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南岳记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资讯
2020-07-29 12:18:29

《祝融星空》陈涛 摄

文/彭汝南

周末,约三五知己,陪二老游览衡山。

“变应玑衡,铨德钧物,犹如衡器,可称天地,故名衡山”。衡山有72峰,首峰“回雁”,主峰“祝融”,尾峰“岳麓”,今天来到的是祝融峰。

下班后,从长沙过来,高铁不到30分钟,非常方便。高铁离山很近。上山走东线,山路狭窄,蜿蜒曲折,路边松柏郁郁、草木葱葱,远望层林叠翠、万木葱茏。夕阳时不时散落车窗,树影婆裟,习习凉风,顷刻间扫去疲惫,令人轻松许多。相比北方四岳,衡山少了些巍峨霸气,多了点精致秀美,但都有一种庄严肃穆的神秘气氛。

太阳落山时,一行人已到山腰的宾馆。刚进门,就看见江泽民同志题写的“财富山庄”四个大字,隐约觉得这个山庄不简单。

山庄依山而建。院内堆绿叠翠,流泉叮咚,楼阁俨然,宁静而祥和。负责人熊先生彬彬有礼,少年老成。聊天中方知,财富山庄原来是国家财政部下辖疗养院,后来转入地方。

晚餐就在山庄的餐厅。去的路上,听熊先生介绍,山庄有两宝,一是寿佛泉,二是摇钱树。

他说,南岳也称寿岳,对应28宿之轸星,主管人间苍生寿命。宋徽宗御题“寿岳”,巨型石刻现仍存于金简峰皇帝岩。康熙帝亲撰《重修衡山庙碑记》,首句即为:衡山为天南巨镇,上应北斗玉衡,也名寿岳。南岳一泓清泉于烟霞峰寿佛殿侧涌出,汩汩不竭。山庄兴建,拓其成井,名曰寿佛泉。

我第一次到衡山,来时匆匆,也未作功课,听后满心欢喜。“衡山苍苍入紫冥,下看南极老人星”,二老年将古稀,此时此刻,能陪同二老来到南岳,既是修来的机缘,更是心中的愿景。

洞口泉声细,松头月依稀。一行人陪二老来踏着月色到寿佛泉,舀起泉水,净手饮泉,泉水甘甜、清冽入脾。寿者,日月同驻;佛者,得大自在;泉者,生命之源。饮之,愿二老益寿延年。

再往前走,就看到摇钱树。名山大川,不乏古树奇木,但说有十来米高的摇钱树还是第一次听到。仔细一看,与观赏的摇钱树不是同种,一问,这个是青钱柳。

青钱柳属落叶速生乔木,一般高大挺拔。但山庄里这一棵不算太大,缺了点沧桑,少了点厚重。现在果实茂盛,抬头一望,绿边黄心,薄如铜钱,一串一串,密密麻麻挂在枝上、藏在叶间,迎风摇曳,别具一格。

在神仙居住的地方,种些摇钱树,是不是太俗了?我说,财富山庄是财政系统的,财政系统要为国家广开财源,种些摇钱树,无可厚非。

晚餐是山里土菜,有土鸡、野菇,最有特色的是蒸的大片五花肉。

菜好、酒好、人更好。

蒋公健谈,文采风流,博闻强记,风趣幽默。一口标准的永州普通话,初听,句句是“霸蛮”永州人的豪情万丈;细品,却是“纳于大麓,藏之名山”的屈贾之风。陈姐是修行之人,恬静安达,眉隐桃花。她叫蒋公为哥哥,敬他酒时,恭恭敬敬、眼若秋水,让人想起青帘沽酒、红日赏花。蒋公多情,上辈子一定是公子风流。还有一个妹妹,看似小家碧玉,确是女中豪杰。英姿飒爽,走路生风,没有喝不下去的酒,没有趟过不过去的坎。敬蒋公酒来,不似花树堆雪,却胜家门兄妹,但小朱秀外慧中,一路照顾二老无微不至,又好似几分红楼梦里的王熙凤。熊生则处处显示出对衡山的眷恋,对烹饪出这桌美食的骄傲,看着我们大快朵颐,夹菜敬酒,不亦乐乎。

有美女相伴,蒋公很快红潮生面酒微醺,一句句妙语连珠话,一件件风流韵事谈,酒局很快进入高潮。父亲连连贪杯,不觉已多;母亲冷眼相告,无奈已不起作用,只得微笑摇头,看父亲酒后天真。

今晚是最理想的酒局。没有繁缛礼节,没有利益相绊,没有酒腻子、酒霸子,没有你来我往、陪不好的压力。三五好友,臭味相同,喝酒不需劝,相谈已忘言;二老好似回到年轻时候,推杯换盏,插科打诨,笑声连连。父母开心,我最开心。人生一大快事,无非能相伴父母,岁月不老;与朋友共杯,友谊长青。

深夜,在屋顶平台,取寿佛泉水泡一杯山茶,看天空点点繁星,听山林阵阵波涛,陪父母低语家常。清风明月无人管,并作南来一味凉,仿佛不在天上人间。这晚,睡得是如此香甜。涧松闲易老,笼烛晚生明。一宿泉声里,思乡梦不成。

