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医保药品目录落地,有皮炎患者一年省药费可达16万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世相
2021-03-02 11:29:07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0年)》3月1日起正式启用,颇受关注的协议期内的221种国家谈判药品也正式实施新的医保支付标准。医保新规执行首日,澎湃新闻在北京多家医院采访新药落地情况发现,多个国家谈判生物制剂落地医院后,有患者拿到首张处方发现,医保报销后的药费比原来药价降幅明显,预计一年可节省十几万元药费。

多位专家也对澎湃新闻表示,通过国家谈判的新药进入医保后造福于患者,但基层患者的新药可及性还有待进一步提高。

生物制剂给多种疾病治疗带来全新治疗局面

在国家谈判的新药中,有多个获批不久的生物制剂在成功与国家谈判降价后进入了医保目录。例如用于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和银屑病的司库奇尤单抗,用于治疗中重度特应性皮炎的度普利尤单抗等新药。

靶向生物制剂司库奇尤单抗是国家药监局发布的第一批临床急需境外新药之一,该药在去年4月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常规治疗疗效欠佳的强直性脊柱炎的成年患者,这也是该药继2019年3月获批准用于治疗中重度斑块状银屑病之后在中国获批的第二个适应症。

在长期从事风湿免疫疾病诊疗工作的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风湿免疫科主任穆荣看来,随着对发病机制研究的深入,有了各种靶向生物制剂,整个风湿病近三十年治疗局面跟过去相比,大大改观。在治疗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时候,医生一般还是会先用传统的非甾体抗炎药作为一线治疗,但在遇到传统治疗药物治疗无效的患者时,现在有了更强效的新武器,也就是靶向生物制剂。

目前用于治疗强直性脊柱炎的生物制剂包括多种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抑制剂和白介素抑制剂。而此次通过国家谈判进入新版医保目录就有三个肿瘤坏死因子α(TNF-α)抑制剂和一个白介素抑制剂,司库奇尤单抗是唯一的白介素抑制剂。

去年6月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用于治疗中重度特应性皮炎的度普利尤单抗也同样改变了这个疾病在中国的治疗现状。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林志淼对澎湃新闻解释,特应性皮炎特别是中重度特应性皮炎,是一个皮肤科疾病中少有的几个对生活质量影响非常高的一个疾病。“瘙痒是这个疾病最明显的特征,即使被确诊的患者,使用传统治疗效果也不尽人意,疾病长期反复得不到控制。”

“度普利尤单抗非常大程度地改变了特应性皮炎在中国治疗的现状。”林志淼说,中重度特应性皮炎的患者,从此有了长期可以使用的药物,而且不太需要担心有严重的不良反应。

医保报销后一年可节约十六万药费

“生物药刚上市的时候都特别贵,当时跟老百姓的收入比起来就是天价。”穆荣对澎湃新闻说,这就像过去青霉素也很贵,但现在青霉素价格已经降到很低了。未来治疗风湿病也会像这样,可选的药物也会越来越多,价格也会随之下降。

目前让“天价”生物制剂降价的手段就是国家谈判让企业主动降价,谈判药品的支付标准是药品企业与国家医保局共同约定的医保支付标准,也是基金支付和患者个人支付的费用总和。

对这一过程落地有直观体会的非患者莫属。3月1日上午,在拿到林志淼开出的医保落地后首张度普利尤单抗的处方单后,患者小华(化名)感受颇深。

“我在2017年确诊了特应性皮炎,也试过传统的治疗方式,但是副作用很大。痒的睡不着很难受,生活质量受到严重影响。”小华介绍,她从去年开始就使用了生物制剂度普利尤单抗,今天医保落地后费用降福很明显。

“评价一个药物,一方面我们要看它的有效性,另外一方面要看它的可及性。这次度普利尤单抗医保落地在可及性方面进一步造福于患者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皮肤科主任李航算了一笔账,度普利尤单抗在进入医保之前,一支药物的价格达到6000余元,通过国家谈判企业把价格降低了许多,加之北京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基金按80%支付,这样算起来目前这一支药患者自费部分只要600余元,也就说是将近原来药费的1/10。如果按照一年的疗程来计算,患者一年节省药费可达16万多元。

专家呼吁各地市级医院应该购进国家谈判的新药

与往年相比,2020 年国家医保药品目录调整谈判降价调入的药品数量最多,惠及的治疗领域也更为广泛。但是多数医院并不会把医保目录内所有国家谈判的药品都采购进院。那在医院购药时有哪些流程?选择医保目录中的药品标准如何?

澎湃新闻注意到,进入新版医保目录的药品到患者手中还需要经历多个流程。首先国家医保局和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发布《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20年)》,到各省市挂网采购,各家医院对目录药品的采购。

3月1日,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副院长王平在向澎湃新闻介绍国家谈判药品进医院流程时表示,医院先将国家医保目录与医院自己的药品目录进行比对,价格降低的就执行新的价格。对于医院原来没有的药品,临床医生会根据疾病谱的特点来调整,如果有临床需要临床医生会提交需求申请给医院药事管理委员会,由临床药师进行评价,如果临床申购新药理由合理,那药事委员会就会批准购药。

“有一些医院学科发展是走在前沿的,比如我们的皮科、肾内科的一些药品,还有一些抗肿瘤用药,调整比较及时可以第一时间让患者能用上,这样也可以促进学科的发展。”王平对澎湃新闻表示,各家医院的学科的服务能力不一样,有的学科比较强所以药品也会比较多,有些学科服务能力弱,甚至是空白,那这样的医保目录中的药品可能也就暂时就不需要。

澎湃新闻此前在采访中就发现,通过国家谈判进入医保目录的丙肝直接抗病毒药物许多基层患者都买不到药。“很多的医院,尤其是基层医院没有进药,县级医院层面甚至是地市级医院都还没有这些新药。”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疾病科主任王贵强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

因为基层没有好的治疗药物和治疗手段,许多患者选择前往大城市大医院就诊。

“我们希望还是全国有多个点都有医院都能开到这些药,不太希望有患者千里迢迢,因为这么一个药跑到我们医院来诊治。”林志淼表示,特应性皮炎是一个常见疾病,诊断并不难。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作为国家皮肤与免疫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要承担罕见疑难病症或者是难治性疾病诊治工作。

林志淼相信度普利尤单抗的出现改变了中重度特应性皮炎难治的特点。“而且药物也比较安全,所以我们还是希望患者能在地方上治疗。”林志淼表示,比如说每个城市它有一个医院,可以拿到新的药物进行治疗。这样患者可以真正实现分级诊疗,没有必要都集中到大城市大医院。

穆荣也持同样的看法。“因为风湿科的医生相对比较缺,学科建设比较晚,某些地市,包括地级市都没有风湿专科医生,所以病人就要跑到大城市来就医。”穆荣表示,现在中华医学会风湿病学分会倡导“一市一科”计划,即每一个城市要有一个风湿科,这样不是特别疑难的患者可以在区域医疗中心就医,在当地获得合理救治,不用千里寻医。

对于基层医生能否开出像司库奇尤单抗这样的生物制剂的处方,穆荣认为,基层医生需要强化培训,在对药理完全掌握的情况下,才能合理用药。此外,还需要更多临床经验,才能合理判断不同病人的最佳用药方案。风湿病是典型的慢性病,社区医院的基层医生可以根据高级别医院医生的处方去续方,合理的双向转诊制度可以优化医疗流程、减少医疗支出。

[责编:曾璇]

[来源:澎湃新闻]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