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教书育人楷模①|何继善:一生杏坛“大先生”
新湖南客户端.动态
2021-09-02 16:44:51

【开栏的话】

他们是湖南“四有”好老师的杰出代表,他们是湖南新时代教师队伍的“代言人”!第37个教师节来临之际,经过层层推选和网络公众投票,2021年“湖南省教书育人楷模”于近日产生。为弘扬优良师德师风,在全社会营造尊师重教的浓厚氛围,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特开辟《湖南教书育人楷模》专栏,讲述10位2021年“湖南省教书育人楷模”获得者和13位“湖南省教书育人楷模”提名奖获得者的先进事迹,敬请关注。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余蓉

(何继善给小学生科普如何探测地下宝藏。通讯员 摄)

【名片】

何继善,1934年生,中共党员,中南大学教授,应用地球物理学家、工程管理学家,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首批院士。由他领衔形成的电磁探测中国学派,引领了国际地球物理学前沿,实现了我国电磁法从跟跑到领跑的跨越。先后获得国家技术发明一等奖、全国模范教师、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科普工作先进工作者、2021年“湖南省教书育人楷模”等荣誉。

【故事】

8月28日一大早,何继善院士便来到深圳低碳城,开始了地热勘探工作。虽已是87岁高龄,但为了积极推进东南沿海经济发达地区的地热勘探开发,近一个月来他一直在忘我工作。

何继善出生于战乱年代,自小跟随家人辗转逃难,没读完高中就在湘东钨矿当矿工,一干就是4年。探矿的艰辛让何继善无比渴望祖国强大起来,他一边工作一边努力寻求学习机会。新中国成立后,党中央发出“向科学技术进军”的伟大号召,何继善于1956年进入长春地质学院(现吉林大学)学习地球物理,正式迈入科研殿堂。

60多年来,他矢志“为地球把脉”,创立并发展了以“双频激电理论”为核心的“伪随机”多频地电场理论、“广域电磁法理论”和流场法管涌渗漏探测理论,创建了我国第一个以地电场与观测系统为特色的国家级重点学科,发明了一系列具有国际先进水平和中国特色的地电场观测仪器设备,实现了我国电磁法从跟跑到领跑的跨越。

虽然科研上成就斐然,获奖无数,但何继善独独看重自己是一名教师。他说:“别的角色都只是我人生旅途上的小插曲。可以这么说,教书育人不但是我人生的主旋律,也是我生命中永远的安魂曲。”

1960年,何继善被分配到中南矿冶学院(现中南大学)地质系任教。执教60多年,他教了近20门不同的课程。

“文革”那段特殊时期,很多老师不敢给学生上课,而他却把所有课程全部包揽,每天从上午第一节一直上到下午最后一节。讲得实在累了,就穿插自习自学课,再不行就做实验。有些课程没有规范的教材,他就自己刻钢板油印教材……困境之中,他的为学、为事、为人,激励了当年那批年轻学生的一生。

在学生们眼中,他是一位标准的“严师”。“刚考上何院士硕士生时,我以为导师事务缠身,会疏于学业指导。后来,他对我的指导交流之频繁,出乎我的意料。”何继善所带的学生付国红回忆,有一次,自己到重庆去做研究,才去两天,导师询问进度的电话就追过来了。出差回来后他发现导师也出差去了,本以为不用汇报,没想到很快就被要求书面汇报情况。“做他的学生,没有机会偷懒,时时要被‘敲打’。”

一甲子躬耕树蕙,何继善先后培养出70多名博士生、50多名硕士生,以及大批的本科生,其中不乏具有较深学术造诣的专家学者,如火箭军导弹技术专家刘代志、电磁场理论和应用研究专家汤井田等。

在完成繁重的教学、科研等任务的同时,何继善还热心公众科普事业。他购买了大量参考书籍,从小学生看的连环画到专业书籍都有,还花了6万多元购买了多媒体设备,并自己学习制作多媒体课件,每一堂科普课都亲自备课。

2000年9月12日是中秋节,他记挂着要去北京作科普报告,晚饭后就去办公室忙碌至深夜,回家时却一脚没踩稳,摔倒了。到医院一检查,左脚严重骨折!

助手和家人们都劝他取消北京之行,好好养伤。何继善却严肃地说:“不去怎么行呢!这是早定了的,那么多人等着我!”

就这样,何继善被背上飞机、背下飞机,背进了科普报告的会场……之后那一个多月里,他坐在轮椅上备课,又先后作了6场科普报告。

挤满教室、趴满窗户、掌声雷动、欢呼鹊起……“每次看到这些令人激动的景象,我好像就看到了科研兴盛的前景,这更坚定了我继续科普道路的决心。”何继善说。

20多年来,他先后作各种科普报告200多场,足迹不仅遍及三湘四水,还远至北京、甘肃、黑龙江、四川等地,听众达20多万人次,包括党政干部、专家、企业职工、学生……

六十余载,诚心善教,芬芳满园,这就是他——何继善,一名受到学生尊敬和爱戴的杏坛“大先生”。

【记者手记】

科普院士

余蓉

在湖南,恐怕很少有院士能像何继善那样,到过那么多所学校,给那么多的中小学生做过科普讲座。

作为院士,科研任务这么繁重,作科普是不是浪费时间呢?

“怎么会?”何继善认真地说,“我们到小学去作科普,如果将来有几个小学生能获得诺贝尔奖,那不是天大的好事吗?即使不获奖,能对小学生以后成长起到作用,那也是非常好的事情。”

他还发出了“关于利用大专院校、科研院所的实验室向青少年开放”的倡议,在中南大学建立了矿业科技史馆、地质博物馆、国家重点实验室等12个对外开放的科普教育基地,旨在点燃青少年科学思想的火花。

目前,我们国家民众的科学素养还不算高。相信在何院士们的推动下,在科学这片领域,能培养出更多拥有创新思维的青年人才后备军。

相关链接:快来点赞!他们是今年“湖南省教书育人楷模”

[责编:李传新]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