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周瑟瑟,独爱江猪猪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9-03-28 08:57:19


诗人周瑟瑟,独爱江猪猪

其动物诗唤醒我们沉睡的悲悯情愫

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3月27日讯(记者 徐亚平)我国著名诗人周瑟瑟近些年以每年出版一二本诗集的频率,刷“诗与远方”,特别是远方的小动物。3月23日,“周瑟瑟最新诗集《世界尽头》讨论会”在其故乡——湖南湘阴举行。王跃文、梁尔源、罗鹿鸣、陈惠芳、陈新文等160多位来自湖南、湖北、河北、广东、新西兰等地的作家、诗人、批评家、翻译家参会。

《世界尽头》全部为周瑟瑟新作,厚达500多页。这是他继《暴雨将至》后对“元诗歌简语写作”与“走向户外的写作”的进一步实践,超语义的文本更加典型,在无意义中建立新的意义,无疑是近年来当代诗歌现代性探索的成果之一。

诗人黄明祥、路云、张战、李建春、雷武铃、草树、荣光启、李不嫁、莫笑愚、典裘沽酒、杨厚均、张勇、吴投文、刘羊、周艺文、陈群洲、宾歌、李冈、周伟文、高宏标、刘起伦、云经立、肖歌、(新西兰)萧萧、刘炳琪、叶菊如、茉棉、莫莫、魏斌、熊棕等先后发言,从《世界尽头》谈到“写作与边境”、“走向户外的写作”,以及“好奇诗人”、“目击而发”等有价值的话题。

记者发现,新书里涉及动物的最多。粗略按目录中的标题统计,就达40多首。既有当下的动物,也有史前的动物;既有现实的动物,也有幻境的动物;既有出世的动物,也有入世的动物。天上飞的有大雁、老鹰、杜鹃、鸽子、萤火虫等;地上跑的有牛、马、狗、猪、猫、鸡、白犀、老虎、豹、狮子、海狮、熊、骆驼、恐龙、盘羊、羊羔、狐狸、刺猬、老鼠、松鼠、蛇、蜘蛛、虫等;水中游的有江豚、海豚、企鹅、象龟、鱼类等。

周诗人为啥写了这么多动物?湖南省诗歌学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诗人罗鹿鸣研究发现,这不仅是作者的观察力强、记忆精准,而是这一群动物群像隐喻着什么重大的使命,以动物之所指扩引为能指,唤起人之于物的共鸣。动物身上有很多别的事物所没有的诗意,它能够帮助我们深入了解动物的态度、立场与生存的境遇,从而由物及人,将人的焦虑、压力、窘境间接表达出来,达到寄物抒怀、言近旨远的效果。在写作客体上,作者已转入对日常生活的深挖精耕;在写作手法上,摈弃技巧,完全浸入一种口语白描,以一种轻淡的笔法化入平常事物。而这群动物便是作者找到的一个通向物性深处的幽秘洞口。

在周瑟瑟众多的动物诗中,有几首写猪的诗,且也分门别类。写到了江猪、花猪、横猪、野猪。他的“猪诗”,轻描淡写、生动活泼、诙谐机智,像一幅幅画面的切换,富戏剧性,读后又大快朵颐,或酸涩苦辛,唤醒我们沉睡的悲悯情愫。

可以肯定,周瑟瑟最爱江猪猪。为了写江猪猪(江豚),他还专门到岳阳市江豚保护协会,跟协会敢死队到洞庭湖里滚。这就是深入生活吧。《江猪》其实写的不是猪,而是写的江豚想救屈原而不得、自己也还需救赎的故事。

罗鹿鸣回忆,曾亲眼见周瑟瑟在手机上按出《花猪》来。2017年8月25日,罗周同车去常德参加湖南年度诗歌奖颁奖礼,所坐的大巴车在宁乡段高速公路上跑,周就灵感骤至,立马成诗。“一头花猪从山上奔下来咬住裤腿,到回味中午在长沙吃过美味花猪肉,从一首乌黑的躲进灌木丛的诗到骑着花猪向益阳跑去,频繁的意象转换,跳跃的思维,都给人一种目不暇接的审美趣味。”

《野猪》这首诗,其情境设计在过新年的前一天,一头野猪闯入人间,被人与狗致死。几乎是将一篇短篇小说的题材浓缩在23行诗中:那头在河边出现的野猪,被大狗小狗追赶,躲进草丛中,村民用锄头挖它,它奋起反抗,先是咬住“凶手”的手腕,后又咬住了一条“帮凶”狗,虽经浴血奋战,最后还是寡不敌众,被打死在河边。尽管死前它嗷嗷大叫,那只有苍天能听懂的呼号,人类还没有学会谛听。它改变不了最终被打死的命运。尤其最后那一句:“走出山林的野猪/死得没有一点尊严”,令人震撼,意味深长。人与动物一样,也是环境的产物,离开供养与保护自己的环境,危险就随时可能发生,那种安全感也荡然无存。鱼离开了水的结果人尽皆知,虎落平阳遭犬欺的道理大家都懂。但作者在给野猪的挽联里用了“尊严”一词,这个在人类社会里稀缺的东西,是不是也是动物们渴求而不得的“痴人说梦”呢?

《横猪》里的猪也是一头具有初心、葆有野性的猪。作者臆想自己服用3次公猪脚炖的草药,来恢复那种天生的野性,摆脱各种束缚。是否说我们的人性被某种强大的东西压抑已久,本真与本性丢失在慌不择路的逃逸之途?


[责编:吴广]

[来源:湖南日报·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