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家书丨抗“疫”一线的妹妹对隔离的姐姐说……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专栏
2020-02-06 10:54:49

给鹤宝的一封家书

鹤宝:

见信如晤。

距离上次见面,应该也已有好几个月了。我还记得你离开长沙的那天,难得的天气晴朗,我说好了要去送你,却因为加班没能成行。

你说:“没关系,过半个月我就回来见你。”

可半个月一晃而过,你却不能回来了。疫情像一条封锁线,像一堵柏林墙,隔着小小一座洞庭湖,你在北方,我在南方。

你昨天发微信给我,给我拍了你的床头柜,说:“这就是我全部的生活空间。”我表示不解,你笑着解释说:“有点咳嗽,正在自我隔离。”我回复你:“哈哈哈,那你可以开心地玩手机了。”你也跟着我一起哈哈哈。

但我们都知道,家在湖北荆州的你,接触过从武汉返家的舅舅后出现咳嗽症状,并不是一件有趣的事。

我不知道寂静无声的深冬,你是如何独自度过漫漫长夜。会恐惧吗?会迷茫吗?会愤懑吗?

作为基层政府宣传岗,我也曾跟随着镇村干部和村医的步伐,走进从鄂返乡过年的务工者的家。他被穿着白色防护服的防疫人员团团围住,顺从地接受体温枪的“扫射”,我只觉得心酸,他们又做错了什么?但你说,他们是幸福的,他们尚能受到无微不至的关注,一旦出现症状就能有效隔离。我默然,再多安慰的言语,在此刻都显得多么无力。你说:“千万不要出门,保护好自己。”

可是鹤宝,这个小小的要求,我却无法答应你。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比病毒蔓延更快的,是爱与善意。”

在我们防疫值班室,有一位与我们年纪相仿的姐姐,叫张佩,她家中有一个三岁大的孩子,粘人得很。春节假期,她本来打算好好陪伴平时因工作繁忙而疏于照顾的孩子。大年三十晚上,罗江镇政府的灯亮了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各个联包村干部就要下村摸排从鄂返乡人员。可是,数据谁来统计和整理?张佩站出来了,从大年初一到现在,每天六七点出门,晚上一二点回家,孩子生病发烧哭着要妈妈,她却只能狠下心,挂断来自家里的电话,她红着眼睛说:“没事,孩子长大会理解妈妈的。”

在罗江镇的托头岭村,还有这样一对夫妻:妻子陶卫民是村上的资料员,丈夫平时忙于工作,难得与家人团聚。疫情暴发,陶卫民回到村部加班加点,收集和录入涉鄂人员信息。岁末年初,村里的红白喜事宴席数量大大增加,村干部每人每天要劝阻好几家,却仍然赶不上村民们操办的速度。陶卫民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与丈夫商量:“我不回家吃午饭了,抓紧时间把数据报完,晚上我也去劝几家。”丈夫心疼了:“不吃饭怎么行,我每天做好饭给你送过来,晚上我陪你去劝。”

这次疫情中,一个特殊的群体也奉献了巨大的能量——村级后备干部。这批后备干部是今年下半年通过统一考试选拔出来的村级优秀人才,他们年轻、有文化、满怀一腔热血。疫情来势汹汹,却吓不倒这些无畏的勇士,入户摸排、测量体温、喷药消毒、路口值守……罗江镇的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了他们奔忙的身影。

看呀,鹤宝,看看他们呀!缺少防护用品,他们仅仅戴着最普通的口罩;交通工具限制通行,他们用双腿丈量每一寸土地;受误解吃埋怨,他们不为自己多做解释,只用实际行动保民众安心。他们往往充当着“隐形人”,做了很多,却从来不说。

大灾当前,有的人漠不关心,有的人愤懑宣泄,有的人趁火打劫,但总有一些人,他们大声唱起战歌,高高举起旗帜,英勇地、无私地、所向披靡地冲在战“疫”的最前线!

鹤宝,你明白了吗?我必须走出去,也许我的能量微不足道,但我是镇里的宣传干事,我要记录他们,记录他们忙碌的身影,更记住这段大家共同战斗的日子!快门按下的瞬间,他们羞涩又欣慰的笑脸,那是终于被肯定的笑脸,那是“值得付出、无怨无悔”的笑脸。

午夜0点,夜莺会飞上最高的玫瑰枝,将刺深深地刺进自己的胸膛,然后发出高亢的声音,大声歌唱。

我只想大声歌唱。

——爱你的妹妹:郑林日

(汨罗市总工会推荐)

[责编:刘瀚潞]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