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留痕 大地印记丨韶山灌区:碧水长流润湘中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9-07-22 06:43:53

编者按

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70年峥嵘岁月,70载春华秋实,一代代湖湘儿女,筚路蓝缕、砥砺奋进,几乎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在三湘大地创造了令人惊叹的人间奇迹,交通、能源、水利、现代农业、先进制造、生态环保、科技教育、文化艺术……春色满园,硕果压枝。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湖南日报选取新中国成立以来我省一批具有历史意义和当代价值的标志性工程与项目作为报道对象,推出《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岁月留痕 大地印记——湖南标志性工程巡礼》大型系列报道,反映三湘大地翻天覆地的变化和几代人艰苦创业的丰功伟绩,以此激励后人铭记历史、奋力前行,为建设富饶美丽幸福新湖南再立新功。敬请关注。

北有红旗渠,南有韶山灌区。

韶山灌区是我省目前最大的引水灌溉工程。当年10万民工参战,不到一年时间便实现开工、通水、发挥效益,在新中国水利建设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半个多世纪以来,韶山灌区保100万亩农田水旱无忧,让贫瘠的湘中大地变成“大粮仓”。本报今天推出《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岁月留痕 大地印记——湖南标志性工程巡礼》第一篇——《碧水长流润湘中》。

50多年来,韶山灌区保100万亩良田水旱无忧,让湘中贫瘠地变成“大粮仓”——

碧水长流润湘中

7月20日,风景秀美的湘乡市虞唐镇洋潭引水枢纽。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李健 摄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张尚武 刘勇

北有红旗渠,南有韶山灌区。

1966年6月建成通水的韶山灌区,以水府庙水库发电尾水、涟水支流侧水等为水源,经洋潭水坝引水进总干渠,在湘乡境内的蒿子坪分南北干渠,再接支渠和“毛细血管”渠道,串连众多水库和塘坝,共同构成“长藤结瓜”式的灌溉体系。

近万公里渠道、26处渡槽、10座隧洞、4000多处建筑物,奠定了韶山灌区在世界水利史上精品工程的地位。

灌区建成53年来,持续灌溉韶山、宁乡、湘潭、湘乡、双峰、雨湖、岳麓等7个县(市区)100万亩农田,湘中大地旱涝保收变“粮仓”。

当年灌区的一位建设者——湘乡市虞塘镇长青村73岁的谭立人回忆,建设韶山灌区,10万湖湘儿女艰苦奋斗,仅仅10个月,就完成了主体工程。

“十万愚公上高山,攒劲挖来攒劲担。送走千年旱涝苦,挑来幸福满人间。”谭立人吟诵着“战地诗歌”,仿佛又回到了那“敢教日月换新天”的火红年代。

1965年冬,7000名民工冒着风雪严寒在梨树塘会战。(资料照片) 通讯员 摄

1. 10万民工自带工具上工地,沿线百姓送菜送草鞋,腾房安置民工——

家家为工程尽力

湘乡、湘潭、宁乡三县市交界的丘陵地带,过去常受旱灾威胁,庄稼连年歉收,老百姓食不果腹。

1958年,涟水上修建了水府庙水库,但无力配套渠系,老百姓只能望水叹惜:水在河里流,人在岸上愁。

1965年6月28日,湖南省委决定修建涟水渠道,流经湘乡、湘潭、宁乡等地,都处在韶山周围,故命名“韶山灌区”。省委还决定,由时任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华国锋担任省指挥部总指挥长。

省委的决定下发3天后,韶山灌区建设正式开工。随即,华国锋就连续步行8天,到各施工现场去摸情况,以解决施工中遇到的难题、施工过程中涉及到沿渠百姓利益等大事。从此,华国锋的名字就与这个浩大的民生工程紧密联系在一起。

