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行者”全纪录③|外卖小哥:订单量减少大半,有顾客是隔离者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今日视点
2020-02-01 09:41:32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田甜

365天24小时随叫随到,无论餐点、水果、药品都能送到你手上,这种连男朋友都做不到的事,应该只有外卖小哥能做到了。

1月31日,上午九点,外卖小哥陈慕良来到位于竹塘西路上的饿了么天虹站点。中等个头,戴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的陈慕良却是站里的“单王”。

“能吃苦,舍得跑。”这是站里兄弟们给他最多的评价。今年春节,他大年29才回老家衡阳,初三便又回到长沙,穿上骑手服,返回了工作岗位。

▲外卖小哥到达站点第一件事就是量体温、领口罩

不只陈慕良,今天上班的外卖小哥已经有20多名。往年春节期间,是外卖的“爆发期”。可是今年,因为受疫情影响,还在营业的基本只有水果店、药店和便利店,外卖的生意格外冷清。

“您有新定单了。”9点半,陈慕良手机终于响起提示音,第一个订单上门了。

“中奖了。”陈慕良看了订单信息以后,脱口而出。今天的第一个单,竟然就是去药店取药送给位于新开铺的一家定点隔离酒店。

陈慕良一边戴上头盔,一边跨上了摩托车。来到药店,拿了药,陈慕良直奔隔离酒店。

这家酒店在新开铺的桥下不远,看起来毫不起眼,里面却住了几十位正在隔离的游客或市民。

▲隔离酒店的工作人员来取外卖

看到陈慕良下车,酒店的工作人员连忙走了出来,接过他手上的药:“给我就行了,这里不能进去。”

“送到隔离点,怕吗?”回去的路上,我问陈慕良。

“怕是不怕,不过还是有点紧张。”陈慕良顿了顿说,主要家里还有个2岁的孩子,不过干这行没办法,只能自己多注意点。“我口罩都戴了两层。”

陈慕良说,除了隔离酒店他们站点辖区的湖南省脑科医院,也是长沙市的发热门诊。他的兄弟们也有去送过的。现在疫情严重,要送去隔离点、医院,说实话大家心里都不太情愿,但是转念想想,跟医生比起来,他们这也不算什么了。

11点,陈慕良终于接到了今天的第二单。从穆坊兰州牛肉拉面馆,送到克拉美丽山庄。

▲陈慕良在餐厅等待出餐

陈慕良告诉我,这家拉面馆是他们外卖站辖区里如今屈指可数仍在开业的餐饮店。其他的饭店因为春节假期和疫情防控等原因,大都停业休息了。而兰州拉面因为民族习俗不过春节,所以一直还开着,而这也是春节期间他送得最多的餐厅。

拿到外卖以后,陈慕良小心翼翼地放进了电动车脚踏上的保温箱里。“这个箱子比较稳,汤不容易泼。”他笑笑说。

快到目的地克拉美丽山庄,陈慕良提前给点外卖的顾客打了电话。他向顾客解释,现在小区因为防疫,保安不让送外卖进去,要请她自己出来拿。

▲疫情期间,不能亲自送到顾客手上的外卖,都要拍照留证

跟顾客沟通好以后,陈慕良把外卖放在了保安那里。然后拿出了手机,拍了一张小区照片,发给站长。“特殊时期,餐点没办法送到进顾客手上,所以公司要求送到以后拍照留个证。”陈慕良说,现在防疫期间,很多小区都不让外卖送进去。有时候也会遇到不能理解的顾客,他只能一次次耐心地跟顾客解释。

送完餐,陈慕良又回到了外卖站点。没什么其他的事情做,陈慕良只能玩起了手机。他说,要是在平时,根本没有回去休息的时间,都是一个单还没送完,就来了新单。手上最多的时候同时有近十个单。

▲疫情期间,单量减少大半,空闲时候只能在外卖站等待

平时,陈慕良每天能接到50个以上外卖单,可这几天能有15个就不错了。单少,工资就少。我问陈慕良,在这干坐着,心里着急吗?他说,急也没用,摆正心态吧。不过还好公司每天有一百多元补贴,还是能挣口饭吃的。

餐馆都关门,连外卖小哥也找不到吃饭的地方。外卖站的站长很贴心,中午借朋友家的厨房,炒了一大锅蛋炒饭,一盆蔬菜,又热了热前一天晚上大家吃剩的火锅。虽不丰盛,但外卖的兄弟们一起吃饭,是也热热闹闹、开开心心。

吃完了饭,没接到单的兄弟们戴着口罩,坐在门口电动车上扯谈。陈慕良笑着跟兄弟们说,等疫情过去都我家吃饭。我回长沙,我娘老子给我塞了一后备箱的菜。

眼前的这一群人,是一个个普普通通的外卖小哥,而在家里,他是养家糊口的父亲和丈夫,也是让父母放心不下的儿子。他们也许没有什么伟大的志向,却实实在在的地成了让这座城市正常运转的螺丝钉。

▲送餐路上的陈慕良

中午1点多,陈慕良的手机提示音第三次响起,他又骑上摩托,出发了。夜里,他会坚守到凌晨两点。

[责编:田甜]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