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帅”旗下多忠臣良将
新湖南 • 综合
2022-05-11 06:50:53

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军

通讯员 袁春华 林振林

“这根梁柱,圆圆的柱子中嵌进了一块四四方方的石头,蕴含坚持原则、有方有圆、堂堂正正处事经商的要义。”5月9日,在洪江古商城一甲巷的“徐复隆”商行,导游指着一根特殊的梁柱介绍“外圆内方”警示柱蕴涵的道理。

“‘徐复隆’商行外圆内方的警示柱可谓家喻户晓。而鲜为人知的是,‘徐复隆’商行还曾走出过郑氏父子等洪油界知名人物。”导游告诉记者,郑氏父子即是洪江著名四大家油号“复兴昌”油号奠基人郑瓞生和其子郑惠群,父子俩早年均在“徐复隆”商行任要职。

洪江古商城景区景点“徐复隆”商行。

通讯员 摄

携子创业,经营有方

江西省新干县三湖乡人郑瓞生,自幼聪明过人,10余岁应试科场,便中得清末“秀才”。后弃学从商,先在本乡“吉盛和”钱庄帮工。

后来,他自感三湖乡乃一小镇,无法遂其志。于是,千里迢迢来到洪江“徐复隆”油号当一名“信房”先生。从此,郑瓞生的才华得以展露,深得“徐复隆”管事徐东甫赏识。

徐东甫后与东家分手,开设“徐荣昌”油号。此时郑瓞生也离开“徐复隆”,被“徐荣昌”油号聘为镇江庄管事。

郑瓞生携子郑惠群在身边,从此,父兼师、儿为徒,言传身教,为郑惠群日后兴家创业打下坚实基础。

因镇江庄为肥缺,父子俩收入颇高。后来,徐东甫指派其外甥赴镇江庄充当郑瓞生的副手,表面看是为郑分劳,实则下一步是以外甥代之。郑瓞生明白其义,趁机与“徐荣昌”分手。

1935年,郑瓞生与挚友邓益华、邓靖初等在洪江开设了“新昌”油号。开业刚两年,遇上抗战全面爆发,油运受阻。同时,驻洪江国民党湖南省第四区保安司令谭自侯制造“八大油号冤案”,“新昌”油号受牵连,只得停业分伙,邓益华也因此退股。

虽遭受重大挫折,但郑瓞生不气馁,指派专人护油、守房,择时重振旗鼓。他将手边的全部流动资金集中于贵阳。因抗战期间纱布需求大,他便在贵阳经营纱布生意,创立“复兴昌”布店。

郑瓞生内倚儿子郑惠群,外则广交工商巨子、金融权贵以及摊贩顾客,热情迎送,殷殷相待。当时,人们都夸郑瓞生是“贵阳工商界的交际公”。由于交谊之广,郑府筵席频频,宾朋济济。

郑瓞生不惜花钱、花精力广结交谊,其目的在于借机获得灵通信息,求得金融权贵给予低息贷款。

为了缩短进货、销售周期,郑瓞生采取抛售期货的办法,货给买主,先取部分货款,谓之“前搭后”,如此循环往复,以招买主,以畅销路。

郑氏父子经营有方,换来年年盈利。就在父子俩企盼抗战胜利准备重整旗鼓、在洪油上东山再起时,郑瓞生却因患“十二指肠溃疡”不治,于1945年4月逝世。

子承父志,用人不疑

郑惠群接过父亲手中的帅旗,把“复兴昌”布店的业务抓得有条不紊,保住了洪江原“新昌”榨坊、存库洪油,且在洪江购买办公楼,新建油榨坊等。

1946年春,郑惠群在洪江创办“复兴昌”油号。继承其父“必登油号大户行列,不达目的决不堕志”的遗愿,扬其父经营决策之长,重视人才的作用,“复兴昌”迅速登上辉煌之巅。

郑惠群用人不疑,尽其所长,并施以实惠,感以知遇,不吝分沾,不妒分肥。

他看中了曾在洪油业长期供职的聂姓、吴姓两人,为了罗致用之,便聘任他们到“复兴昌”任要职,并特许两人以积蓄经营小伙。

所谓“小伙”,就是雇员利用东家的人力物力,在东家大业之中立小业,以自己的本金求利,不缴费用开支,只计入而不计出。此事惟“复兴昌”有之,同业其他油号没有此例。

于是,聂、吴心情舒畅,效力有加。自1946年至1949年间,聂、吴二人为“复兴昌”精打细算,并勇挑重担,兼任验油、配料的“签子客”,省却了油号油品检测的专职人员“签子客”。“复兴昌”所产洪油从未因不设专职保质要员而出过质量问题。

镇江庄是油号售出洪油、买回适销商品的要津所在。郑惠群以优于同业同职的优厚待遇,聘请自己的挚友习逸鏖为镇江庄管事,并授权习起用其妹夫为副手,让他俩放手行事,习逸鏖遂对东家鞠躬尽瘁效力。

“复兴昌”油号开张时,有两个抗战时期进店的刘姓、张姓老店员。郑惠群见刘长于写算、张善言谈交际,便任刘管贵阳总号信账,任张管购销。由于身边这两人用之得当,收到了言听计从、得心应手的理想效果。

运筹帷幄,择利图之

1950年至1951年全盛时期,“复兴昌”油号、布号,按人民币与银元比价折算,共拥有资本50万元银元以上。与起家时的“新昌”油号2.4万银元相比,增加了20多倍。当年退股的邓益华称赞道:“‘少帅’比‘老帅’更精明。”

郑惠群赢在掌握信息、观测商业动态、把握商机等方面,他看准了什么生意有利可图,择其利厚者而图之,便马上调拨资金、人力全力以赴。

1950年、1951年,郑惠群曾调拨大量资金做桐油生意。有人见其洪油有所减产,讥笑他不务正业。其实,郑惠群准确把握了商机,因为当时桐油上市量大,价格合算,交通条件好,生意运程结束快,脱手快,资金周转快,洪油则运程长,产销周期长,因此资金周转慢。如果紧抓洪油不放,无异于捉了小鱼丢了大鱼。

郑惠群在商场上运筹帷幄,指挥若定,料事亦准。他常年坐镇贵阳,对产、销区市场讯息及业务开展进度,规定洪江号上及各分庄要定期书面汇报,急要者以电报、电话代替信件,因此得以事事了如指掌,成竹在胸。

由于郑惠群运筹帷幄,才有了“复兴昌”的勃勃生机,长盛不衰,从“复兴昌”油号创立至1954年,一直是同业中的佼佼者,成为洪江洪油业“四大家”油号之一。

责编:唐煜斯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