此时,25岁的曾纪鑫正好从省水利水电学校毕业,直接被调到工地。从此,他便在韶山灌区扎下了根。

“当时的工地上,红旗招展,锣鼓震天。”曾纪鑫回忆,县一级民工队以团为单位,公社以营为单位,大队以连为单位,要多少人就上多少劳力。

刚开工时,3万人奋战在工地。随着工程全面铺开,战线拉长,民工最多时达到10万人。

受益地区劳动力不够,周边非受益区的群众争着上。湘潭县的石鼓、湘乡的棋梓桥和月山等地,虽不是受益主体,却都派来了民工营。

先进典型担当“排头兵”。工地女英雄戴中桂三推婚期的事迹,被编成快板《三劝娘》,在各个工地轮回演唱,激励大家攻坚克难。

当时已经70岁的贺桂华,工地挑选民工时落选。他偷偷摸摸上工地,说自己再不出点力,只怕以后没机会了,自告奋勇要当突击队长。

白天在工地干,晚上搞政治学习。曾纪鑫至今犹记:第一堂课的主题是,把工程质量好坏作为衡量党性、革命性强不强的标准。

把质量当成生命线。当时夯实土方,一层一验收,不合格挖掉重来;渡槽修好后,灌水满3天,外面不能现湿印子。

水渠防渗漏,当地农民修地窖的经验被推广。土渠修好后,用黏土、砂子、石灰调出“三合土”夯实,再铺混凝土护渠,这样建的渠道“三面光”,内部密实,外表光滑,不仅不渗水,而且流速快。

近乎严苛的质量标准,保障韶山灌区运行半个多世纪从未出险情。

“当时国家穷啊。为了保证民工有力气干活,政府给每人每天补贴伙食费四毛钱。”曾纪鑫心潮澎湃话当年:老百姓知道,党和政府修韶山灌区,就是饱肚子工程,人人拼尽全力支持。

沿线生产队号召家家节约一把菜、编织一双草鞋,支援灌区建设;各家各户洒扫门庭,腾出房屋,安置民工。10万民工全部住在农民家,没有搭建一处工棚。

洋潭引水坝、飞涟灌万顷、三湘分流、英雄关、云湖天河、韶山银河……一处处标志性工程高质量完成,韶山灌区于1966年6月2日正式通水。

当年风华正茂的曾纪鑫,后来担任韶山灌区管理局第九任局长,如今已是79岁的老人。从建设者到管理者,他始终坚守灌区。他告诉记者,那时虽然没有机械,但人人争着为国家尽力,靠肩膀和双手,架起一座座渡槽,凿通一个个隧洞,让高山低头、河水改道。

1966年6月2日,洋潭引水坝进水闸两旁人声鼎沸,许多群众从四面八方赶来欢庆渠道通水。(资料照片) 通讯员 摄

2. 农闲季节大用工,修渠同时造田土,拆迁建房多又好,行桥码头真便利——

处处替百姓着想

建设韶山灌区,灌溉湘中大地,是全省那时当之无愧的“头号工程”。

纵是“头号工程”,党和政府也处处替百姓着想,在细节上费心思,让沿渠农民个个满意。

建设韶山灌区需要从农村抽调大量劳力,各地人民公社农业生产也需要劳力。省工程指挥部决定,在冬春农闲时集中投入“优势兵力”,确保一年时间修好韶山灌区主体工程,不影响各地粮食生产。

湘乡市东郊乡三湘村76岁的老人黄子庚就是当年的建设者之一。他告诉记者,他们生产队一共7个壮劳力被选拔去修渠道,农忙时只去两三个人,农闲时全部上阵,最后渠道修好了,农活也没耽误。

修渠灌田,必然要占用一些耕地。如何尽量少占耕地?省工程指挥部想了很多办法。

——渠道开挖,尽量傍山或穿山而过,少占农田;

——取土一般不挖农田,而是结合开荒,能开成水田的尽量开成水田;

——填方土源确实有困难,就选择渠道两旁的高岸田,先把表层肥土、熟土挑在一边,取出底下的土以后,再把肥土、熟土复原;

