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遇见锦石,在夏天的阳光里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湘潭
2019-08-23 10:57:15

文/张金平 摄影/零点

就在眼前这个盛夏,我和你不期而遇。

是那种邂逅的美丽,在我还没准备好的时候,猝不及防的闯进了我的心田,时光的钟摆就此为你停驻。

沿着碧泉溪行走,望着蜿蜒连绵、凝聚日月精华的座座山丘,望着没有边际、随风摇曳的片片禾田,心情跟着跌宕起伏,不言而喻的情结在情景交错的瞬间,油然而生。

悄悄地,我爱上了你,而不自知。

走在碧泉书院遗址,尽管书院原址早已不复存在,但散落在地的几块门槛石,就是一部书,无不在我们走近这里的瞬间,浅唱低吟着曾经的辉煌和热闹。

任时间的年轮在岁月的轨迹上辗转碾压,将悠悠岁月与历史长河,置于时间的缝隙,愈久弥新。

碧泉书院是开创湖湘学的第一个学术基地,也是湖南省最古老的书院之一。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太学博士、理学大家胡安国因避金兵南侵之战乱,携季子胡宏来到湘潭县锦石乡碧泉潭,创建了碧泉书院,潜心研究春秋,完成了著名的理学巨作《春秋传》。

夕阳里,我独坐有本亭一隅,看着渐渐增多的人群,望着这一潭碧水,听着孩子们嬉戏打闹的欢笑声,仿佛隐约间听见了那岁月从远古走来的脚步,又朦朦胧胧地感觉到了他与我擦肩而过的呼吸。

爱此亭下水,炯若玻璃盆。晴看浪花涌,静见潜麟翻。朝昏递日月,俯仰鉴乾坤。宋朝张轼曾经在《过胡文定公碧泉书院》诗中对碧泉潭写下如此佳句。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条孽龙,头在江西铁水罐尾在湖南碧泉潭,摇一摇摆一摆,洗得湖南变中海。由于孽龙作恶,江南一带经常发大水,勇敢的杨四将军为了制服孽龙,用铁水浇铸铁树,投下铁链将孽龙锁住,保住了一方百姓的平安。清嘉庆《湘潭县志》云:“唐天宝间,石岩中泉忽涌出,色如靛蓝,投物水中,皆成碧色”,碧泉之名始此。

碧泉潭泉貌奇、水质奇、潭中鱼类习性奇,自古至今是人们游览吟咏之好去处。用碧泉潭泉水灌溉并采用鸭、稻共养的碧泉贡米,昔日曾被乾隆钦定为贡粮。

沿着潭花线公路前行,过一座桥,河水潺潺。看着三三两两垂钓的人群,怡然自得而又与世无争。

这是一个静谧得恰到好处的乡村,尘世的喧嚣都在这里隐退。

这一路,我走得太久太长,记忆的背囊早已装满,是该卸下所有的俗世,最后一次重温那些星星点点的旧梦,给世间还原一次真实的自己。

微风浅吹,我循着清香而来。

漫步荷塘,往日轰轰烈烈盛开的荷花,开尽了生命里所有的光华,剩下一株纤细的身姿在风中轻轻摇曳。碧绿的荷叶仍含情脉脉的呵护,倔强的厮守着曾经的海誓山盟。

这种淡定不惊的傲骨,这种不屈不挠的神韵,这种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坚守,敢问世间,还有多少美好,可与你相提并论。

置身于此,看着它们相依相偎的模样,或许我会忘了你,但风始终会记得你们曾经最美的样子。

我久久的站在窗前,翘首远望那片片稻田、片片荷花、片片晚霞,时光就这样不紧不慢地流淌着,像极了一场梦境。

我知道,生命中有太多的东西,仅凭着记忆是无法驾驭的。

那么这一次,就让我放下所有的伤痛和疲惫,不问世事几回,不问花开几许,沉醉在你的怀抱里,沉醉在这素雅简单的生活里,在时光里慢煮岁月,寻觅着你的温暖与宽厚,芬芳与宁静。

我不知道是几生的愿,与你相遇,我不知道是几世的缘,与你相恋。

我愿意在夏夜里被某种情愫牵着,歇息在淡淡的荷花香里,歇息在潺潺的水流声里,歇息在阵阵的蛙鸣里。

不经意间想起那些散落天涯的朋友,希望你无论身在何方,都会想起故乡夏季宁静的夜晚,我为你祈福,愿你在这荷花盛开的时光里,美好如初。

我们都是为生命而来,而又成为了生命的过客。聚散有时,离别有时,再会亦有时。

时间煮雨,岁月缝花,即便有一天,我转身走远,你依然是我的诗和远方。

念你,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任时光荏苒,容颜老去,情始终在那里。

我在锦石等你,在每一个最美好的日子里,为你洗去仆仆风尘。

[责编:曹漾]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