睡了个懒觉。而从不晚起的父亲,已经围着山庄转几圈了。

早餐依旧给我们惊喜,是当地的鱼头粉。鱼头采用的是当日新鲜的胖头鱼,一分为二,每人半头,平整的摆放在汤粉之上。汤汁乳白,鲜美甜口;鱼头骨软肉细,没有丝毫腥味;米粉细圆,鲜美滑爽,柔糯细腻,真是人间美味。

登上祝融峰时,已是11时左右。父母原来很喜欢爬山。我多年工作繁忙,两个儿子年幼,父母退休后一直帮我照顾,我极少单独陪父母休闲。今日登山时,发现母亲爬山已很吃力,父亲的步伐也慢了许多。看着他们眼角皱纹、斑白两鬓,鼻头不禁一酸。

祝融峰顶祝融殿,祭拜的是火神祝融。他被黄帝委任镇守衡山,教民用火,化育万物,死后葬于赤帝峰,被尊为南岳圣帝。祝融殿隋以前即有建筑,最早为司天霍王庙,后迁至山下,即是南岳大庙的前身。整个殿宇分为两进,用花岗岩石筑,顶上盖的加锡铁瓦,历经千年光洁而不锈。在祝融殿里看到,建寺的天台宗二祖慧思和尚是河南上蔡人,我的临县。贾谊是河南洛阳人士,在长沙留下300诗篇的杜甫是巩义人士。湖南人与河南人有着不解之缘。

万丈祝融拔地起,欲见不见轻烟里。据说祝融峰山高地阔,常年烟云烘托,阴雨天居多,整日里大雾茫茫,很多时候能见度不高。但今日晴空万里,白云飘飘,远处湘江蜿蜒,洞庭若见。站在祝融殿上,才体会到什么是“上观碧落星辰近,下视红尘世界遥”的峻极天穹。

下午还要赶回长沙,行程比较紧凑。还去了神秘山洞、南台寺以及山下的南岳大庙,中途在怀素手书“寿比南山”石刻与父母合影,祝愿父母平安长寿。

除了祝融峰顶,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南岳大庙了。南岳大庙有“南国故宫”之称,始建于唐,九进四重院落,佛道共存,东侧为八个道观,西侧为八个佛寺,中轴线大殿则由僧道轮流值守,堪称一绝。第二进为盘龙亭,是一个戏台。北面悬横额:“古往今来”。原来的柱联为:“登峰巅俯视洞庭,高唱江从东去;问天下谁称福地,长歌风从南来。”毁坏重修后,横额未变,柱联竟改为“凡事莫当前看戏不如听戏乐;为人须顾后上台终有下台时。”初看似乎觉得有些道理,但哪有佛家、道家的气度,境界相差十万八千里。

南岳佛道儒同尊共荣,是“文明奥区”。首次来衡山,匆匆一游,却有“与君初相识、犹似故人归”的感觉。

参观南岳大庙正值当午。烈日当空,骄阳似火。盘龙厅“古往今来”横额熠熠生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忽然之间,我好似回到了祝融峰顶,上观苍宇,下视红尘——

我一直有个观点,宗教不分门宗,终归于“去恶向善”,只是路径不同。佛道儒、耶稣、真主同宗同源。就如这个南岳大庙,最后归于中轴线,一句阿弥陀佛,一句无量寿佛!

卡尔·雅斯贝尔斯称,公元前500年前后,同时出现在中国、西方和印度等地区的人类文化突破现象视为轴心时代。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浪漫的时代,文艺复兴、工业革命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这是人类第一次伟大的思想启蒙,在这个大约二、三百年的时间里,古希腊、以色列、印度、阿拉伯和中国几乎同时出现了伟大的思想家苏格拉底、柏拉图、老子、孔子、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等,他们独立发展了不同的文化传统。经过2000多年的发展,已经成为人类文化的主要精神财富。

二、三百年,在人类发展的历史长河中可谓只是“一瞬”,就在这“一瞬”,在不知你我、不能相见的时代,世界各地几乎同时出现了这么多伟大的智者,从而构建了持续到今日的世界文明格局。这是各民族文化积淀同时到达一定水平,还是所谓的“天启”,或是都是“一个人”?智人、学者、信众,科学家、哲学家、史学家、玄学家多有论述,并无定论。可,何必需要答案?

时光虽恒定向前,但每个人的明天“就像盒子里的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时”有永恒,“生”无定数,每个人都在追求自己有着长久美好的未来。这就是人类发展的最终动力和唯一原因。无论是宗教、哲学还是国家、政党,给予大家的,是对美好未来的向往。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无论是天堂还是地狱,无论是释迦牟尼还是《古兰经》……

四方上下,古往今来!

方向都是一致的,有谁能先到达幸福的彼岸?

回望人类历史之短暂、俯瞰地球之渺小,我们终究会以人类的身份走向浩瀚苍穹,再回首这千百年来的争争吵吵,又会有多么的可笑可叹。

只有不忘初心,去努力追求美好生活;

只有放下成见,人类结成命运共同体;

我们才能走出这片茫茫的“黑暗森林”,走向永恒的未来——“光”的未来。

偷得浮生半日闲,心情半佛半神仙。回长沙的路上,二老睡的很香很甜。

[责编:王立三]

[来源:湖南日报社新闻影像中心]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