……

韶山灌区全部建成后核算,工程共占用耕地5300亩,施工过程中共造田造土6800亩,实际增加耕地1500亩。

除了占用耕地,沿渠需要拆迁700多户共2400多间房子。省工程指挥部要求,给拆迁户新建的住房,要比旧房高些、大些、好些、多些。拆旧房、建新房都由灌区工地派劳力支援。

结果,灌区渠道还没有修完,供拆迁户住的2700多间新房就全部盖好了。拆迁户一年之内住新房,没有一户不高兴。

新修的渠道面宽、坡陡、水深,切断了原有的交通体系,也不便于群众取水、浣洗。为此,韶山灌区全线规划设置了人行桥和踏步码头。

在干渠上,共建人行桥270座,桥面宽度为1.2米至2米,桥上只设置一边高栏杆,既顾及行人的安全,又便于劳力挑柴担谷过桥。

沿渠设置踏步码头2050个。渠道两旁一个屋场配套建一个踏步码头,全部用条石或红砖浆砌而成,群众挑水、洗菜、洗衣都非常方便。

黄子庚说:“修渠道增加耕地,拆迁户住得更好,主动修桥设码头,这些事,只有共产党才想得到、做得到!”

7月20日,湘乡市虞唐镇洋潭引水枢纽进水闸。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健 摄

3. 50多年来,几代灌区人坚守山野、护渠守水、甘于奉献——

代代传韶灌精神

韶山灌区双江口管理所是总干渠上的第一个管理所。走在总干渠堤岸上,林绿渠清、水流潺潺,混凝土堤坝坚固整洁。

由于点多、线长、面广,灌区自通水时起,就聘请当地有威望的村民,担任护渠员守护水渠。

历经50多年,护渠员换了一代又一代。离双江口管理所不远,护渠员成容海正在看水。他告诉记者,护渠工作需要高度的责任心,不间断巡查,才能管住牛不上堤、人不砍行道树、垃圾不乱倒;每年还要配合局里,给灌渠清淤除草;抗旱紧张的时候,更要上堤守水。

护渠员每月工资1000元左右。成容海说,自己今年37岁,也想出去打工,多挣钱。10年前,他从父亲手中接过护渠的“接力棒”。这些年来,每当想打退堂鼓,他就记起父亲的叮嘱:在岗一日,尽责一日。除非有人来接手,否则不能一走了之。

目前,整个灌区有10个管理所,聘有70多个护渠员。成容海说,护渠员有“三苦”:工作辛苦、条件艰苦、生活清苦,但大家依然在坚守。

从主干渠到北干渠,沿线禾苗拔节生长,很少见到抛荒。不知不觉,记者来到湘乡市东郊乡三湘村,这里已是北干渠尾水段。

烈日当头,村民谭再良正在稻田打药治虫。记者喊他田埂小憩,随意聊了起来。

谭再良告诉记者,他的父母当年都参加了韶山灌区建设。灌区通水头几年,生产队粮食产量成倍增长,单产水平从不到300公斤增至800多公斤,村民的口粮实现自给有余。

上世纪90年代末,国家水稻工程在湘乡试点,家家户户夺高产,成建制过吨粮,湘乡成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典型。

庄稼人深知:有收无收在于水。谭再良说,从吃饱肚子,到夺高产,大家一直都在吃“灌区饭”。

新世纪以来,种粮效益比不上外出打工,田土出现抛荒,谭再良便在村里包田种。

“我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老一代辛辛苦苦修水渠,我们这一代不能‘崽荒爷田不心疼’。”坚守这个信念,谭再良成了新一代种粮大户。

时代潮流滚滚向前,怎样传承韶山灌区精神?

