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CIID名家面对面:对话傅忠成--湖南室内之我见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10-20 07:35:47

主持人:名家面对面是由中国建筑学会室内设计分会CIID湖南专业委员会主办,旨在为年轻的本土设计师提供一个学术交流的平台。

傅忠成(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副主席 湖南中诚设计装饰工程有限公司 董事长):

我本人的年纪在设计界偏大的。我还有一个身份,原来还是戏剧家协会理事。把我个人经历和大家交流一下,也代表了我们行业发展的轨迹

我十三岁,72年。文工团招学员班。79年在上海戏剧学院进修的经历开拓了我的眼界和思路,在戏剧界的20年给我打下了基础。其实舞台设计、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是一样的,就是文化的包容。做舞台设计,要读懂剧本,配合导演,这和我们做设计是一样的,也是团队作战的模式和思维。81年 我从上海戏剧学院回来以后,就开始画油画,就是大家熟悉的85新潮。89年我转行到室内。我的经历和湖南的室内行业是吻合的。90年代湖南还没有行业的影子,但是有装饰公司了,加起来十来家。我那时候开始主要是做效果图和手绘。《湖南文艺六十年》那本书有。我还不是湖南最早的一批,最早的一批现在都没有做了,因为那时候没有行业意识。那时候有专业公司,但是专业程度远远不够,我从专业角度来说,第一个年代反而原创作品是最多的。到91年,我们很荣幸有了张绮曼、郑曙旸出的《室内设计资料集》,在当时那就是我们设计行业的圣经。那本书到现在还是有用。现在反而资讯发达了,书也很多,刊物也多,选择就有麻烦。我们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初期。

第二个阶段从技术上来说是抄袭的年代,真正有设计意识的是2000年以后。有一个项目对我触动是最大的。湖南当时有一个作品就是神农大酒店,集美组做的。当时都不在意,都觉得很好,觉得有品味,现在回头看,是里程碑式的作品。他的理论和品味其实是受日本影响,对我的触动很大。以前装饰都是穿衣打粉。以前不会想到对建筑有大的改变。就像我们现在的这个空间,刘伟老师对建筑做了调整,格局就有不同。可惜神农酒店后来改了,因为当时大厅没有吊灯,比较暗,这个其实是来自欧洲,因为酒店是休息的场所,但是湖南不行啊,长沙人爱热闹,把酒店做成了一个集市,所以那个酒店大堂吧都是生意最好的。这个作品回头看是值得总结的。这就是设计师的责任问题,设计师能不能留下一点东西。我们的创造性才是我们的特性,创造性才是我们的生命力。集美当时自己没有感觉,但是回头看,那是集美组最好的作品之一。通过一本书,通过一个作品,反映了我们时代的烙印。

杨凌志(MODE状态(长沙)设计机构与MODE美术馆艺术总监):我个人的体会,首先要否定法。否定法是什么呢?要对所有的存在持怀疑态度,哪怕流行了很多年、很成熟,都要怀疑他。神农其实用材是不好的,可能和造价有关系。神农是集美组把装饰语言往建筑语言走的时候,已经少有装饰了,基本是以建筑空间为主了。

傅忠成:我谈点目前的状态。我们存在的问题,今后的路怎么走。回忆过去,通过我们的经历看到行业的发展阶段留下了什么,我不希望他们重复我们走过的路。今后年轻设计师也有可能成为泰斗级人物。

我想分析行业与市场的关系。大的时代不一样了,从初创阶段到行业形成,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有一点是我们对装饰的理解,我们的理解就是他是建筑的一部分,不要跳开建筑谈装饰。我们是建筑的一部分。

建筑公司现在也带装饰公司了。现在又分了工装和家装,搞得我都不敢做家装了。家装和工装分开,无意中给设计师更多的空间。有许多毕业生到我这里,我说你要做设计,还要五到七年,因为工装是要招投标的,我不可能花这多钱让你去做实验。但是家装公司不同,所以我建议年轻设计师去家装公司,但是家装设计师不能局限于家装,在做家装的同时不要忘记这个行业。

杨凌志:设计师的立场很重要。商业的行为,有时候立场可能无法那么坚定。其实我们总是要有立场的,我有一个兄弟是做规划的,开发商当时有一个具有完整文物价值的厂房,他当时很想保留作为一个功能场所,规划局都通过了,但是在终审的时候,规划局长一句话否定了。他当场把图纸撕掉,把设计费退掉,这是一个真实的案例。

傅忠成:设计师是文化传播的使者。设计师不缺文化,但是改革开放之后设计师的追求走入了误区,这是社会化的问题,设计师不仅仅是提供样式。我其实是想做家装的,因为家装是可以做植入性文化的,家装是能充分体现我们的人的文化。工装是潮流的表现。你传输的不仅是技术,更是文化。这应该是年轻设计师毕生的追求。现在又牵涉到教育。大学里面就要教这些啊。不要怨社会,你身边的学生都是你的传播者。

我们湖南缺乏产业推广平台。设计师只是其中的一分子。我们所有的协会和学会都做不到。包括发展和未来和经济,社会的传播,永远都是弱势。市场意识有问题,创意最后不落到市场是不行的。

湖南设计师的特点:天分够,勤奋,行业之间心态开放,这和地缘文化也有关系。湖南设计师优点很明显,基础很好。湖南的美术也是这样。湖南设计师有很多得天独厚的优势。湖南设计这几年有明显的进步,这和在座的各位的努力分不开。但是我们要知道自己的短板。地域的局限性。不能说湖南没有文化,湖南更多的是蛮。湖南人会读书,小资比较少。还有就是气质的问题。工装牵涉的面太多。设计要跨出设计这一行。工装的难度还在于要熟悉所有的国家规范。要做一个合格的工装设计师要大学毕业以后五到十年。我很痛苦装饰产业的再加工不够。我们要培养本土力量,这是产业问题。设计做的再大,产值只有这样多,但是设计是龙头,是引领行业的。设计师要主动和这些产业多沟通,我希望以后能够有大产业的同行来一起讨论。我们有意识的来组织一个模式。我们比建筑设计师要幸福的多,机会不要担心,就业不是问题。我们现在就是做平台工作。

马建成(湖南省设计艺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学科带头人扩张不够,发声平台不够,没有品牌性活动。这是我们的三个问题。还有就是学科带头人阶梯不够。带来的问题就是设计的价值不能提升,设计的认同度不够。

[责编:王铭俊]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