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蹈海报国的除了陈天华,还有一个陈天听!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12-27 10:54:56

原标题:蹈海殉国两英雄——陈天华和陈天听

文丨陈扬桂

稍稍知道一点中国近代史,就不会对陈天华感到陌生。这位清末留日的湘籍青年学生,感于清廷腐败,列强入欺,为警醒国人,在日本投海殉国。周恩来曾在诗里赞美: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

陈天华生于1875年,湖南新化人。新化直到1977年以前,都隶属邵阳地区。邵阳旧称宝庆,宝庆人被称为“宝古佬”。铁骨刚烈,敢于担当的“宝古佬”精神,在他身上得到集中体现。

陈天华母早逝,父为塾师,因家境困难,他一边替人放牛,一边随父读书。在族人帮助下,他相继进入新化求实学堂和省城岳麓书院深造。当时,某县令见他才华出众,要招他为乘龙快婿。他说:“国不安,吾不娶。”1903年,陈天华获官费留学日本,入东京弘文学院学习。在日本,他写血书抗议沙俄侵占东三省,积极参加拒俄义勇队活动。同年冬,他回国策动武装起义,事泄后逃亡日本。1905年,在日本东京与宋教仁等创办《二十世纪之支那》杂志,参加组建中国同盟会,参与拟定《革命方略》。《民报》创刊后,他担任撰述员,以说唱弹词体作《猛回头》《警世钟》《狮子吼》等文,呼吁“改条约,复政权,完全独立;雪国耻,驱外族,复我冠裳”;“万众直前,杀那洋鬼子,杀那投降洋鬼子的二毛子”,“推翻‘洋人的朝廷’清政府”,“建立民主共和国”。同年11月,日本政府文部省颁布《取缔清国留日学生规则》,他奋起反对,挥笔写下《绝命辞》,于12月8日在东京大森海湾蹈海自杀,决心以一死抗议日本,唤醒同胞,并留有给留日学生总会的一封信,希望坚持斗争。

陈天华殉国后,黄兴为他的《绝命书》作跋,孙中山称赞他是“热心血性的革命党”。1906年7月11日,长沙各界数万人,为陈天华举行公葬。湖广总督赵尔巽亲临宣讲他的事迹,使湖南的拒俄运动士气更加高涨。

历史往往有着太多的巧合。陈天华蹈海殉国一年多后,一个与陈天华的名字仅一字之差的闽籍留日学生陈天听,怀着同样的信念投海东瀛。不同的是,陈天听的名字却相对让人们感到生疏。

陈天听是福州仓山塔亭人,比陈天华小三岁。他的父亲陈自新,进士及第后,曾在广东、湖南等地作官,是一位开明的维新人士。陈天听从小博览群书,以天下为己任。中日甲午战败,清廷割让台湾,天听深感痛心,赋诗:“赤嵌水土异吾闽,况复燕云脔割新。番社租庸充旅食,义民鼙鼓动征尘。炎荒风月无名士,旧日河山感主人。此去好消离索恨,许多遗老是乡亲。”“岛郡当年百战场,忍教拱手据金汤。书生绝口谈王会,大将甘心愧国殇。南渡衣冠应不少,汉家伏腊讵能忘。凭君往谒延平庙,陈迹沧桑吊瓣香。”

1904年,湖南派遣留日学生占全国的四分之一。因父亲在湖南作官,陈天听也被湖南官费派送日本留学,专习法政。1907年毕业,他于4月19日乘日本“博爱丸”船回国。第二天,在船上遇到一个韩国人,谈起甲午战后的中韩国事,彼此有同病相怜之慨,两人痛锥心胸,通宵哭泣。21日,船由神户出发到播摩滩午餐,陈天听又与同行者纵谈日本的侵略行径,义愤填膺,泪下如雨。这天中午,在甲板上默然踱步的陈天听,突然大呼一声:“中国竟无人耶!”从轮船上一跃而下,蹈海自尽殉国,年仅35岁。陈天听牺牲后,国民政府追认他为烈士。福州革命党在十锦祠为他举行追悼大会,许多人当场剪去发辫,以示反清。与烈士同乡的赵一琴,撰诗二首悼念他:“大地烟尘白日昏,不堪回首望中原。此身拼葬扶桑水,留与人间吊国魂。”“国步艰难不忍闻,瀛洲归去远天云。满腔热血随流水,精卫知音独许君。”

[责编:朱晓华]

[来源:邵阳日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