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容电鱼贼,拿下有多难?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岳阳
2019-10-26 17:14:56

华容电鱼贼,拿下有多难?

——“10·24”洞庭湖新沟闸伏击战纪实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这是近年来空间跨度最大、作战时间最长的伏击战。

这是一次作战兵种、人数最多的攻坚战。

连续作战13个小时,投入兵力20人,拿下一个电鱼、捕鸟团伙,截获渔获物2800多斤、夜鹭8只、运鱼车辆8台。渔获物的数量创近7年最高。

参战方岳阳市农业农村局、岳阳市农业综合执法支队、岳阳县渔政局红旗湖站、华容县渔政局洞庭湖站、岳阳市水警支队、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及舵杆洲保护站、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所有参战人员都感觉“这是一场难忘的战斗”。

(一)

10月23日20时许,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巡逻队员范钦贵给协会秘书处打来电话,根据他连日来的调查摸底掌握的最新、最准情报,当晚,有电鱼团伙从洞庭湖华容县注滋口镇新沟闸下湖电鱼。

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会长徐亚平立即请范钦贵到协会介绍情况,并请岳阳县渔政局红旗湖站站长陈林来协会会商,联合采取行动。考虑在华容县渔政局洞庭湖站的区域作战,陈林提出请该站站长黄准协同作战。黄准随即调当地志愿者周泽兰、吴应良等4人作为暗哨,蹲守把控新沟闸闸口。

刚刚参加岳阳市农业农村局党组成员邹国良召集的市农业综合执法支队、市水警支队、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三方负责人举行的联合整治行动会商会,徐亚平第一时间向邹国良报告了当晚的情报及行动方案。邹国良痛快回复:“你们先行动,我随时准备接应。”

徐亚平同时向岳阳市水警支队骨干李辉通报了相关情况,并请他准备办案。李辉豪爽地说:“我随时配合。”

(二)

夜黑如漆。24日0时10分许,徐亚平、陈林一行艰难驶抵华容县渔政局洞庭湖站。该站站长黄准和周泽兰、吴应良等4位志愿者正枕戈待旦。

3支队伍会师后,旋即驱车前进到江豚保护协会志愿者刘艳波家,将车藏好,再徒步摸上洞庭湖新沟闸大堤。

夜深沉,伸手不见五指。志愿者范钦贵、周泽兰眼尖,看到了湿地中的一星灯火:“那就是电鱼贼在沼泽里电鱼。”大家快速查看了大堤南北两个方向,弄清了电鱼人下水路径。然后留下吴应良等志愿者作为暗哨潜伏于新沟闸大堤西侧堤下,进行监控。其余人马迅疾撤回刘艳波家。

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电鱼人所处位置离闸门约10来公里,距离较长,地形复杂,情况不明。怎么办?徐亚平果断派出刘艳波和吴兴良作为第一梯队,快速沿新沟闸下河道向前线挺进,担负侦察兵的任务。

0时25分,邹国良率市农业综合执法支队渔政大队大队长左钢、原市渔政站站长田名光一行5人到达华容县团洲乡。考虑湖区地形、路况复杂,徐亚平立即将自己所处华容县东沟村的位置发微信地址给他,并建议他:“不要走大堤,以免打草惊蛇。”随即托付黄准前去接应。

凌晨2时许,邹国良跟徐亚平会合,静待“鱼儿”上钩。

一个小时过去了,第一梯队没能反馈前沿最新最准情报。徐亚平迅速调整作战思路,派遣骨干志愿者徐沐辉、范钦贵、朱立山作为第二梯队的侦察兵,向前线开进,跟第一梯队会合,他再一次明确了两个梯队的作战任务:两个梯队会师后,隐蔽前进,抵达沼泽地边缘;徐沐辉负责随时发回前方动态;一旦电鱼贼运船进入暗河,则立即卧倒;5分钟后,徐范二人涉水过河,兵分两路,变前锋为后卫,形成反扣;两队人马尾随电鱼贼到达上鱼地点,待上鱼开始,立即发起攻击,将电鱼人、电机、渔获物和运鱼车现场拿获。

(三)

2时40分,徐沐辉发来信息:上鱼的地方发现摩托车。

3时21分,电鱼人的马达和灯光都熄灭了。范钦贵思考:对方应该是在收网。

3时30分,徐沐辉报告:堤上下来一台摩托车。

3时46分,徐沐辉发现:摩托车能看到,但船没有一点动静。

4时,乡村雄鸡开始司晨。徐沐辉发来信息:电鱼船启动了,能听到声音了。

4时08分,电鱼船向新沟闸前的水道驶来,马达声越来越大。他感觉是蒲滚船拖的,大约还要40分钟,才能进入交易地点。他叮嘱徐亚平:“后方不要动。怕摩托车司机发现打电话给船上人。”

4时56分,运鱼船从徐沐辉、范钦贵的鼻子底下驶过。此时,洞庭湖大堤北侧出现了一台卡车,但停滞不前,一直打双闪灯。

后方大部队都站在刘艳波家门前的树下目不转晴盯着这台双闪车。

5时18分,堤上大车开进河床。徐沐辉发来信息,要求大部队兵分两路,沿河道南北两岸疾进。

后方全体作战队员变后卫为前锋,迎面而上。

刚一下堤,邹国良一行就遭遇了一台拖鱼的摩托车。邹国良立即命渔政将人、车拿下,留下两人看守。其余队员继续挺进。

5时40分,徐亚平命徐沐辉、刘艳波的两支志愿突击小分队发起攻击。此时,电鱼人惊恐万分地往北边芦苇荡跑,恰好撞到了潜伏在此的徐沐辉,被逮个正着。现场抓获的是华容县注滋口镇八围村农民黄灿等两人,并在河道南侧截获电网及滚烫的电机。

其中一人吵闹着要解手,在志愿者发善心的一瞬间,解手的电鱼人狼奔矢突跑进了芦苇荡。

待前后方4支队伍合围收网时,共截获运鱼卡车、小车、三轮车8台,运鱼船上是两舱满满的鲫鱼仔,还截获了8只被电鱼人用尼纶绳捆着脖子的已死亡的夜鹭。

此时,天刚蒙蒙发亮。

(四)

6时30分,邹国良当即指示华容渔政洞庭湖站站长黄准,就近请注滋口派出所警察前来协助办案;徐亚平则将“鸟案”告知东洞庭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高大立和该局舵杆洲保护站站长盛华,并请高商林业公安尽快参与办案。

6时50分,华容公安3位警察飞抵现场;而高大立也已邀请森林公安从岳阳出发;舵杆洲保护站站长盛华、副站长朱小勇,华容县渔政局局长陈立清相继也快速到达了案发现场。

至此,市、县三家渔政,湿地保护区工作人员和华容警方,兵强马壮,稳操胜券。

而岳阳市水警支队正风驰电掣奔来现场。

8时30分,徐亚平、徐沐辉撤出战场。来到新沟闸前,他们看到了国际重要湿地、麋鹿重点栖息区、华容县圆田螺保护区三块标志牌,他们深刻地感受到这场伏击战具有特别重大的意义:“湿地之重要,生态之脆弱,容不得任何人破坏与伤害。”

大战归来,朱槿盛开。这次战果就是向第10个国际淡水豚日及我国首届长江江豚保护日最好的献礼。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新湖南客户端读者热线:0731-84326002。转载授权:0731-84326133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王相辉]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