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丨豪放不羁“茶陵牛”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文化长沙
2020-11-13 21:27:58

文/王文隆

“你不打电话,只好我打了,哈哈!”阿佐发自丹田、斩铁穿钢般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犹如战鼓驱动着热血。

这声音,刹那间让人为之一振,坏心情无影无踪。这样最好。不管是谁主动,想起来了可以不打电话,也可以想打就打,情谊始终在那里。阿佐就是这样的性情,认可的人,不管何时何地,一个电话打来,亲近如昨!也不觉电话那头的人是如何愧疚疏于往来,他好像只是和记忆中的那个人愉快交流!

我一下子回到了与阿佐交往的时光。

青光头,浓眉大眼,扇面胡须,初见他时,眼睛一亮:这不是三拳打死镇关西的花和尚鲁智深吗?我喜欢《水浒传》刻画的这个人物,正直、爽快,武艺高强,粗中有细,智勇双全。面对阿佐,察其色,听其言,再过几分钟,便觉其精其气其神其貌,似之更胜之;近之又远之。交往略深,再观其行,发现他个性豪爽,又兼细腻、敏感、深沉、多情。

国画《荷塘清世界》

古代武者智深要羡煞青年画家阿佐。他想画就画、想玩就玩,朋友众多,一呼百应,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他追求的是笑傲人生,快意江湖,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往往是酒到人半醉,一帮同道中人开向阿佐空旷的画室,或坐或卧,或写或画,形容不拘,笔墨不惜,顷刻间恍如八仙降世,各显神通。这种情况下,阿佐的字画也认得出:画如字般耐读,线条间藏着意味;字如画般好看,笔画里穷尽曲折。近看朴实笨拙,远观神气活现。

没有写字画画的兴趣时,众人就直奔他楼顶自建的茶亭,喝茶。新老朋友围坐,免不了好奇主人的光头和大胡子。这正问到他得意处。他信佛。“真正修行的和尚是不留胡子的,呵呵!”阿佐也知道,“要六根清静嘛!”但他坚守这一外在形式。从10年前开始蓄须以来,据说也因大胡子屡招麻烦,比如,办新居民身份证,照相就得剃须。“我就不剃。”阿佐认真地说:“我就不理解,为什么一定要剃了胡子才能照相?”因为不肯剃胡子,阿佐照不了相办不了身份证。

他从这么一件事,想到了意义更大的东西,执著至今。

我从这么一个人,想到了一头牛:茶陵牛。

阿佐的老家茶陵,古城南墙下,雄踞着名闻海内的一匹铁犀,见证着茶陵城800余年的风雨沧桑。铁犀用生铁分三次浇铸而成,重约3.5吨,其状如牛,俗称“铁牛”。据茶陵州志,民间传说古时洣水河妖作怪,洣水时常泛滥淹城。南宋绍定年间,知县刘子迈得一梦,见一头神犀冲入洣水之中,将河妖打败,洪水立刻退却。县令醒来,即令人“括铁数千斤,铸为犀,置江岸,以杀水势”。数百年来,铁牛虽经日晒雨淋,依然浑身不锈不斑,锃光发亮。

“铁牛生来在茶州,不知流落几千秋。狂风呼呼毛无动,细雨霏霏汗自流。青草遍地懒动口,金鞭任打不回头。牧童尽力牵不去,天地为栏夜不收。”古诗人为之感慨。

我感慨:阿佐,也是一头茶陵牛!

人物简介

阿佐,1973年生于湖南茶陵桃坑花石潭,客家人。本名曾招佐,别号茶陵牛。毕业于湖南工业大学艺术系。《湖南书画》杂志副总编,湖南省版画家协会会员。20多年来醉心艺术,对书法、国画、瓷艺,篆刻、油画等有一定造诣。

写于2007年8月

[责编:张云荻]

[来源:中国文化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