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学府中的百年商学
新湖南 • 湖湘文化
2022-06-28 17:45:38

向敬之

2021年10月6日,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线上线下同步庆贺的方式,欢庆了她的110岁生日。

虽然她定名较晚,但,她作为湖大商学,则追溯至风雨飘摇的辛亥革命前夜。

清宣统三年(1911),武冈人刘希刚自日本东京商业学校毕业归来,接受湖南省巡抚衙门委任,在长沙荷花池的求忠学堂校址,开办湖南商业教员讲习所。

躲在列强重重凌辱的狭缝里,中国人也在探索洋务自强,小范围地实验商科办学。由署理湖广总督转代两江总督的端方,赴任江宁,下车伊始,创办新式教育的南京高等商业学堂,试点商业专科,聘任胡元倓任庶务长。庶务长,提调庶务,管理教务、学生范围之外的事情。也就是说,湖南人主持了中国第一所官立高等商业学堂的日常管理。

不久,端方调任湖南巡抚,胡元倓回到长沙,创立明德学堂办商科,后在端方及前任抚台赵尔巽等人支持,私立明德大学,设高等商科。

胡元倓把教育事业比喻成“磨血事业”,殚精竭虑。他说:“中国私立学校开办商业专门,自明德始。中国官立学校之有商业专门,亦自南京始也。”

湖南商业教员讲习所晚于胡元倓的明德商科,却是湖南官办商学的新起点。

白云苍狗,时势多变。清朝很快覆灭,湖南商业教员讲习所进入民国。

前三年里,相继改名为湖南高等商业学校(1912)、湖南商业专科学校(1913)和湖南省立甲种商业学校(1914)。两年后,又改名为湖南公立商业专门学校,历时十年,五任校长如汤松、任凯南、黄士衡等,都是留学归来、闻名当时的经济学家。

这是湖大商学的前身。

敢为人先的湖南志士的果敢开创,使得以湖湘商学为主体的湖大商学,走在中国前列,引领商学风尚。

北大前身京师大学堂,是戊戌变法的“新政”产物。康梁改良失败,勇士难逃血色的宿命,京师大学堂被保留下来,先设有经济学课程,后在预备科所辖之政科内设立商学科。长沙人张百熙出任管学大臣,与湖广总督张之洞等筹划教育“新政”,推出壬寅版《钦定学堂章程》和癸卯版《钦定大学堂章程》,将商学教育纳入教育法规之中,计划成立商科大学。八国联军入侵,大学堂停办,中国人的商学院事业中断。复校后设立商科,为分科大学之一科。遇爆发辛亥革命,直至1916年才于改名后的北京大学,正式成立商科。

北大重新设立商科的第二年,复旦建成工商管理教育体系,学制四年,以培养近代工商业急需的管理人才。

南开设立商科,则是1918年严修、张伯苓访美归来后,于次年将南开学校升格为大学,设立文、理、商、矿四个学科,擘画“文以治国,理以强国,商以富国”的鸿图。而清华之商学,根源于1926年成立的经济学系。

武汉大学商学院前身,可溯源于1893年张之洞创办自强学堂时设立的商务门,然其实体根基,则为1916年设立的国立武昌商业专门学校。

民国时期学科最全、规模最大的最高学府中央大学,前身三江师范学堂的建立,也与张之洞有关。光绪二十八年(1902)四月,曾总督两江的张之洞与时任两江总督刘坤一联名上奏《筹办学堂折》,呈请在江宁筹建三江师范学堂,创办南京现代意义的第一所高等学府。第二年,张之洞上《创建三江师范学堂折》,拟“先办一大师范学堂,以为学务全局之纲领”,招收江苏、安徽、江西三省生员,以培养中小学堂教员。中央大学的商科,源于前身国立南京高等师范学校于1917年9月创办的商业专修科。

新兴的商学,已然成为20世纪中国高等教育重要的分科之一。湖南商业教员讲习所发展为湖南大学商科,发展到今日之湖南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虽然因为时势变化,而几度更名,数易其址,但是,实事求是、经世致用的湖湘精神,一直激励着湖大商学人立商报国,薪火相传,实事求是,知行合一。

1926年2月1日,湖南商业、工业、法政三个专门学校,以千年学府岳麓书院为校址,合并成立省立湖南大学,同时确立商科。首任学长黄士衡,最早在胡适主编的《留美学生季报》上发文讨论人口问题,1936年出任湖大校长;第一任系主任张浑则是湖南最早留学美国的经济管理学家之一,此前为胡元倓的明德大学商科教授。

