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典球:兵战不如商战,商战不如学战
新湖南客户端.湖湘名人录
2022-04-17 10:50:55

向敬之

1

曹典球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县,家境贫寒,4岁时母亲病逝,以缝工为业的父亲,将他过继给远房伯父为嗣,从而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养父曹德斋是长沙城里有名的私塾先生,辗转长沙各处私学,同时也通晓经史词章,为曹典球很早接受良好的私塾教育和家学熏染,提供了很好的条件。

曹典球18岁那一年,即1895年,他在长沙应试举秀才。甲午海战,清廷崩溃。年轻的他,思想活跃,追求维新思潮,立志救国。

1897年1月,岳麓书院山长王先谦领衔呈报湖南巡抚陈宝箴批准立案,拟兴办湖南时务学堂。两江总督刘坤一,湖南按察使黄遵宪、学政江标纷纷拨款,是年10月正式推出时务学堂。改良派代表人物梁启超受陈宝箴、熊希龄等人邀请,由沪入湘,出任时务学堂中文总教习。

受维新思想影响,曾在时务学堂期中考试(“季课”)获“超等第一名”的长沙廪生(秀才)曹典球,多次在维新人士谭嗣同、唐才常创办的,当时湖南很有影响的《湘报》上发表具有新思想的文章,如《<大学>“生之者众食之者寡”今议》《续<史记>货殖传今义》等,受到了陈宝箴等人的赏识。

尤其他在1898年9月《湘报》第165号发表《兵战不如商战,商战不如学战说》一文中,详细论证了兵战、商战、学战三者孰轻孰重的问题,认为商战比兵战重要,但学战是最终取胜的法宝。

所谓学战,就是办教育,摒弃陋习办新式教育。过去的中国,官办有科举教育,民间有私学教育。然而,千年以降,科举之途的诸多弊端,严重影响着知识分子为追逐名利而应试,炼成了“引证繁博、剿袭僻书”的“诈狡之习”。

曹典球开篇提及时势。罗辉山、潘仁瑶在湖南郴州成立舆算学会。这个进步的学术研究团体,略去虚文,专求实学,舆地为主,旁及农矿,还计划筹建农矿兵商学堂的专门学校。遗憾的是,“集五百金创舆算学会而不能成”,经费充裕,却因晚清戊戌变法失败而夭折,激起他对“今日学战之难”如“山崖丛集”的深入思考。

他说:“中国自同光以来,言自强者,曰讲兵法。曰塞漏卮,言兵法,则聘洋弁购器械,事事皆仰给外人。言商政于茶叶,则有美国之照会,而销路将绝;于蚕业则有康发达之条陈,而蚕种将绝;于税务则试办多年,仍须聘用西士数十年。”

两次鸦片战争的惨败,清廷上下以奕䜣、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等为首的开明要员,在19世纪60年代开始掀起以“自强”“求富”为口号的洋务自救运动,旨在引进西方军事装备、机器生产和科学技术以挽救清朝统治。自救三十年,清廷更为孱弱贫瘠。

孱弱腐朽的政体,不能改变贫瘠衰败的国运。只想着花重金购买西方先进武器,不努力兴办新学提高国民素质,结果导致国家权利外溢,事事都想着仰仗外国人。清廷权贵探索洋务自强,仍不得不借力于西方列强,聘用英国翻译赫德帮忙主持国家总税务司达半个世纪之久,就连英国公使欧格讷、传教士李提摩太回国也在国内引发了社会思考。

曹典球以国内国际所处的大变“时务”为背景,指出清廷派留学生、创立学堂、设置译书局,“筹所以谋自强敌外人者曰兵也、商也”的不足,归根结底为“不学之故也”。在曹典球看来,西方重视教育,“即以兵商论”,这是“开民智、植人才之道”,“乃中西学战一大机关”。

曹典球一针见血地指出,仅仅学习西方科技,是不足以改变国家衰亡、积弱挨打的宿命的。

因为在中国传承千余年的科考制度,严重滞后中国的发展。唯有改变“科举之途”与取士陋习,彻底改变过去应试沽名钓誉与以偏博彩的学制,实现真正的“中国之维新”,才能实现不被欧美霸凌、甚至赶超欧美的良好愿景。

他人微言轻,不能真正影响到当时简单地将学院改为学堂、未能全面实行新学的现实,但,二十出头的他,能够旗帜鲜明地提出“兵战不如商战,商战不如学战”,具有前瞻性眼光和战略性思维,于后来湖南乃至中国探索倡建商科已具前瞻性战略眼光,甚至对今时中华商学展示自身特色、世界一流时仍有历史性时代意义。

毋庸置疑,曹典球和明德学堂创始人胡元倓一样,为国内最早呼唤商学的代表人物。

远见卓识,少年负才,曹典球受陈宝箴等人举荐,应试北京经济特科,名列第一。同时,他受谭嗣同、唐才常、严复等人深刻影响,投身戊戌维新运动,撰文倡导新学,主张“维新自强”以建立一个独立富强的中国,却因百日维新失败,被迫藏匿山中,经多方斡旋,出两百金才免于难。

