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我心中最柔的部分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岳阳
2019-08-12 13:59:48

故乡,我心中最柔的部分

吴丹

我的家乡华容县鲇鱼须镇松树村,在县城的西陲,地处湘鄂边界。我们上街去高基庙镇和鲇鱼须镇,路程相差无几。妈妈从湖北嫁过来,姑姑从这里嫁到湖北,故而我家的亲戚一半在湖南、一半在湖北。

小时候,这里交通闭塞,经济非常落后。勤劳淳朴的乡亲,在这片贫瘠的土壤上,为了生活披星戴月,年轻人吃不了这里的苦,纷纷到沿海城市打工,而留下来的人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重复着超负荷的劳动。农民种田起早贪黑,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忙到头,双季稻的早谷只能上交,晚谷既要匀出一家老小的口粮,还要从牙缝中省出生活费、人情开支、小孩的学费,日子过的很是艰难。人们想改善家庭生活,却不知道如何去改变这种现状,唯有默默耕耘那几亩薄田,以期解决基本的温饱问题。

我盼望有朝一日,我能跳出农门去外面看世界。成年以后,我真的实现了儿时的心愿,在县城定居,还有了一份安稳的工作。10多公里外的家乡,依然是我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占据着一席之地。我不敢奢望她能像城郊那么富裕,更不敢奢求她能一夜之间奔上小康;但求闲暇时能多回去走一走,重拾年少的记忆。这些年,她就像一个女大十八变的姑娘,面容愈发清秀动人。

现在种田不用交粮了,每亩田还有直补打到存折上,农活也没有以前那么繁重了,抛秧渐渐代替了一部分插秧,随着收割机的普及,印象中传统的打谷机、脱谷机,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直至完全被时代所淘汰。一个又一个的科技小帮手,让种田既省时又省力,过去最累的双抢,很多人都要十天半个月才能结束,现在只要三四天就忙完了,一年只用工作几个月,农民有了更多的休息时间。长江引水工程是2011年3月走进我家的,恰好那天我在,接上水管装上自来水龙头的那一刻,妈妈舒心地笑了。是啊,挑了这么多年的井水和塘水,日后再也不必那么麻烦了,眼下农村的生活条件一天天变好了,生活质量也飞速提升了,真是今非昔比,不可同往日而语。

今年端午节回娘家,才几个月不见,下坡时那条难走的石子路像施了魔法一样,成了平整的水泥路,车子顺畅地开下去,直接停在我家后门口。我大感惊讶意外,忙问奶奶:“修路有没有让你们分摊费用呀?”奶奶笑着回答:“没有让村民掏一分钱,都是政府出资修建的。”那实在是可喜可贺,再偏僻的角落都没有被遗忘,他们真的很贴心很周到,我不得不为他们的工作点一个赞。爷爷去世后,村里给奶奶办理了低保,每月领取的补助虽然微薄,却减轻了爸爸和叔叔的负担,加上过年过节晚辈们包的红包,奶奶很少伸手找他们拿钱。五年前,村里拆除了她破烂不堪的危房,还补贴6000多元,最后自筹2万元重新做了这间平房,虽然不是很宽敞,奶奶已经心满意足了。七十岁住进新房,她开心得像个孩子一样,买了很多花在门前种下,一团团火红的鸡冠花,把房子装点得生气盎然。吃过午饭拉家常,奶奶还告诉我一件事情,不久前,村里来了很多人来看望她,认真地给她看病,还说奶奶的身体蛮好,高血压的药只用一天吃一次就行了,走的时候还给了她400元……

奶奶原本姓黎,四岁父亲早逝,后随母下堂到邓家,与长一岁的亲哥哥分散两地,十一岁母亲又离世,奶奶改姓邓被邓家人抚养长大,十三岁嫁给爷爷做童养媳,生下三子一女。通过多年苦苦找寻,八十年代两兄妹终于相认往来,血浓于水,舅爷爷很关心奶奶,对我们也非常照顾。奶奶吃了一辈子的苦,而今快80岁了,竟然沾上政府的光,品尝到了幸福的滋味。她沐浴在今天和煦的阳光下,想起之前艰苦坎坷的岁月,又怎会不激动万分?

返回的途中,一间间设计新颖的楼房在车后穿驰而过,我由衷惊叹起家乡的变化,如此细致的人文关怀,如此整洁明亮的人居环境,我想一定可以留住人留住心。虽然妈妈和姑姑走得太早看不到了,可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却能享受到,包括我自己。看惯了喧嚣的大街,偶尔也会怀念宁静的乡村,我期盼在最初的地方,掸去一身疲惫,去拥抱割不断的亲情,再恋恋不舍地挥手告别。

(作者:吴丹,女,1990年3月9日出生,华容人,华容县作家协会会员。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新湖南客户端读者热线:0731-84326002。转载授权:0731-84326133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王相辉]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