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向朝阳(3):“梦之队”的湖南力量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8-09-22 22:07:34

幸福的家庭个个相似。湖南工程机械巨子们最大的共同点,就是怀揣着同样炽烈的报国情怀。20世纪90年代,他们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先后创办起了中联重科、三一重工和山河智能,组成中国工程机械的“梦之队”。无论是中联梦、三一梦、还是山河梦,都和着中国梦的节拍,为民族复兴的伟大征程贡献出湖南力量。

武汉绿地中心,设计高度636米。来自中联重科的“泵王”,正在为这座摩天大楼输送高强混凝土。事实上,中联重科这个型号的拖泵,可以将混凝土泵送到800米以上,相当于200层楼的高度。

26年前,詹纯新创建中联重科,处女作就是这种输送泵,那时的泵送高度就达到了100米。

中联重科董事长 詹纯新:那是93年的上半年,什么都没有,从买扳手、榔头、螺丝刀开始,最后实在不行就买了一台台钻,这个台钻5000块钱。

詹纯新从西北工业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1980年调到长沙建设机械研究院,12年里,他从助理工程师做到副院长。当时,这个国家级研究院所为全国70%的工程机械企业提供技术支持。

中联重科董事长 詹纯新:是一个金饭碗,我是抱着金饭碗要饭吃。

1992年,詹纯新拿着借来的50万元开始创业,但全院上下只有八个人跟着他:五个工程师加一个出纳、一个会计、一个司机,同事们笑称他们是“八仙过海”。

1986年,30岁的梁稳根,也刚刚从洪源机械厂的副处级岗位辞职,创办了涟源焊接材料厂。他给自己的愿景是“建设一流企业、培养一流人才、做出一流贡献”,这“三个一流”就是三一集团名字的由来。1991年,“智多星”向文波加入三一集团。三年后,三一移师长沙,正式进军工程机械领域。

三一重工总裁 向文波:我们认为装备制造是国家战略性产业,对于国家的价值来讲不是盈利的问题,而是战略价值的问题。

1999年,53岁的中南大学教授何清华,也走出实验室,创办山河智能,迎来了他事业发展的“第二春”。

山河智能董事长 何清华:国营企业在当时是比较死板的,所以很难按照我的意愿去实施,无论是产品还是质量,都有问题。后来我办公司,按照我的意愿来做这个事。我也没有想这么多。那个时候我认为我的精力那确实是非常充沛。

基础设施建设离不开工程机械。上世纪末,高速增长的装备需求与工程机械严重依赖进口,形成了十分突出的矛盾,三峡大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国务院原重大技术装备办公室副主任 董必钦:宣布一开工,国内要满足这个工程的要求很难,当时三峡总公司花了22个亿买了170台各种类型的工程机械。

1983年,国务院成立重大技术装备领导小组,自主研制重大技术装备上升为国家战略。厦工、柳工、徐工等大型国企先行一步,成为国家重点支持的装备制造业基地。“计划外”的湖南工程机械新军一开始就没有优势,但是他们身在江湖之远,却始终没有忘记国家的痛点就是自己的风口,那里,工程机械是他们存放梦想的地方……

中联重科成立六年后,当年跟着詹纯新一起“下海”的司机方明华,已成为企业副总裁。

中联重科副总裁 方明华:那时候在建机院,一年大概也就是五十几块钱,1994年底,老板把我喊道办公室,一包报纸,三万块钱,他说这是你年底的奖金,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说没有搞错吧?

“Zoomlion”意思是“呼啸的雄狮”。代表着中联重科有一颗狮子般的雄心。在中国房地产最火爆的十年里,许多制造企业纷纷杀进房地产赚快钱。但詹纯新始终心无旁骛,即使在长达五年之久的行业寒冬期。

中联重科董事长 詹纯新:这五年是不容易的五年。到了2013年,这个市场是明显的下滑,这一下在这个市场下滑以后,我们企业过去快速发展带来了问题和市场断崖式地往下掉带来了问题,给企业带来了很大的困难。这五年的低谷是比较难过的日子,如果说比较做企业的话,创业不辛苦,最辛苦的可能就是在高速发展以后,市场往下行。我记得2014年,4月份,召集一个会议,我说企业会遇到很大的危险,会有很大的困难,我当时只看到了冰山一角,但是我的团队成员说不会有那么严重吧。

三一重工总裁 向文波:因为我们也经历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30年,我们也踩上了这么一个增长的曲线。那么获得了三一超常规的快速的发展,一度让我们感到非常的骄傲,感到非常的自豪。但是这一轮经济危机,尤其是最近行业的调整还是让我们清醒了不少,因为经过这一轮高速的增长,调整的过程当中我们过去潜在的问题暴露出来了。比如说我们的流程的问题,制度的问题,组织效率的问题,这些问题,管理的问题,成本费用控制能力等问题,等等都暴露出来了。这个风可以把猪吹起来,当风没有的时候猪也会掉到地上。

借助信息化、智能化、国际化,大幅提升产品的创新能力,三一重工挖掘机在中国市场的份额,从2011年的12%到现在的23%,翻了一番,今天的三万人干出了过去七万人的产值和利润。

2010年8月,智利圣何塞铜矿700多米深的地下,33名矿工被困。经过69天的努力,是一台来自三一重工的起重机把被困人员所在的“胶囊仓”成功吊起,创造世界救援奇迹。湖南制造成为世界媒体聚焦的“神器”。

2008年,中联重科收购意大利CIFA,销售年复合增长率超过20%;2013年,中联重科收购德国M-TEC,销售年复合增长率超过33%。今年6月,詹纯新参加了M-TEC的40周年庆典。

中联重科董事长 詹纯新:晚宴的时候,有一个员工跑过来非要跟我敬一杯酒,他说我们四年了,没有看到我们的中国老板,这次我们看到了。

向文波的办公室悬挂着父亲书写的《岳阳楼记》。父亲只是一个普通的湖南农民,去世前以这样的方式提醒儿子:以天下忧乐为怀。

三一重工总裁 向文波:我父亲是一个农民,是一个村支部书记,这个是他在去世之前大概几个月,他自己写下来留给我的,算是给我的一个纪念品,所以我觉得这个非常的珍贵,就把它挂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并且大家都知道《岳阳楼记》这篇文章在湖湘文化中的地位,我们都知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么一个警句,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精神鼓励。

[责编:曾璇]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