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旅融合如何促进脱贫攻坚?这些“大咖”经验值得一学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旅游播报
2020-06-21 15:58:14

新湖南客户端6月21日讯(记者 田甜 肖静 摄影记者 李健 实习生 罗锦)芙蓉镇、“竹山模式”、雪峰山旅游、梓山漫居……打造了这些湖南文旅融合样板的“先行者”,汇聚一堂会碰撞出怎样的火花?

6月20日下午,以“文旅融合 促进脱贫攻坚”为主题的新文旅新融合系列名家沙龙第七期活动在长沙举行,多位文旅融合一线的“大咖”,分享了文旅扶贫与疫后文旅产业复工复产的有益经验。

▲以“文旅融合 促进脱贫攻坚”为主题的新文旅新融合系列名家沙龙第七期活动在长沙举行。省文旅厅副厅长高扬先主持沙龙。

逆势上扬!芙蓉镇为何疫后游客超往年同期

文旅产业面临疫后恢复的压力,芙蓉镇景区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疫后游客超过了往年同期水平。

湖南华夏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钟飞介绍,去年芙蓉镇民宿大概实现了62%的入住率,而今年疫后,民宿达到了86%的入住率。

钟飞说,疫后景区面临的不是亏多少、收多少的问题,而是景区生死存亡,更是一个大片区的业态发展和老百姓的生计问题。景区有责任担当起疫后复工复产,疫后自救的龙头使命角色。

她认为,芙蓉镇疫后能取得如今的成绩,是因为芙蓉镇积极自救,在产品、经营、业态、营销等方面均进行了调整与升级。

在产品提质方面,增加创意灯光,打造梦幻芙蓉镇夜景,增加了大舞台演绎土家文化。景区在5月1日推出的演出《花开芙蓉· 毕兹卡的狂欢》就是疫后自救的成果。因为疫情,北京的演艺团队、上海的声光电团队都来不了,芙蓉镇景区积极自救,自排、自导、自演,演出推出以后,场场有掌声,广受游客欢迎,景区通过自己的努力创造了“神话”。

经营转型方面,从5月1日开始不收门票,转型去门票化,通过打造演艺节目,补充景区收入。

充盈业态方面,在民宿、美食、美饰等方面实现文创化,从观光型景区成功转型成为休闲度假型。

营销创新方面,实现全方位立体化营销,通过旅行社做渠道,通过主流媒体、自媒体实现全方位宣传营销。景区培养了“芙蓉七仙女”、“芙蓉镇八大金刚(帅小伙)”等景区自己的网红,通过抖音、快手等平台每天进行直播宣传,打造网红打卡地。

老黄牛也有年薪?旅游扶贫的“竹山模式”有何特点

凤凰县竹山村50岁以上的人基本不会讲汉语,是个深度的贫困村,也是扶贫攻坚中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依托文化旅游产业,当地实现了落后山村的神奇蜕变。

凤凰旅投开发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顺心介绍,竹山村的旅游扶贫创造了一个可复制可推广的“竹山模式”。总结 “竹山模式”的特点,一是规划,坚持保护与开发持续发展,实现资源合理规划和有效利用。二是产品,要打造口碑与品牌。三是村民,全民参与共同创业,让老百姓享受旅游的红利。四是目标,就是共建共享乡村振兴。

他介绍,竹山村利用自然山水、 特色建筑风貌、传统民宿风情等资源,打造《爱在竹山》沉浸式体验景区、乡居民宿露营基地、康养基地等旅游品牌。比如《爱在竹山》沉浸式体验景区,就是是以村庄为舞台,在不改变文化基因的前提下,将村庄文化挖掘出来,将村庄作为舞台演绎村民的生活,很受游客欢迎。

张顺心认为,共建共享是竹山村最成功的经验。短短四个月,凤凰旅投在竹山村做了四个产品业态,村民看到规划,看到了信心,转变了观念,成为旅游的主人,不光村民当上房东、演员、职员,就连村里的老黄牛也成了演员,每年能领4000块年薪。村民在在一样的土地上,过上了不一样的生活。

老少边穷到网红景区,雪峰山“逆袭”有秘诀

位于湖南中西部,横跨怀化、邵阳、娄底、益阳四市,南北绵延700多公里的雪峰山,是湖南省最大的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如今,雪峰山地区在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的引领下,逐渐走出了一条旅游扶贫的“雪峰山模式”。从老少边穷到网红景区,湖南雪峰山生态文化旅游有限责任公司实控人 陈黎明透露了雪峰山“逆袭”的秘诀。

“有很多村落扶贫可能打造一片花海,搞一个鱼塘,可是可能15天到20天花儿就谢了,那就不是扶贫了。”陈黎明介绍,雪峰山旅游一个主要经验就是把所有景区里的村落进行串联,扶贫的村落绑定旅游业态,绑定旅游的核心吸引物,绑定旅游的消费,通过产业链的延伸使更可持续。

他举例说,山背村是个很典型的雪峰山村落,最大的特点是梯田景观。在这个地方怎样带动山背村的旅游,那就要坚持把它的资源弄清楚,坚持规划先行,坚持培训农民。雪峰山旅游在山背村组建了旅游专业合作社、腊制品合作社等3个专业合作社,通过这种方式将山背村资源充分挖掘,打造成雪峰山旅游的重要景点。

陈黎明介绍,旅游扶贫要特别注意避免同质化竞争和重复建设。雪峰山的选择打破地域的界限,完成跨区域资源整合,实现差异化发展。雪峰山的花瑶文化与山地景观是一大特色与亮点,但是现在雪峰山在利用现有资源基础上,将高山台地民宿植入到山地度假里面去。雪峰山现在建设的民宿海拔达1500米,尤其适合夏季避暑旅游,高山民宿产品成为山地度假的重要载体,成为了差异化的补充,而通过发展山地度假也实现了雪峰山民宿产业的提升。

开业一年实现1300万营业额张家界这家民宿为什么这么牛

依托张家界绝版风光、土家风情和田园乡村环境,梓山漫居发展“去度假,像当地人一样生活”的浪漫栖居体验,深受各界人士好评。梓山漫居仅35个房间,2018年底开业,但是在2019年就实现了1300多万元的营业额。这家民宿为什么这么牛?