1931年,湖南教育厅厅长曹典球,出任湖大校长。他上任伊始,就旗帜鲜明地招收商科学生,使前一年恢复的商学系实至名归,且将商科新学的初心落地践行。

早在19世纪末,刚刚二十出头的曹典球,还是湖南时务学堂的学生,就在《湘报》撰写商学文论,提出“兵战不如商战,商战不如学战”。他发出此惊人之论前,郑观应在《盛世危言》中就强调过商战重于兵战。然而,曹典球最终把商学融入大学体系,把培育商学人才当作了教育使命。

曹氏敢为天下先,对于此时的他而言,难度并不大。他是省教育厅长,做过北伐军第八军秘书长,位高势重,还有着丰富的办学经验,掌管湖南实业学堂时佳绩斐然,被学部评价“中国自北洋大学而外,工程学科未有如湖南高等实业学堂之完善者”,同时还主持过湘雅医学院董事会。

曹典球将商学初心,落地践行,得益于老校长胡元倓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前任杨卓新代理校长时及时催生商科重建。三人接力推进,齐襄盛举,举起了湖大商学这一面大旗。

即便后来,曹典球代掌省府,因为反蒋,被强令免去诸多要职,然其始终坚持“教育救国”,疾呼“要的是科学,要的是经济,要的是人才”。

他和胡元倓一样,既是湖湘商学的开创者,也是中国最早呼唤并实践商学的先行者,更是对湖大商学的萌芽、肇建、定型和发展,居功厥伟。

正是以曹典球、胡元倓为首的湖南开明志士的磨血开创,湖大商学日见茁壮,哪怕因为外辱烈火所迫,迁往湘西,亦是在艰难中坚持,顽强发展,为恢复社会经济、逆转国家民运,储备各种各样的商业俊彦。

最初的湖南商业教员讲习所,旨在培养湖南商科师资力量,修业分为1—3年不等,带有速成性质。

按当时清廷《钦定学堂章程》的规定,实业教员讲习所“属高等教育程度”。此后的商专,设置本科和预科。

湖南高等商科第一代优秀学员谢觉哉,在讲习所建成当年,来此读书,读了两年多。他曾于1905年考中末科秀才。当年科考废止,但他的求知路却没有戛然而止,而是努力寻求学习新知识,冀改变“十数年笔舞墨歌,赢得一张倒票;两三月打躬作揖,赚来几串现钱”的腐儒生存状态,在湖南新式商业学校中,接受了“高等教育”(《奏定学堂章程》)。

1913年,他从湖南高等商业学校毕业后,回到老家云山学校任教,和姜梦周、王凌波推行教育改革,带领学生积极学习新思想,并走出校园进行社会实践,体会民众疾苦。他积极响应五四运动,创办《宁乡旬刊》,宣传进步思想。由于种种原因,他并未延续最初商学救国的梦想,而是选择了寻求改造社会的道路。

1912年春,青年毛泽东曾看到湖南公立高等商业学校广告,入校学习,成为湖南高等商科第二届学生。他曾为此专门给父亲写信。因为学校“一大半课程就是用英文教的,而我和一般同学一样,英文程度很差,简直只认识字母……就在月底退学”,“我进了这个学校而且留在那里——有一个月”。(《毛泽东自传》第二章“在动乱中成长起来”)

商学这一新事物,对当时有志青年,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而他们在岳麓书院的前辈,很早就对商道有着深刻的体会。

湖大商学百余年来的矻矻探索、煌煌成就,得益于千年岳麓的湖湘文化滋养。所以,她把传承岳麓书院的千年文脉当作使命根本。

创立于976年的岳麓书院,千年弦歌,至今尤盛,储备了一个大道南移、道南正脉的思想文化富矿。南宋乾道年间,张栻主持岳麓书院,朱熹两度来到长沙,吕祖谦也寓居潭州所属醴陵城北主持东莱书院。“东南三贤”同在潭州讲学,长沙再度成为湖南文化中心,湖湘学派也达到极盛。

江南各省,包括偏僻的四川都有众多士生远道来长沙从学,以至人们“以不得卒业湖湘为恨”,即将自己不能在岳麓山下追随张栻学习视若非常遗憾的事。当时有人描绘朱张岳麓讲学,“一时舆马之众,饮池水立涸”,如此盛况,可谓是中外文化史上的奇景大观,也是湖湘文化发展史上的丰采壮举,从而也坚实了岳麓书院作为湖湘文化核心区域的地位。

