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里的“qígājiáo”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头条
2021-11-15 15:31:28

      “qígājiáo”。

      问了好几个在解放街土生土长的老株洲,让我听到了“徐家桥”的地道读音。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要评选最让株洲人感怀的地方,徐家桥当之无愧排名第一。

      作为一座桥,它有300多年历史,横跨建宁港,是株洲城区第一座石桥。

      作为一处地名,徐家桥可以说是株洲的发祥地,株洲最老的街道——建宁街、解放街都傍桥而生。

      让我们从一座桥开始,回溯株洲这座城市的起源,触摸老一辈株洲人的岁月。

      徐家桥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明代

      旧时的徐家桥位于现在的徐家桥商业步行街中段,地处原建宁港口上游,南北走向,为半圆拱联拱石桥,南北连通建宁街和解放街(解放前名为中正街)。

      关于徐家桥最早的记录始于明代,江南徐姓客商始修“徐家桥”,距今已有300多年历史。

      “我们以前都叫‘桥民’,就源于这座桥。”曾在这里生活了30多年的漆女士说,用株洲老话说“徐”就成了“qí”,至今大家仍习惯喊这里“齐家桥”。

      但清代光绪年间,这里称长沙桥。株洲文史专家、原市博物馆馆长曹敬庄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这座桥不长,都是石头石板铺就,桥上有石柱48根,石柱间以两根条石相连。桥分两层,底层一拱,上层四拱,这种二层三级的石拱桥,在中国古拱桥史上较为罕见,这样的排水结构也具有独到之处。

      不过,那时的徐家桥地势较低,中正街位于高处,沿线商贩、农户们推着独轮小车赶运谷米或牲口尤其费力,汛期时水漫过桥面更为不便。

      1933年,乡绅凌澍臣带头捐资改建徐家桥,在原有的桥上加架一座麻石新桥,桥的位置高了,采用斜坡路设计也更为方便,一时众人称赞。后人易松庭有对联一副:“建桥有功,便利行人歌大道;筑亭何益,徒然竖石勒芳名。”

      码头和铁路催动商业兴起

      株洲素有“南北通衢”之称,这得益于明清年间,江西商人在株洲修建宁码头,这里的商业开始萌芽。

      1900年以后,随着粤汉、株萍铁路的修筑与湘江联网形成水陆交通优势,这一片的经济进一步发展。汉冶萍公司株洲转运局煤码头(今大地精品内衣城北侧)的搬运工忙时能有2000多人,他们的吃穿消费都集中在附近,很快,中正街、建宁街一带盖起了木板房,开起了店铺,并逐渐发展成街市,沿线饭铺、百货店、肉店、茶馆等鳞次栉比,原本的田间小路慢慢成了商业街。

      在这里住了50多年的刘娭毑,还记得以前去建宁街尾打4毛钱的酱油,去中正街上买5分钱一份的糖油粑粑,又被旁边摊子上的白粒丸、灯芯糕馋得一步三回头。老人家边说边伸手给我们比划,“中正街多是做生意的去,买衣、买布、喝茶都在那,还建了基督教堂;建宁街住着不少手艺人,有木匠、鞋匠、补锅匠……”

      徐家桥与建宁港相辅相成。刘娭毑还清晰记得,旧时桥下青草铺地,柳树成荫的模样。清澈的建宁港流水潺潺,放羊的娃儿们把羊赶到桥下吃草,自己躲进树底下休憩,或是脱得只剩条裤衩跳进河里互相泼水嬉戏。想起这些,刘娭毑笑得眯起了眼睛。

      转危为安的“株洲会议”

      穿过历史长河,徐家桥不仅是株洲商业的发源地,也承载了革命岁月里的峥嵘壮歌。

      民国14年(1925年),中国地下党员彭松林与人合资在建宁街开设米店,成立株洲商民协会,又发起组建了粮食、南货、棉布、百货、缝纫、五金、园林、理发等16个同业公会,积极支持工人的诉求,秘密执行党的任务。

      曹敬庄研究认为,这片红色热土最值得铭记的,应属解放街上的“协丰长绸布店”,毛泽东关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想在此发端。

      据介绍,协丰长绸布店旧址位于芦淞区徐家桥南头东侧约50米处的解放街东街176号,原本是一家“恒昌药号”。房屋结构坐北朝南,硬山顶,封火山墙,砖木结构,两层阁楼式。前面当街,大门上方有晒廊,店内为一大通间,长28.2米、宽8.45米,店后紧挨着建宁港。

      1930年,在“立三路线”影响下,中共中央制定以夺取武汉为中心的城市暴动和集中红军攻打中心城市的冒险计划。8月23日起,红一方面军向长沙发动第二次进攻。强攻失利,腹背受敌,9月12日,毛泽东、朱德果断作出撤围长沙,转移到株洲、萍乡的决定。

      9月13日下午3点,在协丰长绸布店的木板楼上,毛泽东主持召开了一个不同寻常的会议,与会人员有朱德、彭德怀、滕代远、林彪、罗荣桓、谭震林等。会议的焦点,是总结围攻长沙的经验教训以及敲定红一方面军下一步的行动。

      “依我们的经验,没有群众条件是很难占领中心城市的,也是很难消灭敌人的……”毛泽东的耐心劝说,促使大家基本统一了认识,会议作出了攻取吉安、转战到江西广大农村开展革命斗争和壮大革命力量的决定。

      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也是红军从此走向正确方向,不断胜利的起点。美国作家史沫特莱在《伟大的道路》一书中写道:“9月13日下午,朱德和毛泽东采取了一生中最重大的步骤之一,这一步骤扭转了中国革命运动中的一次严重危机。”而且这次株洲会议形成的从攻打大城市转向敌人力量薄弱的地区的用兵转移,与“浏阳转兵、通道转兵”并称湖南三大转兵。

      新中国成立后,协丰长绸布店曾改作株洲市衡器厂厂房,1984年,被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987年,厂房成为危房后,衡器厂迁出,此后房子闲置一直未修缮。徐家桥开始改造后,彻底消失了。

      时至今日,为什么徐家桥让人念念不忘?或许正是《徐家桥志》中的那句话:“予爱徐家桥,既崇其历史厚重,益感其生气盎然。”

作者:伍婧雯

责编:彭姝偲

来源:株洲晚报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