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安心营业,是我们最大的安全感”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9-04-16 22:24:00

“能安心营业,是我们最大的安全感”

新湖南客户端记者 王为薇 宁夏日报记者 王溦

核心提示:2018年4月,岳阳市公安机关打掉了一个以付某华为首,自称“地下出警队”的涉黑犯罪组织。他们通过开设赌场、高利放贷、帮人收账、插手经济纠纷、民间纠纷、强揽工程等方式来非法敛财。该组织覆灭后,受害者无不拍手称快:“能安心营业,是我们最大的安全感。”

数十万资金莫名遭劫

2019年4月12日,在岳阳市公安局君山分局,王剑从包里掏出一张皱皱巴巴的便签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他的损失金额和警方为其追回的款项。

跟随这一串串数字,王剑的思绪又回到从前。

王剑是岳阳一家开锁公司的股东。

虽说是公司股东,王剑和其他几名股东平日也要为百姓上门开锁、安装电话。

可是,2015年至2016年间,其中一名股东以各种借口一年多未到公司上班。

不上班自然没有工资和分红。

可这位股东却不干了,冲王剑和其他股东放话:“给我应得的工资,否则有你们好看的。”

无理诉求未获回应,2017年年初的一天,公司突然冲进十几名年青人,打伤4名股东后,还搬走了公司的两个保险柜。

其中一个保险柜里,是该公司2016年一年营收的结余——258220元。

很快,王剑和股东们接到银行短信,公司账面上的流动资金被取得只剩1000元。“另一保险柜里装着公司财务章,有人拿着公章取走了公司账上的8万元。”

来路不明的“混混”吓得顾客不敢上门

在同一时期,与王剑有同样遭遇的还有位于岳阳市岳阳楼区某婚纱影楼经理郑佟。

自2016年开张以来,郑佟掌管的影楼凭着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吸引了许多客户,生意越做越红火。

2017年10月间的一天下午,郑佟正坐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店员小赵忽地推门而入:“经理,不好了,有人闹事,你快去看看!”

郑佟急忙随店员出去,刚刚还客人满座的影楼大厅,已一片惊慌。

员工蜷在墙角,客人四下躲避。沙发上横七竖八躺着一二十名嚼着槟榔、满嘴脏话的“混混”,地上是他们未踩灭的烟头、吐掉的槟榔渣和污蔑影楼的传单。

很快,警察赶到现场。同伙呼叫撤退,“混混”夺门而出。

郑佟看到的最后一幕让她记忆犹新:“他们从店门口花坛中抽出管制刀具仓皇而逃。”

郑佟回忆,那段时间根本没有顾客敢到影楼拍照,“我们的业务出现了断崖式的下滑,保守估计业务量下降了50%。”

更让郑佟担心的是,这一事件的余波未平,董事长又隔三差五就会收到来历不明的短信,“他们要求给钱了事。”

“能安心营业,是我们最大的安全感”

以上两案只是岳阳这伙“地下出警队”作恶行经的冰山一角。岳阳警方查实,这个涉黑组织涉嫌案事件80余起,已查实相关案事件60余起。一直以来,自称“地下治安大队”,在岳阳市岳阳楼区、君山区、云溪区、白石岭经济开发区等地,通过开设赌场、高利放贷、帮人收账、插手经济纠纷、民间纠纷、强揽工程等方式非法敛财。

警方介绍,王剑公司受损是未拿到工资的股东指使“地下出警队”打击报复,而郑佟的影楼被骚扰则是同行恶性竞争采取的极端手段。

2018年4月21日,岳阳公安展开收网抓捕行动。截至目前,已抓获以付某华为首的犯罪嫌疑人15名。

展开记录着损失金额的便签底部,王剑还写着两行数字——

“大:134295元”“小:18900元”。

王剑说,这是岳阳警方为其追回的保险箱中所剩现金。“在民事上,我们已经通过起诉免去了这位股东的法人资格,双方的经济纠纷也已经协调到位。现在就能安安心心地营业,是我们最大的安全感。”

对于郑佟来说,没有“地下出警队”的滋扰,影楼的业务量回涨了30%,这是他们最直接的获得感。“最重要的是,岳阳的婚纱影楼市场回复到了良性竞争的状态,营商环境好了,我们才敢大胆地创业。”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湖湘情怀,党媒立场,登录华声在线官网www.voc.com.cn或“新湖南”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转载授权:0731-84326133苏女士。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者名,不得变更核心内容。

[责编:谭思敏]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