张栻身体力行,且激励“弟子多留心经济之学”(《宋元学案•岳麓诸儒学案》中),形成湖湘文化的一大特色。张南轩志在治理国家、救济人民,但“经济之学”的深层意蕴,影响后世深入思考社会问题,担当社会责任。

王夫之处“离合治乱”的明清之际,曾以激进的反清义士的身份出现在历史镜头。后来,他隐居瑶峒,以“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的气概,从哲学、政治、历史诸多方面展开纵深研究,也对社会经济、商业功能、货币流通等有着独到的见解,提出了“通天下以相灌输,上下自无交困”(《船山全书》第十二册《噩梦》)。

陶澍率先重视商品经济与价值规律,以经世思想和实践首开洋务运动之先河。赵尔巽在《清史稿》陶澍本传中评价其“治水利、漕运、盐政,垂百年之利”。

1840年鸦片战争后近百余年,国家蒙辱,人民蒙难,文明蒙尘。但是,一批批奋斗在风口浪尖的三湘子弟,在湖湘文化的滋养下长大,于觉醒时代奋起,从省会长沙出发,血性跃然纸上,既能霸蛮,又善灵泛。他们赤情满怀,勇于拼搏,“敢教日月换新天”,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大业浴血奋战,写下了不朽的壮烈篇章,也为湖大商学的百十历史书写了浓墨重彩的长卷。

大国崛起,呼唤民族复兴,经济繁荣,再度璀璨。当我们循着足迹,重返岳麓书院,仰视那古色古香的门联“惟楚有材,于斯为盛”,可以想到这个地方、这个时代,托起了“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的湖湘胜景。

魏源在岳麓书院时间不长,但受经世致用的湖湘精神影响,第一个“睁眼看世界”,写出煌煌巨制《海国图志》。而岳麓书院“学霸”的曾国藩,作为清末湘军崛起与洋务自强的代表人物,有着鲜明的经济思想和金钱观。

岳麓文脉,千年流长。湖大商学,佰拾遐昌。秉敢为人先之精髓,续实事求是之风光。近代史上,最早呼唤商学的两大巨子,一个曹典球,一个胡元倓,身体力行,以现代商学文明之风,焕新湖湘蛮荒之地,让岳麓书院催发的人才集群中,走出了一代代兴商学血脉赓续的赤子。

湖南古称“三苗”,偏居一隅,三面环山,一面临湖,山高路远,地老天荒,历来是汉民族与少数民族的杂处之地,属于远离中原的化外之地。

湖南古代人才稀少,晚清学者皮锡瑞说:“湖南人物,罕见史传。三国时,如蒋琬者只一二人。唐开科三百年,长沙刘蜕始举进士,时谓之破天荒。”(《师伏堂未刊日记》)

长时期内,居民风气保守,交往甚少,经济落后与中原及黄河流域,与沿海的江浙、岭南等存有明显差异。但,山民有刻苦强悍的习性,移民有开拓进取的精神。他们寻找出路,筚路蓝缕,忍辱负重,都得霸蛮。

不霸蛮,活不下去。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近代海洋文明,从此通江达海。

现代商学大道,在此走向世界。

成就人才,传道济民,实事求是,经世致用。站在千年学府讲堂前,犹能听见张栻、朱熹开坛会讲、互相辩说的论道;犹能看见近代以来,从洋务运动到戊戌变法,从辛亥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从商学救国到商学强国,一拨又一拨的岳麓学子,心忧天下,敢为人先,创造了一系列在中华商学史上引领风尚的骄人成绩:陈为镒最早在《湘学报》开辟“商学”专栏,曹典球创办了中国第一本《实业杂志》,汤松为中国最早的商学、经济学博士之一,胡庶华是中国工厂管理科学化的最早倡导者,丁馨伯编译出版国内最早《市场学原理》,林和成编著国内最早、最详细的《科学管理》教材,全国唯一独立的国立商学院,全国首批、湖南首家开办MBA、EMBA、MPAcc学位教育的学院……胡元倓、曹典球两位湖大老校长,更是中华商学的引领者和实践者。

与胡、曹颇有渊源的青年毛泽东,曾两次寓居岳麓书院,“实事求是”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里,经世致用的湖湘精神也一直激励着他理论联系实际。

进入新时代以来,湖大商学开阔国际视野,更新全球理念,扎根本土,走向世界,培养引领时代的业界领袖,创造融贯中西的管理新知,推动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探索实现富有历史文化传承、中国特色世界一流的商学院愿景,将百年商学的新商科探索和千年学府的湖湘文化精髓,融入办学治校全过程各方面,踔厉向前,开智强国。

责编:廖慧文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