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英烈丨何宝珍: 监狱里的“小大姐”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10-10 09:26:16

3号牢房铁门被打开,何宝珍一进去,就像走进一个蒸笼,又热又闷,汗水从头上、身上直冒,像泉水一样朝下淌。盛夏,素有火炉之称的南京,闷热得使人窒息,监狱更是酷热难捱。

不少人,眼睛齐刷刷地盯着何宝珍,打量着她。有一个人惊呆了,认出是何宝珍,失声喊出来,“你……”那人正要叫她的名字,何宝珍抢先接口说:“还认得我王芬芳吗?真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你。”何宝珍巧妙地告诉她们,自己已改用了名字。

这是1932年,何宝珍为营救著名革命家何香凝的儿子廖承志,在去何香凝家通报消息时,被特务盯上,几天后被捕。不过,特务虽然抓住了她却并不知晓她的真实身份,只觉得她疑似政治犯。在经历了一番严刑拷打没有审出任何有用信息后,狱警毫无根据地把她判了15年徒刑,关进南京模范监狱。

在狱中,何宝珍很快就和大家熟悉了。3号监狱里年纪最大的是帅孟奇,夏之栩、耿建华也比她大,只有同样来自长沙的钱瑛比她小。因为何宝珍年龄小,又机灵勤快,大家都喊她“小大姐”。

虽然大家都在狱中,仍在牢房里秘密开展革命斗争。一天,帅孟奇在起草一份职工运动的报告,刚开了头,突然,狱警又来查号子,帅孟奇的纸笔都没得及收,狱警就闯进了号子。其中一个狱警看着帅孟奇眼前的纸笔狐疑地问:“你不是不识字的工人吗?这是怎么回事?”

一边的何宝珍马上抢过话头说:“我是老师在教她写字啊,写字不行吗?”

狱警把写了字迹的纸张拿起来,半信半疑地问:“是谁创造了人类社会,这是什么意思啊?”

何宝珍随口就唱到:“是谁创造了人类世界?是我们劳动群众!一切归劳动者所有,哪能容得寄生虫?这是国际歌的歌词,我们写歌词不可以吗?”

狱警把纸往地上一扔,悻悻地走了。


监狱对政治犯的监管越来越苛刻,甚至连一天中唯一的一次放风都取消了。酷热的天气下,十几号人被关在一个房子里整日无法动弹,不少身体虚弱的同志相继中暑。


在狱警来查号时,何宝珍挺身而出质问敌人:“凭什么不给犯人放风的时间,我们要改善待遇。”3号牢房的其他同志也都站了起来同声抗议。“你们想造反吗?”恼怒的狱警当即把带头抗议的何宝珍押出牢房,他们决定要杀一儆百,用钢针刺她的手指,皮鞭把她抽得皮开肉绽。

何宝珍被送回牢房时,脸色惨白几乎昏死过去,却仍用颤抖的声音据理力争:“政治犯,不受辱,不许虐待犯人,要改善犯人待遇。”一时间,几乎所有的“政治犯”牢房里都喊了起来,山呼海啸,摇撼着监狱。

3号牢房宣布开始绝食,监狱里的同志们全部宣布绝食。第一天过去了,第二天过去了……第六天,有人饿昏倒地。

监狱方见犯人们有了生命危险,开始慌了,他们也害怕上面追究责任。监狱长特意命人做了大米饭、红烧肉送到牢房门口,企图诱惑她们放弃。

可是一间间牢房都无声无息,没人伸手去端那门口的饭菜。监狱长气急败坏地命人把饭菜撤走,恶狠狠地说:“我看谁耗得过谁!”

这时,同志们都已体力衰弱,站立不稳,说话都很艰难。何宝珍用微弱却坚定无比地声音说:“不答应条件,决不复食!”监狱里的同志都异口同声地说:“不答应条件,决不复食!”

接着,何宝珍又低声唱起了《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顿时,每个监狱里都传出了国际歌的歌声,歌声虽然微弱,凝聚在一起却变得铿锵有力,让敌人胆寒了。

第七天,狱警在绝食犯人集体意志力的逼迫下,终于退缩,他们答应了改善生活的要求,革命者的绝食斗争取得成功。


1934年秋,何宝珍被叛徒出卖,在狱中暴露了真实身份。

狱警在对她经历一番残酷的严刑拷打,却一无所获后,伤痕累累的何宝珍被抬回了3号监狱。

帅孟奇看见何宝珍腰以下都已血肉模糊,大腿的裤管被血灌满了,鲜血不断地一滴一滴往外渗。

帅孟奇攥着何宝珍的手,含着泪动情地说:“宝珍,受苦了,我们都知道,你是好样的。”

何宝珍费力地睁开被血浆糊住的双眼,虚弱而坚强地微微一笑:“他们想撬开我的嘴,那就是妄想。”瞬间,一丝鲜血从她的嘴角流出。

窗外是血红的晚霞,像火一样在燃烧着。晚霞的光辉射进牢房里,在何宝珍脸上抹上一层灿烂的红晕。何宝珍静静地沐浴在霞光里,她的思绪追随着五彩的霞光飞出了监狱……

她仿佛看到了两年前,在上海和丈夫刘少奇最后分别的那一幕。刘少奇刚要走出家门,她冥冥中似有某种预感般,突然脱口喊出一句:“少奇,再抱一抱我和毛毛。”

刘少奇回过头,亲了亲毛毛,又抱了抱她,关切地嘱咐:“宝珍,以后你一个人在上海工作,行动一定要慎之又慎啊!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守党的机密,永不叛党。”

她紧了紧丈夫胸前的围巾,郑重地点了点头。

何宝珍的睫毛在光影中轻轻地抖动,一滴眼泪在脸庞划过,嘴角却微微笑了:“少奇,我没辜负你,也没有辜负党组织的信任!”

她仿佛又看到了她的三个孩子,斌斌、爱琴和毛毛(刘允若),两年前,她在上海被抓时只来得及把才3岁的毛毛托付给邻居家的一个大嫂,这么些年过去了,大儿子在宁乡炭子冲老家,女儿爱琴被托付给了武汉的一个工友。

“孩子们,你们现在还好吗?”何宝珍在心里默念着:“妈妈不能陪你们长大了,妈妈爱你们,但妈妈必须誓死捍卫自己的信仰。”带血热泪从她的眼角涌下来……

1934年10月18日,何宝珍英勇就义于南京雨花台,年仅32岁。


何宝珍

(1902-1934),湖南道县道江镇人。1918年考入衡阳省立第三女子师范学校。率先参加反帝爱国运动,被选为湖南学生联合会代表。加入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任该校团组织负责人。因积极组织学生运动,声援工人罢工斗争被开除学籍。1923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与刘少奇结婚。由于叛徒告密,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年仅32岁。对其革命的一生,刘少奇有过这样的赞语:“英勇坚决,为女党员之杰出者。”

[责编:廖慧文]

[来源:湘妹子]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