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与桂林共存亡”——吕旃蒙将军桂林捐躯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12-13 10:49:10

桂林保卫战中的桂军(资料图片)

吕旃蒙像重庆画家秦盛阳作

吕旃蒙烈士的女儿吕玲  桂林日报记者张弘 通讯员陈宪忠 文/摄

三年戎幕步亦趋,

练兵作战犹依稀。

铁佛寺内初分手,

漓江桥断永诀离。

德智沙场戮倭寇,

血战征程染红霞。

欣封烈士留青史,

报与吕公九泉知。

198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40周年,桂林保卫战中的幸存者覃泽文先生,写下了这首《悼吕旃蒙》的诗。该诗高度赞扬了吕旃蒙将军与敌人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和他抗日爱国的一片赤心。

吕旃蒙,1905年(清光绪三十一年)4月24日生于湖南零陵县普利桥乡八井塘村(今永州市零陵区)。幼年在私塾启蒙,1926年考入黄埔军校第五期。1927年黄埔军校毕业后加入北伐军革命行列,在第六军(军长为甘丽初)历任排、连、营、团长及政治部主任。1935年进入陆军大学第十三期及将官班乙级第三期学习,1938年毕业后任中央军校第十六期第二总队上校总队副兼四川省学生集训区指挥。

这时,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他不安于平淡的军事教官生涯,坚决要求到前线杀敌。1939年他如愿以偿,调任国民革命军第六军第二预备师(师长为陈明仁)任上校参谋长兼补充团团长,参加闻名中外的昆仑关战役,战斗中,他肩颈负伤不下火线,重创日军。1940年调任第四战区长官部(司令长官为张发奎)任少将高参,分管桂南靖西、龙州、钦州、防城阵地,备战抗日。1941年调任第16集团军第31军(军长为贺维珍)任少将参谋长,驻防南宁、龙州、玉林,参与戎机,运筹帷幄,多有建树。

1944年8月,吕旃蒙参谋长随第31军奉命防守桂林。10月下旬,侵华日寇为了侵占我整个华南、西南,威胁重庆,出动15万兵力重点进攻不到2.5万人防卫的广西桂林城。其时,吕旃蒙明知敌众我寡,但仍担负起参谋主官职责,部署部队防务,指导构筑工事,敷设障碍,协调友邻,完善通讯网,备足粮食、弹药,做好固守孤城、狠击日寇的准备。

10月31日,日寇发起进攻,31军将士奋勇抵抗,数天激战,敌人死伤累累,我阵地岿然不动。11月4日,日寇气急,卑劣地动用了毒气、燃烧弹和火焰喷射器,造成我军惨重伤亡。

11月9日,日寇突破我城防阵地,双方转入巷战,至此已血战十昼夜。当晚吕旃蒙奉令率部撤出桂林,向西突围,在德智中学一带又与敌人发生激战。次日拂晓,吕旃蒙参谋长及许多士兵在血战中阵亡,以身殉国。同役殉国者还有131师师长阚维雍少将、防守司令部参谋长陈济桓中将,以及校尉官数百,士兵数千。战斗之惨烈,为抗战以来各名城战役中所罕见。

2015年4月25日上午,广西桂学会、桂林黄埔同学会及后代联谊会、桂林老科协、桂林抗战历史文化研究会、关爱抗战老兵QQ群等团体,与广西师范大学师生联合举办了“中国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暨吕旃蒙将军诞辰一百一十周年纪念活动”。桂林的抗战老兵,以及吕旃蒙将军的女儿吕玲女士受邀出席。吕玲说:

父亲和母亲在军校驻地铜梁结婚还不足半年,母亲刚怀上我,父亲为了国家和社稷就毅然决然奔赴昆仑关对日作战,我也被成为“昆仑关女儿”。后来父亲为保卫桂林与日寇作战壮烈牺牲。

1944年春,我和爸爸吕旃蒙、妈妈周成益在广西南宁,住陵铁村黄厅长的房子,妈妈把我送进了幼儿园,我在幼儿园里学唱歌跳舞。至今我还记得晚饭后,爸爸叫我跳舞,我高兴地在爸爸面前伸出小手向爸爸大声唱“发财老爷我要两分钱”,再用另一只小手指着妈妈唱“你们住的是高公馆”,然后我蹲在地上左右摇晃唱“我们蹲在街沿边边”。爸爸妈妈看后高兴地鼓掌,然后爸爸摸摸我的头,理着我的头发说:“好了,爸爸晚上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呢,明天再跳吧!”

