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制“运油资敌案”洪油业风光不再
新湖南 • 综合
2022-05-24 07:04:29

湖南日报全媒体记者 肖军

通讯员 袁春华 林振林

近日,电视剧《一代洪商》在怀化电视台重播。剧中,洪江公署专员许安邦,截获了杨恒顺油号镇江分号掌柜杨喜写给总号的一封信件,并借此炮制了“运油资敌案”,将八大油号老板抓捕入狱。

《一代洪商》的这一情节,出自洪江民国时期洪油业的“运油资敌案”,由当时国民党驻洪江专员公署专员谭自侯等人,一手炮制的一起轰动全国的冤案。

截获信件,伺机敲诈

案情接连升级

民国时期,洪江洪油业逐渐发达,形成八大油号。各油号还在常德、汉口、镇江、上海等地建立分号。徐荣昌油号是各油号中实力较强的一家,青年才俊邓子英被派驻到镇江分号任管事。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日寇大举进攻中国,上海、南京、武汉等地相继失守,成为沦陷区。长江实行禁运,各大油号全部停业,造成大量产品积压。

1939年初,邓子英看到江浙等地的洪油价格猛涨,认为这是一个商机。于是,他写信给洪江总号,建议将积压在常德的存油,运到镇江等地销售。

不料,这封业务往来的信件,被国民党洪江邮检所特工人员截获。为讨好上司,邀功请赏,有人立即将信件送到国民党驻洪江专员公署专员谭自侯手中。

谭自侯如获至宝,认为大发横财的机会来了,阴谋敲诈勒索。经过密谋策划,谭自侯邀请八大油号老板到专员公署相商要事。

八大油号老板接到请帖后,均感到莫名其妙,搞不清谭专员有什么要事商量。去还是不去,老板们很纠结。不去嘛,又得罪不起这位洪江的“最高长官”。最后,他们还是忧心忡忡地去了。

谭自侯设下“鸿门宴”。在酒桌上,他把邓子英信件的事讲了一通,以八大油号有“运油资敌”行为进行恐吓威胁,暗示“破财消灾”。油号老板们既没有看到这封书信,也没有运油到镇江销售的打算,便矢口否认,宴席不欢而散。

过了几天,谭自侯见没有动静恼羞成怒,气势汹汹地派兵把八大油号的老板抓了起来,逼迫他们的家属送金换保,开价每家两万银元。此时,“运油资敌案”经洪江报界披露,搞得沸沸扬扬。

“运油资敌案”公开化以后,谭自侯认为独吞巨款的企图难以得逞。为了避免上司追查责任,便将“运油资敌案”上报国民党驻芷江宪兵司令部。

芷江宪兵司令谷正伦看了材料后,明知没有事实依据,却大做文章,也想借此敲诈一笔,把案情升级为“经济汉奸罪”。这时,香港媒体披露了这一重大新闻,惊动了国民党政府最高当局,命令军事委员会严厉查处。于是,洪江八大油号的老板被押往重庆审讯。

设法营救,无罪释放

洪油业由盛而

案子越闹越大,情况越来越严重。为了舍财保命,洪江洪油业公会派出代表带着重金到重庆设法营救。

在营救活动中,他们打听到重庆有一位赣籍的国大代表,能够与高层说上话。由于洪江洪油业的老板大多是江西人,“亲不亲,故乡人”,便不惜重金,登门拜访。在这位赣籍国大代表的运作下,终于疏通了关系。

邓子英在信件发出后,等到的不是如何销售洪油的消息,而是洪江八大油号老板被关押的信息。让他大吃一惊,想不到以求财之心,换来却是洪江各油号老板的狱中大祸。他收拾好有关账簿凭证资料,从上海绕道香港飞赴重庆。

到达重庆后,邓子英与洪江洪油业公会派出的代表,通过之前打通的关系,把有关账簿凭证交军事委员会司法处审核。

走了过场之后,司法机关最后审定认为,“运油资敌”“经济汉奸”案,证据不足,不能成立,撤销起诉,将所关押的8人无罪释放。

案子虽然了结,但这事对洪江洪油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被关押的老板都年老体衰,受到如此恐吓和折磨,身心受到了很大摧残。庆元丰油号老板刘雪琼释放后不久,就病故于重庆。

整个案子历时一年有余,耗资在20万银元以上。加之抗战时期,油号全部停业,各油号坐吃山空,损失惨重。从此以后,洪江洪油业元气大伤,一蹶不振。庆元丰、徐荣昌、刘同庆、杨恒源等大油号因资金拮据,逐步缩小业务,相继衰败和歇业。同时,洪油业的衰落,对洪江经济也造成巨大打击。

责编:曾璇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