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看杨花自在飞:一个山区小村的振兴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区县动态
2021-01-08 11:28:28

却看杨花自在飞:一个山区小村的振兴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通讯员 陈刚

(浏阳市大瑶镇杨花村)

杨花,是一个从诗中而来的词,这个诗意般的词被用来命名了浏阳市大瑶镇一个三面环山的小村。

“点点杨花入砚池”

“双双瓦雀行书案,点点杨花入砚池。”宋代诗人叶采在《书事》一诗中描写的书香画面,与当今的杨花村十分相似。

“刘老师好”“刘爷爷好”。2020年12月24日,走进杨花完小,杨花村党总支书记刘良洪很快就被孩子们围住了。

少不更事的小学生,为什么会跟村党总支书记这么熟络与亲近呢?答案藏在杨花村“教育强村”理念中。

(杨花学子励志誓言)

在学校的一面墙上,几行大字格外醒目——杨花学子,天性自强。闻鸡起舞,山寨书香。先人懿范,吾辈弘扬。情系热土,振国兴邦。

“我们要培养下一代从小立志报国的家国情怀,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里刻下家乡杨花的深深烙印,为孩子们系好人生第一粒扣子。”刘良洪指着这32字杨花学子励志誓言说:“学生的教育,不能完全推给学校和老师,社会层面、村级组织都对教育有义务”。

抱着这样的想法,杨花村近年来从拾遗补缺式的关注教育,向建立系统长效的教育机制转化,主动承担村级组织的教育责任,提出“学校主导、社会协同、家庭配合三位一体全面推进学生素质提升”目标。

每年暑假,杨花村都会举办为期一个月的免费夏令营,大学生们都会回来,义务为村里的中小学生教授音乐、美术、舞蹈、书法、篮球、礼仪与口才等课程。同时,与湖南师范大学、湖南第一师范学院、湖南工业大学等高校对接,争取到多个支教队伍,对孩子们进行文学写作、科技知识等辅导。

(杨花村暑假夏令营活动)

“举办这些活动,打开了学生的视野,让他们增长了见识,积累了经验。学校也经常积极配合提供场地和餐饮,保障活动顺利开展。”谈起学生的进步,杨花完小教导主任谢志丹高兴地说:“村里对学生成长的高度重视和对教育的大力支持,在潜移默化中鼓舞了老师和家长,对我们教学也有很大促进作用,家长们更是鼎力支持与配合”。

将“教育强村”落实在投入上,杨花村成立了湖南省首家村级教育基金,募集资金180万元,进行奖教奖学,扶助困难家庭学生。

“不能让一个孩子掉队”。对留守儿童、困境儿童,村里由教育基金出资聘请培训老师,对他们的学习生活习惯进行培养,带他们到大城市游学,还通过爱心企业向这些孩子赠送生活学习用品。

“不尊师,不足以重教。”刘良洪说。

杨花村把每年的教师节都办成了“尊师节”,举办不同主题的尊师活动,村两委会把所有老师请上舞台,接受学生的鲜花和村民的敬礼。

“杨花的学生走出去,别人一接触就能知道他们来自杨花”。杨花完小校长陈清自豪地说:“村里举办的各类文化教育活动,营造了浓厚的书香氛围,对孩子的教育和帮助是深入灵魂的,让他们学习更有动力,也更懂得做人”。

“春光谁占得,杨花独自知”

“春光谁占得,杨花独自知。”宋代诗人曹勋《杨花》一诗中的情景,将在明年春天出现在杨花村。

因为这里,正在建设一所总投资500万元的“杨花书院”。

书院设计为江南民居风格,古朴典雅,实用亲民。按四合院布局:前栋设过厅、茶室、书画室、阅览室;左栋两层的“儿童之家”为0—6岁早教专用;右栋一层为能容纳120人的大教室,二层为藏书层;中间为庭院;后栋共有五层,一、二层布置杨花乡、村历史展览和杨花乡贤馆,三至五层为博物馆、藏书楼。书院的功能定位为:学习读书、思想碰撞、儿童启蒙、家风传承、文化浸润、交流展示。

(杨花书院鸟瞰图)

书院建成后,将采用“文化志愿者”公益运营管理模式:由杨花村在书院周围开发民宿与研学基地,向志愿者提供住所;由志愿者团队对书院进行日常管理,还可面向村民、学生不定期开办讲堂或培训课程,为乡亲们打开认知世界的窗户。