不久战争形势紧张起来,爸爸也很少回家,妈妈不再送我去幼儿园,大人说要打仗了,妈妈在忙着收拾行李。

我父亲为人谨慎、朴实,不抽烟、不喝酒,空闲时读书阅报,对军学甚有研究。父亲花了几年时间写的《教育纪实》手稿托给海竞强师长,希望他适时出版。在1943年秋举行的全军规模之宏大学术竞赛大会,为国民革命军中之创举。我父亲吕旃蒙负责筹备此事,先后三个月时间,开筹备会多次,参加人数上百人。父亲都亲自到场。

父亲将去桂林参战时,对母亲周成益说:“现在是国共合作,如果我阵亡了,不管是国民党还是共产党执政,都会得到照顾,把德芬(我的小名)送到蒋夫人办的遗属学校去读书,一定要把她培养成人。”

桂林保卫战前后,我和母亲跟随十六集团军中将参谋长韩练成(共产党特工英雄)负责的工读学校疏散抗日将士的眷属,在三江一带少数民族地区避难,那时生活很艰苦,没有菜吃,没有盐吃,生了病更没有医药治疗。桂林失守后,这些眷属回到柳州住在炼油厂,200多眷属,百分之九十以上丈夫阵亡,日日夜夜都听到悲惨的哭声。

据原31军副参谋长、桂林保卫战中兼任391团团长,在七星岩遭遇日军放毒气突围幸存者覃泽文的回忆,吕旃蒙参谋长朴实敦厚,勤俭好学,廉洁奉公,毫不沾染任何不良嗜好,常以“勤学坚忍”四字勉励僚属。他平日做事认真负责,律己极严,如在军部朝会升旗,他个人经常先到,上班批阅公文,任你文件再多,他一定要看完为止。有时公事多了,他常拖到三四更才下班,但朝会仍照常到会。

战前,面对敌强我弱的险恶形势,吕旃蒙写下了“愿与桂林共存亡”的遗书。

1944年10月29日,日寇纠集约15万众,兵分三路朝桂林气势汹汹地扑来,而我方守军总兵力不足3万人,敌众我寡,此番厮杀,凶多吉少。30日,日军对桂林发动了疯狂的进攻,吕旃蒙率领31军官兵在老人山一带顽强迎击。屏风山、猫儿山守军与日寇激战数日,伤亡惨重,阵地失守,日军趁机侵入。

11月8日,日军一路绕至老人山,以重炮向城内轰击;一路从定桂门、中正桥、蚂蟥洲三处开始强渡漓江。定桂门方向的日寇遭到守军迎头痛击,大部被歼灭。从中正桥、蚂蟥洲强行过江的日军猛攻桂东路、叠彩路,占领了中正桥的3个桥头堡。在这紧急关头,吕旃蒙奉命督战将其夺回,131师因伤亡惨重未能如愿。随后,170师奉令突击,经过一场恶战,终于夺回了桥头堡。此时,吕旃蒙督令131师歼灭了蚂蟥洲之敌,并对从伏波山入侵之敌给予了沉重打击,歼敌数千人。

9日零时,日寇从漓江东岸再次向我守军炮击。城内浓烟冲天、一片火海。此时此刻,吕旃蒙胸有成竹地对官兵说:“我们要保持沉默,一枪不发,诱敌渡江,待敌进入江心时,再集中火力予以歼灭。”敌人果然中计,蜂拥渡江而来,吕旃蒙一声令下,漓江守军枪炮齐发,敌一个中队全部沉尸漓江。与此同时,侵入城内的日军一个中队也陷入绝境,日寇的进攻势头被遏制住了。

当天,日寇再度大举增援,沿桂花街向吕旃蒙坐镇的中心阵地嗥叫着猛扑,守军浴血奋战,伤亡惨重。伏波山、风洞山、德智中学以西的阵地等相继落入敌手,日寇从东、南、北三面窜入城内,迫使守军各自为战。

9日晚,设在东镇路的131师指挥所被围,师长阚维雍自杀殉国。此时,守军处于日寇层层封锁之中,形势十分险恶。吕旃蒙奉命指挥突围,他临危不惧,一面部署战斗,一面告诫部属说:“我们宁可与敌战死,也不要偷生人世!”勉励官兵与敌人血战到底,然后掏出手枪,率众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拼死突围。他们左冲右突,深夜,冲到了德智中学附近,但迎面又遇到了敌人。顿时枪声大作,吕旃蒙不顾自己的安危,从士兵手中夺过一挺机枪,跃出掩体,向敌人猛烈射击。突然,一颗罪恶的子弹打来,吕旃蒙倒在血泊中,为国捐躯。消息传到第四战区,司令官张发奎一阵凄然。他感叹道:“我们早就料到,桂林若陷,旃蒙必亡。”

吕旃蒙烈士牺牲时年仅39岁,是国民党军队中80多位为国捐躯的将领中年纪最轻者。

日本投降后,1947年,蒋介石为吕旃蒙等颁发了荣哀状,并追认他为中将,给予国葬和优抚,立碑构亭以作纪念。吕旃蒙等将士的遗骸被葬于普陀山麓博望坪上,并树碑供后人瞻仰。

1984年4月1日,为表彰吕旃蒙的英勇献身精神,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为他为革命烈士。

2014年9月1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吕旃蒙将军的英名,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在抗日战争中顽强奋战、为国捐躯的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体名录中。

[责编:朱晓华]

[来源:桂林日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