“民宿首先要定位,你想拿多少钱去做,用多少价格卖给谁?”张家界梓山漫居文化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长杜勇说,很多人做民宿存在误区,有的重设计轻体验,有的轻体验重设计,其实二者要同时进行。梓山漫居在开工建设之前花了快一年的时间,从北京、上海、香港找来设计团队,在规划设计上花了很多的精力。梓山漫居的建筑按照当地的土家族风格来做,但是在调研80、90后的消费方式之后,又选择突破风格,把阳台做得很大。而在室内,则做了地暖、壁炉,提升游客舒适度,去年冬天入住率达到了80%以上。

“做民宿一定要让客人体验‘像当地人一样生活’。”杜勇说,在梓山漫居,住的不仅仅是一间房,而是有丰富的内容产品,让客人去体验。在梓山漫居,可以体验非遗文化、农耕文化、看日出、骑自行车、标本制作、垂钓、采野菜等等项目。

杜勇认为,乡间民宿不能按城市化去做,梓山漫居找景观团队时,给了他们一个字叫“野”。梓山漫居,大面积种植了狗尾巴草、山间野草,景观颇有乡间野趣。在民宿亮化上,邀请了国内知名的照明设计团队,路灯等照明设施都是在设计上就地取材,用农村碾稻谷、碾纸的竹筒,或者枕木来加工制做,看似粗犷其实却是独具匠心。

杜勇也提醒想做民宿的同行,民宿一定要做好未来的发展规划,以及如何与当地村民合作、协同发展的规划。

打造上千个落地品牌资源库IP在文化旅游中这样“玩”

发展乡村旅游,需充分发掘乡村文化内涵,宣传乡村文化特色,打造乡村旅游文化品牌。

湖南方实验室文化传媒有限公司CEO刘萤介绍,方实验室一直致力于为文旅产业、民宿以及景区导入当地特色文化,打造名品牌和名IP。为此,方实验室连接了全球非常多的艺术、文化内容和圈层的资源,打造了1000多个落地的品牌资源库,并利用这些资源库以及对文旅产业的关注和思考,打造了“去野吧”线上推广、“去野生活节”等一系列可拆分、可组合、可复制的文化消费类的产品。

刘萤介绍,为进一步推动消费升级,吸引更多年轻群体的关注,方实验室结合年轻人喜欢的生活方式、热衷的文化方式,推出了“山谷音乐节”“农副市集”等符合年轻群体特色需求的产品。随着“野餐热”的兴起,方实验室结合民宿催生出系列野餐户外服务,如野餐俱乐部、自然疗愈课程等具备文化输出的民宿体验产品。

她透露,方实验室目前,正在筹备“老城新生”的计划,利用轻的内容方式,用潮流、混搭、先锋等方式,为老城市社区注入全新的青春活力、消费力和体验。

疫后如何避免民宿同质化、低层次竞争这位民宿协会会长有高招

近年来,湖南文旅扶贫取得显著成效的同时,民宿产业也蓬勃发展。而不可避免的,是民宿集群扎堆发展与同质化、低层次的竞争问题。如何避免这些问题,疫情以后如何帮助民宿主复工复产?郴州市旅游民宿协会会长、喜言旅行家品牌创始人李杨泉介绍了自己的经验。

“民宿产业近年来发展迅速,仅郴州目前就有570多家民宿,这还不包括农家乐和乡村避暑点。”李杨泉介绍,面对蓬勃发展的民宿产业,郴州市旅游民宿协会在其中,更多是起引领、监督、示范和标杆作用,让大家知道,怎样做民宿才会更好。

“今年常有人问,疫情来了民宿还能卖这么贵吗?”李杨泉说,要让民宿实现差异化发展,保持稳定价格体系,就必须要让民宿主有安全感、有信心。今年3月份,郴州举行了“郴州市十大星级民宿颁奖”“大咖带你看民宿”等活动,就是希望吸引人气,增强大家对行业的信心。

“疫情之后,民宿不能坐等靠。”李杨泉说,今年郴州举办了第二届东江湖民宿发展大会,组织所有会员在一起探讨,后疫情时代民宿怎样与其他景区体验新项目嫁接,怎样和村民的独特产品销售进行融合,拓展销售与增收渠道,进行整体进行营销和宣传。同时,郴州也形成完善的培训机制,通过民宿管家培训班、抖音等自媒体宣传运营培训、基层客房服务员和前厅服务员培训等,对民宿从业者进行全方位培训,把人才人心稳定下来。

李杨泉说,通过这些措施,取代生硬化的行业自律和管理规范,让民宿主充满安全感,让大家对行业充满信心,才不会打价格战或者为了拉客不择手段,才能让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责编:田甜]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