村里还将加强与各高校、文联、艺术家协会等单位联动,争取将书院作为这些单位的创作基地,并与著名书院(如岳麓书院)进行深度合作,举办各类活动,进一步开发书院效能,打造乡村振兴的文化样本。

“这是杨花村的千秋工程,也是我们杨花人自己的精神家园,它会成为杨花村乃至大瑶镇新的文化地标。”村里的退休教师刘良辰这样评价“杨花书院”。

(杨花体艺馆。陈刚 摄)

文体场所,杨花村还有不少:1200平方米的室内体艺馆、6个片区广场、绿化休闲健身广场、老年活动中心、农家书屋、室外灯光篮球场、古井、文化碑林……

文体活动,杨花村常年不断:正月初一,环村长跑赛、篮球赛;正月初六,联欢篝火晚会;三八妇女节,趣味运动会;五四青年节,“青春杨花健步行”活动、联欢活动;暑假期间,篮球联赛;九九重阳节,表彰敬老典型、评选老年人“十佳菜园”“十佳爱卫奖”;为金婚钻石婚夫妇拍摄全家福;家庭特色美食评选;道德模范评选……

村里开展各项活动,村民们总是积极响应,动辄踊跃参与者上千人。“这也是他们对村上提出的‘文化兴村’理念的自觉践行”,村干部刘花兰说。

“遍布全村的文体场所,方便了邻里交流,拉近了乡亲们的距离;经常开展的文体活动,愉悦了身心,活跃了气氛,也凝聚了我们村民的力量。”村民胡秋华每天晚饭后都会来到广场上健身,她还是村里13人志愿者服务队的队长:“只要村里有活动,我们志愿者都会主动参与服务,有时候帮助募捐,自己也献爱心”。

文体公益事业深入人心,让这个小山村连续多年实现社会治安零发案。

“杨花独得东风意”

“杨花独得东风意,相逐晴空去不归。”诗人王安石在《暮春》诗中这样描写杨花的豪情,杨花,这个山区小村一直在不断探索自己的发展路径。

曾经,杨花村80%的劳动力在家加工花炮筒子,花炮加工收入成为村民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近年来,随着花炮产业受市场冲击影响,村里从事筒子加工业的农户缩减大半。

(杨花村环村长跑赛)

这个面积只有8.5平方公里、人口却达5300多人的村,人均耕地面积不足0.2亩,指望通过农业产业发展吸纳大量劳动力,很难。加上三面环山、道路曲折,这里也不适合布局工业项目。

村民新的增收渠道在哪里?村两委绞尽脑汁寻找适合杨花村发展的新产业。

结合山水秀美的村貌,杨花村确定了“保护青山绿水,美化人居环境,涵养休闲旅游”的转型发展思路,培育传统特色食品加工业,开办生态农业公司和生态农庄,发展建筑产业,成立文体艺术培训学校,并带动民宿和研学基地发展。

村里还打算将花炮产业与文化产业融合发展,实现转型升级。结合村民习惯在家劳作这一现状,加上全村劳动力充足,村两委目前正在重点培育夏布产业。

“我们聘请了夏布技艺老师傅来培训村民,已经有多位村民熟练掌握了夏布初级产品织造技术。”刘良洪满怀信心地展望:“夏布市场潜力巨大,艺术价值也高,我们要从种苎麻到纺织再到夏布制品设计加工,完善产业链,把利润更多地留在村里。”

乘着乡村振兴的“东风”,杨花村经济社会发展全面提速。2019年,村级集体经济收入达20余万元;村民人均纯收入同步连续增长,2019年接近2万元。

“一些外出务工人员回到家乡,发现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长沙晚报》这样讲述杨花村。

“杨花书院为建设‘书香杨花’‘人文杨花’,实现杨花教育的健康长远发展注入永不枯竭的泉源。”《潇湘晨报》这样评价杨花书院。

湖南卫视《湖南新闻联播》在报道杨花村的教育特色时说:杨花村打通了关爱留守儿童的“最后一公里”。

“地灵人更杰,一井饮多贤。”红网这样称赞杨花村。

杨花,这个被群山环绕、有着诗般意境、飘拂浓浓书香的小村,就像它的名字,已然自在飞腾。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均为杨花村提供。)

[责编:封豪]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