灌区管理局局长谢四清说,灌区人要保持“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光荣传统,让这种精神一代代传下去。

50多年来,每当干旱发生,局直属的洙津、洋潭电站率先停止发电保灌溉,年收入减少约300万元。

当干旱来临,灌区人闻旱而动。全局干部职工全部下到灌渠一线,护渠、查漏、守水,昼夜奋战,确保灌渠尾水也有水灌田。

传承韶山灌区精神,涌现出“扎根灌区32年,生命最后一刻还坚守在岗位”的洋潭电站原站长李建文;有“10余年如一日天天上渠巡查,与农民兄弟亲如一家”的渠管员田建明;有“身患胃癌,仍一直坚持在抗旱一线”的老职工易建高……他们的英雄事迹将代代相传,永远激励后人。

7月21日,湘乡市东郊乡三湘村,77岁的谭明坤(左)与76岁的黄子庚讲述当年参与修建渠道的经历。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李健 摄

相关链接

毛主席婉拒题词

1966年2月下旬,毛泽东主席回到长沙,并在蓉园小住10余天。

张平化、王延春等省领导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时,报告了韶山灌区工程进展情况,并想趁此机会请主席为灌区题词。

毛主席听了汇报后,高兴地说:修得好,修得快,但还要看工程发挥的效益,粮食要增产,要高产才算。

又过了几天,张平化趁毛主席还没离开长沙,请他为通往韶山的渡槽“韶山银河”题词。

张平化对毛主席说:“主席,眼下韶山灌区的渠道主体工程已基本完工,想请您为灌区题词呢。”

毛主席沉思了一会,对张平化说道:“现在不写,灵了再写。”

(据湘潭文史第十五辑《韶山银河》)

湖南省灌区概况

我省有大中型灌区692处,绝大多数建于上世纪70年代以前,设计灌溉总面积3078万亩,占全省耕地总面积的一半以上。其中,设计灌溉面积30万亩以上的大型灌区20处,设计灌溉总面积855万亩;设计灌溉1万亩以上、30万亩以下的中型灌区672处,设计灌溉总面积2223万亩。

韶山灌区是目前我省灌溉面积最大的灌区,总干渠自洋潭引水坝至湘乡市蒿子坪,渠首引入流量44.5立方米每秒,干渠总长约186公里,灌溉农田100万亩。

2015年10月29日,涔天河灌区工程在江华瑶族自治县开工建设,设计灌溉面积111.46万亩,建成后将超过韶山灌区。

(湖南日报记新湖南客户端者 张尚武 刘勇 整理)

亲历者说

可以流汗流血

不能渗水漏水

口述者:谭明坤,湘乡市东郊乡三湘村村民,77岁。时间:2019年7月20日

修韶山灌区时,我23岁,刚结婚不久。

听说修了渠道就有水灌田,能种双季稻,能吃饱肚子,我二话没说,第一个找到生产队队长报名“参战”。堂客也特别支持我,说这既是帮公家出工,也是帮我们自己出工,帮子孙后代出工,万万不能舍不得费力气。

包括我在内,我们生产队一共7个壮劳力被选拔出来,上阵修建韶山灌区,年龄最大的40多岁。我们自己带着锄头、箢箕到工地,热情高得很哦,只怕自己比别人干得少。

我们的工地就在“三湘分流”这一段,离家很近,所以我们都住在自己家里。这样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我们可以比别人去得更早、回得更晚,每天可以多挖几锄土、多挑几担土。

那时工地上的伙食虽然很一般,但总感觉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打夯时,100多公斤重的石夯锤,我们4个人同时一抬一放,觉得很轻松,一天不知道要夯多少次,根本顾不上手和肩上是不是起泡了、出血了,就怕夯得不密实。大家都觉得,我们流汗流血没关系,如果渠道渗水漏水就对不住党和政府,对不住子孙后代。

毛主席说过,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确实是这样,我们这一带,没水哪里产得出粮食哦。想到灌区渠道通水后,我们就有水自流灌田,再也不怕什么十年九旱,全生产队老老少少都特别高兴。渠道正式通水那天,生产队像过年一样庆祝了一回。

直到现在,我们三湘村3400亩田全部用着灌区的水,我今年还种着7亩多优质稻。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刘勇 整理)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授权:0731-84326133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刘瀚潞]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