照,也是岳麓书院千年文昌的展示,更是千年学府湖南大学人才辈出的画图。

麓山巍巍,嘉树苍苍。英华蔚起,斯为兴邦。

文教昌明,弦歌盈耳。大学强国,文脉赓续。

树木犹树人,树人犹树木。不论走过天马奔腾、凤凰振飞的春树里,还是走在车来车往、人来人往的麓山南路,走遍湘江之畔远望橘洲迎送的潮汐,或者踏着月光、迎着微风寻找桃子湖边的爱情,或者经自卑亭登高而上寻访儒释道的中和之美……树,成了赫曦如来的大风景,成了楚材蔚起的同行者,当然,也成了岳麓山南北生机勃勃的生命线。

2

可以说,岳麓山下,人多树多,千年如故。

奇崛秀丽的自然景观,源远流长的文化根魂,大禹治水分天下为九州的“禹碑”至今犹为清晰,道家福地云麓宫常年云雾缭绕,“汉唐最初名胜,湖湘第一道场”的麓山寺晨钟暮鼓,千年书院更将道冠儒履释袈裟演绎极致,坚定着文化自信的最佳典范。陈天华、蔡锷、黄兴等一百多位民主战士长眠青山,于麓山而言,自是魂兮归来,承前启后,激励后来。

1000多年前,时为南宋乾道三年(1167)九至十一月,东南大贤朱熹应张栻之邀,跋涉千里,来访书院,二先生就在岳麓书院一方胜境之中,论道中庸之义,三个昼夜不歇,闻者咸来,讲堂前接踵摩肩,院外还有人马不断涌来,就连门前的池水都被马饮干了,让后人想起“一时舆马之众,饮池水立涸”,油然心动。

江南各省,包括偏僻的四川都有众多士生远道来长沙从学,以至人们“以不得卒业湖湘为恨”(朱熹《答刘公度》),即将自己不能在岳麓山下追随张栻学习视若非常遗憾的事。

如此盛况,首开书院会讲之先河,也将书院千年“成就人才,以传道而济斯民”(张栻《潭州重修岳麓书院记》)的宗旨发扬光大,可谓中外文化史上的奇景大观,也是湖湘文化发展史上的丰采壮举,从而坚实了岳麓书院作为中华文化名区与人文高地的地位。

书院之盛,坐拥岳麓山得天独厚的山林之美。人在树中,赖以生存。树是人的屏障,人为树的血脉。2005年,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于麓山南路上新建大楼,地基有一棵老樟树。建造者们果断决定把它保留下来,为它让出几百个平米,使它在工字型怀抱中自然生长。去年湖大商学院庆110周年前夕,广泛征集树名,最后定名为“华樟”。华者,欣欣向荣,为华章之意。而“樟”通章,《白虎通·商贾》记载:“商之为言章也,章其远近,度其有亡,通四方之物,故谓之为商也。”华樟之意,寓示华章,湖大商学人与自然和谐共存,培育国之栋梁;同时寓示湖大商学再接再厉,续写青春华章。

为了一棵树,一座独特的工字型商学大楼拔地而起,建造着一个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美好记忆。

这是麓山南路上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寸土寸金,一座现代化的大楼为一棵在周边触目可见的普通之树,让出了数百个平米的范围。然而,这尤能证明,千年学府,百年商学,沉浸一种扎根本土、拥抱时代、走向世界的商学之道,就是不问出处地立德树人,有大楼之基、大学之树为证,培育走向世界的一流商学人才,培育有国际视野、创新能力、创业精神、社会责任的栋梁之才。

“兵战不如商战,商战不如学战。”百余年前,湖大老校长曹典球还是时务学堂的学员时,便呼唤商学,发出木铎金声,今日犹在耳畔,振聋发聩,警醒我们置身于变幻莫测的世界生活,面对波谲云诡的时势巨变,感受数智时代的全新颠覆,更加应该重视商道之学。

3

这样的事例,在岳麓山下比比皆是。这样的风景,不论挺拔参天,还是绿荫蔽日,都因那些树得以保护,充满着自然而成又融贯大学之道的诗情画意。每天置身于千年山水庭院,看着柔软生动的枝条,望着掩映成扇子的绿叶,循着斑驳婆娑的光影,读着承载文明的经典,任微风拂过,醒目清心,分外惬意。

学子如树,沐风栉雨。

一棵树有一棵树的生长,一片树有一片树的使命。纵然,迎着酷热、暴雨、狂风、飞雪,从秋到夏,从夏到秋,淡淡的绿雾在岳麓山下此起彼伏,不负光阴地顽强生发。大树、大楼、大学,大道之中每一年被送往迎来的青年学子们,也如湖大工商那一棵树一样茁壮成长,蔚成大观。

大学之大,在于大师云集,以融贯中西的大学之道,引领所有学子都如先贤所说的“国中有大鸟”,在融贯中西的商学中,修学储能,待势而发,“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史记·滑稽列传》)。

学校也像一棵参天大树,既是托举小鸟振飞的智慧平台,也是属望大鸟奋飞的坚实后方——

振翼在你怀里,奋飞被你托起。每一天都空气清新,我们一同呼吸。我是鸟儿你是树,放开我俯仰天地。带来蓬勃的青翠,拂去忧伤的迷离。无论我飞越千里万里,无法离开你爱的归依。

眷恋在你晨曦,梦想被你开启。每时刻都星光灿烂,风雨把我激励。我是鸟儿你是树,带给我蔚蓝无际。放眼辽阔的云天,拥抱斑斓的春意。我要歌唱你千言万语,也难表达自然的旋律。


(作者系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师

责编:陈普庄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