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泣的江豚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岳阳
2019-08-11 11:07:00


哭泣的江豚

黎子暄

我从小对江豚很熟悉,源自爷爷的讲述。

爷爷是岳阳市一中老三届的学生,一中坐落于洞庭湖边,每当大雨降临前,他和同学们总会看到一群群江豚在湖中嬉戏,它们拱起黑亮的背脊,成群地前进,同学们会出神地看着它们畅游。

这是爷爷不断重复的往事,也是我从小关注洞庭湖江豚的缘起。进入高中,开展研究性学习选题,我选择了我最感兴趣的课题:对洞庭湖江豚现状的研究。

周末,我和同学们到洞庭湖考察,陪伴我们的是何记者。我们的小快艇向江豚活动频繁的湖域驶去。靠近这片湖域时,我们关掉了马达,任快艇在湖面飘荡。

“快看。”拿着望远镜的伙伴低声叫了一句,“江豚来了。”

我们齐聚到快艇前舱,向前望去,渐渐地,江豚进入我们的眼帘。竟然是两只江豚呢,江豚妈妈驮着江豚宝宝慢慢地游过来。一会儿,江豚宝宝从妈妈的背上溜下去,母子两个并排向前游来,还是缓缓的、优雅地。

太有爱了,小伙伴们同我一样感动,无声地对着江豚妈妈和江豚宝宝挥着手臂。

“可惜洞庭湖里的江豚总共只有85头了,还在减少。”记者望着洞庭湖叹息道。

接着,我们到湖边走访渔民。

“以前江猪子(江豚的土名)很多,现在越来越少了,有什么办法呢。”一位老年渔民边织鱼网边说,“不少人为了赚钱在湖里布了密密麻麻的迷魂阵,江豚只要走进了迷魂阵就没办法出去了。”

一位刚从湖里捕鱼回来的渔民说:“你们看一湖的拖砂船,江豚到哪里容身?江豚是一种很活泼的动物,常在水中上窜下窜,翻滚、跳跃、点头、喷水、转向,有时还玩着吐水的游戏。以前,我们划着船出湖时,它们经常跟着我们。现在,这一湖的拖砂船,密密麻麻,江豚还有生存空间吗?”

我们望向洞庭湖,的确,庞大的拖砂船布满湖面。

“除了这片偏僻的小水域,江豚可真是没有藏身之地了。”渔民叹了一口气,开始清理他打捞上来的鱼虾,“一个上午就打了这么几只小鱼小虾,你们相信这是在洞庭湖捕鱼吗?”

从那以后,我们定期去观察、研究江豚,但再也没有在湖里见过它们。

倒是坏消息不断传来。

东洞庭湖经常发现死去的江豚。

我们多次出湖,再也没看到它们的身影。它们去了哪儿呢?也许潜藏在湖底的某个地方苟延残喘?也许侥幸逃过劫难,藏在某个崖缝里互舔创伤?

面对冰冷的现实,小伙伴们决定赶快行动起来。我们必须为仅存的江豚做点什么。

周末的清晨,我们五个课题组成员,抵达渔巷子尽头的破旧码头,开始捡拾湖滩上的垃圾。湖水从湿地那一边浪过来的白色矿泉水瓶、白色泡沫饭盒、绿色方便面包装袋、歪瓜裂枣般的各式烟盒、观赏者吃空了的易拉罐、候鸟的各式羽毛、被湖水泡得肿胀的大片烟头,一片片,一堆堆,触目惊心。

不到半小时,我们捡了十大袋垃圾,并把它们送到了街头的临时垃圾站。想到这些垃圾不再冲进湖里,我们稍感安慰。

我拿出近3年的压岁钱,把江豚照片发送给当地有名的设计师,请他3D建模定制了3千只黑色小江豚雕塑——哭泣的江豚,我一一送出,每送出一个,我都要反复描摹江豚的可爱和他们的悲惨现状。

我说:当我把这只哭泣的江豚送给你时,请你想想它们天使般的笑脸,请你和我们一起为它们做点什么吧。

每送出一只,我眼前总是浮现一个同样的画面:

洞庭湖边的芦苇头上顶着鸟儿般的羽毛,百鸟在天空翱翔,就像芦花在风中飘扬,这时,成群的江豚拱着黑亮的脊背从湖中游过。

(作者系城陵矶港口职工子弟、雅礼中学学生)

图片作者:李池生 徐典波 摄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新湖南客户端读者热线:0731-84326002。转载授权:0731-84326133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王相辉]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