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天,从103人到8人 | 张家界步步高的24小时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永定
2021-08-21 08:55:56

16天,从103人,到8个人

8月3日,张家界按下暂停键。

8月7日到13日,因疫情影响,张家界步步高超市天门山索道店、十字街店90%的员工陆续被隔离。

两家店原本的103人,瞬减到8人。41个社区,十多万人的生活所需,疫情的阴霾……让压力,像山压下来。

城市暂停,有人便必须加速向前!

他们说,必须有人站出来,为家乡做点事。

他们说,步步高人,不害怕!

以下视频来源于

步步高时间

这是步步高的24小时。

这些从一开始便不曾退缩的身影,

扛起步步高人对家乡的情怀与责任。

早上8:00

战役打响

每天早上,是张家界步步高超市最为紧张的时刻。

确认Better购、社群线上订单,在正式拣货开始前,需要有人把线上配送所需商品统一放到拣货区,以提高拣货效率;同时社群接龙产生的订单也会统一发送到门店,也需要有人沟通对接,安排采购,定下货源,同时对来货进行卸货,并按照顾客要求一一打包,再装车集中送到小区指定地点……这只是一个普通的早晨,却足以叫任何一个扛起这些的人汗流浃背。

挑起担子的人,是步步高超市十字街店非食小店长胡宜秀,一位从病房直接来到前线的女性。

一场阴差阳错的意外,让胡宜秀躲过了隔离。因为身体原因,疫情之初她一直在住院。出院第一天,接到的便是同事们被隔离的消息。临危受命,胡宜秀毫不含糊,直接拖着大病初愈的身体便上了火线。

“张家界需要我,企业也需要我,这个时候当然要往前站。”她说。

上午11:00

有序高效的工作

步步高超市张家界两家店每天10吨左右的供货,一大部分都是蔬果肉等生鲜商品。除了卸货压力,对于生鲜的分类储存也是极大的工程量。不仅要保证周转有序、先进先出,同时需要把控品质,陈列得当,方便同事们进行分拣。

扛起这份责任的,是一个话不多的年轻男孩。他叫楚德猛,大学毕业刚一年,是步步高超市十字街店的一名储备,来到步步高才一个多月。

一到岗就遇上整座城市的巨大变故,这个年轻的男孩展现出惊人的沉稳。从疫情开始至今,没有请过一天假,没有休息过一天。

疫情最初,许多家住得远的同事通勤不方便,楚德猛靠着一辆小摩托,主动承担起送同事上下班的任务。随着被隔离的同事越来越多,他的担子也越来越重。对于一名新人来说,从熟悉基础操作,到必须精准高效地完成任务,也只不过留给他十天时间。

累吗?“还好。”他的神情看起来又坚定,又轻描淡写。

中午13:00

没有人午休的午休

中午1点才吃饭,基本上是张家界两家门店的日常。

为了让大家更有战斗精神,中午给大家保留了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用来吃饭和调整状态。可事实上,或许是饿极了,或许是心头的责任压着,每次吃饭,都像在打仗。吃完饭,几乎没有人休息,迅速便投入到工作里。

“眼里有活儿,放不下。”他们说。

做饭的人,是果蔬店理货员罗竹英。罗竹英的工作,是在生鲜蔬果抵达仓库后,对货品进行初步分拣,以减少后期的商品损耗。听起来简单的工作,但因为疫情期间备货量非常大,罗竹英的理货工作往往要持续到深夜。

她索性便住在店里,冷鲜库里的一副货品架,就是她的休息的地方。风箱发出巨大的声响,从睡不着到快速入睡,她也只用了短短几天。

“抗疫人人有责,为了大家,这是应该做的。”她笑得又温柔又从容。

下午16:00

战斗还在继续

每日仿佛望不到尽头的订单,让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越发紧张。在这场战役里,没有身份,没有职位,甚至没有性别,每个人都可以出现在任何岗位,承担起任何原本并不属于自己的工作。

步步高超市十字街店收银员秦桂英和邓太芬,也是如此。

拣货、打包。每天重复上百次。初期,步步高Better购线上只上架了果蔬肉等生鲜品类,随着支援人员陆续到来,为了满足居民居家隔离期间对生活品质的要求,在保证生鲜商品正常供应的基础上,又上架了调味料、饮品、休闲零食、日化、婴儿用品、女性用品等,基本已涵盖所有大类。在人员和运力有限的情况下,增加商品品类无疑增加了拣货与配送的压力和难度,但没有人抱怨。

要坚持,要胜利!是所有人唯一的信念。

晚上19:00

巾帼柔情

每天差不多到此时,所有拣货工作才算基本完成。将近12个小时的高强度工作,疲累爬满了每个人的肩头。一天的战斗临近尾声,累,也满足。顾客的感激和赞扬纷至沓来,给奋斗者镌刻了一枚无形的勋章。

夜幕降临,同事们陆续离场,却还有人停不下奔忙的步履。

“她就像个女超人,小身板里有着难以想象的能量。”步步高超市张吉怀区域负责人袁攀这样形容庾万英。作为张家界步步高超市十字街店的地采,疫情后的庾万英身兼数职,装货卸货这样沉重的工作,庾万英干起来巾帼不让须眉。

热情、高效、斗志昂扬,或许这些都不足够形容庾万英工作时风风火火的身影。这位个头不高的女性,眼睛里满是坚定和热忱的光。听到袁攀的形容,庾万英笑弯了腰:“力所能及,能有多大的力量就发挥多大的力量。”

只不过,这位坚强乐观的女性,在提起当下的疫情,神情里却流露出浓浓的柔软:“有一个本地隔离在家的小男孩,因为没准备物资,三天没吃上饭。听到这些我真的很心酸,很心酸。”

从那时起,庾万英就成了每天最后离开的人。巡场结束,她还要帮助街坊邻居采购一些生活物资。在这个“女超人”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放不下的始终是家乡。

夜晚10:00

孤独的守夜人

此时的张家界,比白日里更加寂静。但步步高超市的工作,却并没有就此画上句点。

拣货配送的工作结束,夜勤朱福兵还在坚守。白日里产生的货品包装垃圾,将卖场堆得满满当当,而这些,就待所有人员离开后,由朱福兵一人清理完成。

在经历最开始人员压力最大的日子,同事们每天的工作要持续到深夜,而朱福兵的工作,永远要比同事们延后2到3个小时。除了打扫卖场,多数时候,他要一个人卸载货品,并把货品运送到仓库。这对现年56岁的他来说,无疑是相当沉重的任务。

“我不怕苦,也不怕累,就怕大家说我没做好。”不善言辞的朱福兵,却用最质朴的话语,表达着一位步步高人的责任心。

16天,从103人到8个人;从线上日履约600单,到如今的每天2000单。高压之下,张家界的这支队伍磨合出了令人叹服的战斗力。

是的,城市暂停了,生活暂停了。

可正因如此,才有人加速前进,为了让所爱的城市走出至暗时刻,为了迎来最终的胜利。

责编:文婷

来源:掌上张家界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