2

世事艰难,曹典球的人生也多有转折,然其探索救国之路一直未曾停息。

1908年,曹典球任湖南高等实业学堂(湖南工业专门学校前身)监督,在职四年,创办了矿业、土木、机械、化学,铁路等专科,为湖南高等工业专科教育打下了最初的基础。他还建成了专门培养中等实业学堂教员的实业教员讲习所,成为湖南第一所多科性高等工业学堂。以至于清政府学部评论:“中国自北洋大学堂外,工程学科未有如湖南高等实业学堂之完善者。”

不仅如此,他还创办中国第一本《实业杂志》。1921年2月,湖南实业界人士组建湖南实业协会。6月,为推动实业问题的研究,创办《实业杂志》,办刊地点在长沙市福源巷。杂志附属于湖南实业协会,具有协会机关刊物的性质,但实际为曹典球召集湖南高等实业学堂一帮毕业生创办的。此为后话。

而早期办学成功的曹典球,走仕途也很有个性,民国初建时,他先后担任过南京政府教育部主事、北京政府教育部秘书、国务院秘书。他一身傲骨,不屑于袁世凯的所作所为,自请离任,袁世凯称帝后,他撰写了大量讨袁文章。

讨袁胜利后,谭延闿第二次督湘,曹典球受邀组织湖南育群学会,与美国雅礼会合办湘雅医院和医学专门学校,被推选为会长兼湘雅医学会董事部部长、干事部部长。

1926年,湖南省政府主席唐生智委曹典球为省教育司司长。北伐开始后,任国民革命军第八军秘书长,参加北伐。蒋介石叛变革命后,唐生智东征讨蒋,曹为唐撰写讨蒋电文,失败后唐下野,曹亦去职。

1931年秋,曹典球以省府委员、教育厅长,兼任湖南大学校长。他上任伊始任,在前任代理校长杨卓新恢复文学院商学系的基础上,正式招收新生,一举突破了当时北京大学和中央大学排除商科的范式。

虽然曹典球没有在湖大商学前身的系列学校,诸如湖南商业教员讲习所、湖南高等商业学校、湖南商业专科学校、湖南甲等商业学校、湖南商业专门学校教书任职,可是,他在岳麓书院的分支湖南时务学堂求学时发表著名论断“兵战不如商战,商战不如学战”,以及出掌湖南大学时恢复商学系招生,足见他对湖大商学的肇建与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策源意义和推动作用。

3

因为援救过杨开慧和保护过毛岸英兄弟,撰写过讨蒋文章,曹典球被蒋介石强令湖南省府主席何键免去其教育厅长和湖大校长。后来,他短暂代理过一段时间的省府主席,但很快免职。

于是,他专心办文艺中学,倡导“教育救国”,认为救国“要的是科学,要的是经济,要的是人才”。日寇侵犯长沙,他举校西迁,不改商学教育初衷。

抗战胜利后,他以文艺中学校长,兼任湖南大学中文系教授。

1949年,程潜、陈明仁秘密谋划湖南和平起义,曹典球积极响应,并常在湖南大学、文艺中学师生中演讲,宣传爱国思想,策励学生为长沙和平解放作贡献,并公开保释被白崇禧秘密逮捕的湖南大学、湖南一师的进步学生,与唐生智等社会各界人士联名通电响应湖南和平起义。

新中国成立后,曹典球历任湖南人民军政委员会顾问、湖南省人民委员会参事、湖南省文史研究馆副馆长等职。

1959年6月27日,毛泽东从韶山返回长沙下榻蓉园,当晚,他宴请了程潜、唐生智、周世钊等湖南名士。82岁的曹典球,为来客中最年长者,毛泽东请他坐到自己身边,说:“各位先生,难得一见,今日得闲,请大家喝杯小酒,叙谈叙谈旧情,不成敬意,大家晓得,我毛泽东向来手头拮据,请多多见谅!”这些话,顿时引来一阵轻松的笑声。

席间,毛泽东特别提到曹典球当年誓言“睡在城墙上,誓与城墙共存亡”、以对抗谭延闿计划拆除长沙城墙修环城公路的义举:“听说在1924年,是典球老先生的一股霸蛮的韧劲,才保留了长沙的部分古城墙和天心阁,这种精神难能可贵呀!”毛泽东说到此,向曹典球竖起了大拇指,众人不约而同地鼓起掌来。

其实,毛泽东对曹典球的感激,应该还有他当年身为湖南大学校长,毅然出面营救杨开慧,又安排杨开智在湖南大学图书馆工作,极力掩护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龙三兄弟脱险的成分。

当然,这样的事情,只是曹典球一生中一个很见担当和襟怀的插曲,而其人生最大的亮点,还是在军阀混战的大变局下,坚定地推动湖大商学、湖南工学、高等教育的发展,值得后世纪念的。

[责编:曾璇]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