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湖南 新旅游·洪江故事|梁湘帆家族的“鱼龙变化”
新湖南 • 综合
2022-05-19 06:54:19

洪江古商城景区的“美孚洋行”。 通讯员 摄

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军

通讯员 袁春华 林振林

5月16日,记者走在洪江古商城景区的长码头,一栋窨子屋大门外的欧式罗马柱装饰引人注目,风格不同于古商城的其他建筑。“这是‘美孚洋行’,曾是洪江四大巨商之一梁湘帆的产业。”导游介绍,美孚洋行主要为洋人销售煤油和收购中国丝绸、茶叶等土特产。

“梁湘帆最初只是一个在洪江古商城卖凉粉的小商贩。其兴衰的两次‘鱼龙变化’,印证了洪江古商城诸多窨子屋内‘鱼龙变化’太平缸所蕴涵的深刻哲理:贫富变化如鱼龙之变,只要努力拼搏,把握商机,贫穷就会变得富有;反之,错失商机,经营不当也会千金散尽,一贫如洗。”导游说。

从“鱼”到“龙”,小商贩跻身富商行列

梁湘帆祖籍河南开封。清同治年间,梁湘帆出生在一个小地主家庭,自幼勤学好读,精通诗书,一心求取功名。无奈仕途多舛,科场失意,愤而离家,“一个包袱一把伞”,跑到洪江投身商海。

初到洪江,梁湘帆人生地不熟,但他不同于一般的读书人,能吃苦。他先做卖凉粉的小生意,每天早出晚归,穿梭洪江大街小巷,吆喝叫卖。由于他人长得俊秀,还能说会道,引起大户人家的关注。

有一天,洪江巨商朱志大的大管家来买凉粉,对他说:“小伙子,你相貌堂堂,聪明能干,卖凉粉真是大材小用了。”

梁湘帆对他的赞誉没有在意,只是微微一笑:“掌柜的,您过奖了,往后请多多惠顾。”梁湘帆当时只想这家大户人家以后能多买他的凉粉就好。

3天后,这位大管家又来买梁湘帆的凉粉。这次,他真诚地对梁湘帆说:“小伙子,你愿意跟我到朱府当学徒吗?只要你好好学习,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如果你愿意,明天就到朱府找我。”

梁湘帆心想,大户人家的大管家找上门来,这是个好机会;何况,自己长年累月走街串巷叫卖凉粉,学不到什么东西,也赚不了几个钱。拿定主意,梁湘帆便决定去朱志大油号当学徒。

由于梁湘帆有文化,善思考,又能吃苦,很快就被提拔为账房先生。于是,他更加拼命地为老板效力,没过几年,又被提拔为朱府的管家。

梁湘帆在朱府苦干10余年,在商场里摸爬滚打,学到了经商之道,具备了独立门户的能力,于是,他离开朱府,自立门户,开设起“梁德心堂”。

梁湘帆经商不同于一般的洪商,他搞的是多种经营,什么赚钱就做什么,先后经营过油、盐、米、茶、丝绣、钱庄、土产、南杂、木行、油号等。

后来,梁湘帆又通过与美国商人联合开办“美孚洋行”,替外商推销商品,垄断了洪江的进出口贸易,走上了事业的巅峰。

鼎盛时期,他的洋行生意至云贵两省,达南北两京,并收购了多家商行。经过10余年艰苦创业,梁湘帆从“鱼”变成“龙”,成为洪江四大巨贾之一。

“龙”“鱼”互换,短暂辉煌令人唏嘘

天有不测风云。57岁那年,梁湘帆因病卧床不起,梁府上下乱成一团,烧香拜佛,祭神占卦,还是未见好转。

这时,有人出主意,要娶房小的冲冲喜,梁老爷的病才会好。于是,梁湘帆娶了一个比自己小38岁的张府千金。婚礼流水席开了3天,酒席摆了100多桌,还请了戏班唱了3天戏。

不过,一番折腾,还是没有挽回梁湘帆的生命。

梁湘帆逝世后,家业由儿子梁屏生继承。梁屏生是个花花公子,虽弃文从商,但他不懂经商之道,还娶了九房太太,整天沉醉于听戏唱曲、游山玩水。不久,梁屏生也病故了。

梁家后继无人,全部产业只得由梁湘帆的小姨太张翠道、五姨太王润清和管家顾义仁掌管。张翠道没什么能力,无法撑起梁家的家业。王润清无儿无女,性格豪爽,出手大方,经常把家产田地拿去捐献。于是梁家产业在她的任意摆布下,每况愈下。

1946年,梁府管家顾义仁卖掉梁家剩余家产,投资武汉市国棉裕华纱厂,计银元两百万块,后又被顾义仁非法过户。梁家从此彻底败落,由“龙”又变回了“鱼”。

当时,有人这样形容梁家的兴衰:“富时莫把穷来忘,世代荣华富贵享,家门出了纨绔子,万贯家产都败光。”

责编:曾璇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