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不唯上、只唯实”的平江人江渭清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12-07 10:38:04

文丨冯晓蔚

江渭清(1910年—2000年)湖南省平江县人,早年投身革命,中年后主政江苏、江西20年,堪称建国后任职时间最长的省委第一书记。他在一系列变幻莫测的政治风云中,无私无畏,敢于直言不讳,多次“顶撞”毛泽东。毛泽东没有怪罪江渭清,在许多场合还称赞他,并且在“文革”中保护并重新起用他。

“主席,要反右派也可以,请您先撤了我,让别人来反”

1957年,在中国大地上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右派”运动。7月上旬,毛泽东来到南京,找来部分省、市委第一书记谈话。毛泽东对江苏省的反右消极态势不满意,严厉地批评了省委书记江渭清。

毛泽东问:“你们江苏省委书记、常委里头,有没有右派?为什么不反?”

江渭清回答:“主席啊!哪个人没有几句错话呢?您老人家说的嘛,十句话有九句讲对,就打90分;八句话讲对,就打80分??”

毛泽东大概没料到江渭清会这样回答,顿时生气起来。他拍着沙发边的茶几,说:“你到底反不反右派!”江渭清觉得:自己是省委第一书记,是省委一班人的班长,如果书记、常委内有“右派”,那我就是“头”。于是江渭清秉公直言:

“要反右派可以,请您老人家下令把我调开,另外派人来。因为是我先‘右’嘛!您先撤了我,让别人来反。”听江渭清这么表态,毛泽东倒消了气,说:“那好嘛,你就不要反嘛!”

他还带着幽默的口吻说:“渭清啊!你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

江渭清回答说:“主席啊!我是舍得一身剐,要为您老人家护驾。”

在同江渭清个别谈话以后,毛泽东在会上当着各省的第一书记说:“对中央的指示,你们不要一说这是中央的,就完全照办。正确的,你要执行;不正确的,你要过滤,打坝(拦截、阻拦之意—作者注)嘛!”话虽如此,7月,青岛会议结束以后,按照毛泽东《一九五七年夏季的形势》的精神,中央要求各地的反右派运动必须“继续扩展和深入”。8月,彭真来南京坐镇指导江苏的反“右派”。他先同江渭清个别谈话,说:“渭清同志,这次主席要我来打招呼。他说你‘右’。”

江渭清说:“主席说我‘右’,就不要和我个人打招呼。明天召开省委常委会,请你在会上当众宣布,向全体常委打招呼。”

彭真说:“主席要我个别向你打招呼。”

江渭清说:“你要对大家讲,让常委都知道我‘右’,才好反我的‘右’。”

彭真说:“好吧,那就开常委会。”

第二天上午,彭真到江苏省委常委会上讲话,传达毛泽东派他来南京向江渭清个别打招呼的话。彭真在会上问:“江苏为什么不打右派?江苏有没有右派?”这是因为他当着全体常委的面,所以笼统讲“江苏”,实际意思是问江苏省委领导班子内有没有右派,为什么不反?

江渭清当即回答说:“有右派啊!不过,我还没有发现。”

这两次谈话,江渭清按照毛泽东的指示,都“打坝”了。从省委常委起到地、市、县委这几级主要领导干部,都没有扣“右派”帽子,保护了下来。

事隔30年之后,1987年,彭真来南京下榻金陵饭店,同江渭清谈起往事。彭真说:“渭清同志,我真佩服你。当时毛主席威信有多高!他老人家说你‘右’,要你反省委的‘右派’,你却不怕扣‘右’的帽子,还要我向全体省委常委打招呼。反‘右派’这么大个运动,你们省、地、县几级主要领导干部,一个右派都没有打!”

江渭清对彭真说:“我们是按照党的传统,按照毛主席的一贯教导办事嘛!毛主席早就讲一切从实际出发,注重调查研究,坚持实事求是。毛主席还说过,要敢于坚持真理,修正错误嘛!”

“像这样全民炼钢铁,说句不好听的话,叫劳民伤财”

1958年9月20日,毛泽东在张治中、罗瑞卿、曾希圣陪同下来南京视察“大跃进”形势,江渭清来到中山陵毛泽东下榻的地方汇报工作。毛泽东在听取汇报以后,指示江苏要一手抓工业,一手抓农业,提醒不要因为大办工业,放松了农业。同时,他又提出要江苏搞100万吨铁,问江渭清能不能完成?江渭清说搞不到这么多。由于群众性“大炼钢铁”效率低,质量差,人力、物力浪费大。所以江渭清又说:像这样全民炼钢铁,说句不好听的话,叫“劳民伤财”。毛泽东听江渭清这么回答,不太高兴,就说:“不谈了,明天再谈。”第二天,毛泽东把江苏省委书记处的几位负责人都找去,说:“我要江苏搞100万吨铁,渭清讲搞不到。”“还说这是劳民伤财,你们也同意吗?”见大家都不开口,毛泽东就问:“渭清,你还有什么意见?”江渭清说:“主席,我们千方百计去搞,能搞100万吨更好。实在搞不到,就请您派人来检查我的工作。”毛泽东说:“好,就这么办。”

1958年11月21日至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武昌召开有部分中央领导人和各省、市、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参加的扩大会议,主要是讨论人民公社和1959年国民经济计划问题。会上,各省都汇报了情况,只有两个省的负责人未汇报,一个是江苏的江渭清,再—个是湖南的周小舟。各省都讲每亩粮食可以搞几千斤,甚至几万斤。江渭清几次站起来,要提意见。柯庆施几次把江渭清拉下去,不让讲。毛泽东见状,发话说:“柯老,你拉他干什么?江渭清同志还没有汇报,他有意见,可以让他当众讲嘛!”

听毛泽东这么说,江渭清从座位上站起来以检讨的口吻说:“主席,这半年多来,我犯了两个错误。一个是高指标,一个是浮夸风。”并讲了按照北戴河会议中央提出的粮食、棉花计划指标,省委上报中央的更加夸大了的粮、棉产量。江渭清说:省委上报中央粮食产量550亿斤,实际只有400亿斤。毛泽东说:少150亿斤啊?江渭清说:据这样浮夸的产量来订计划指标,从实际情况看,是不可能达到的,都要打几个折扣。

针对高指标、浮夸风的问题,毛泽东还问,湖北“水稻亩产3万斤”,到底有没有?江渭清插上去说,有!不过不是亩产。江渭清汇报了江苏的情况,“并苗”就是把十几亩已经成熟的水稻移到一亩地里,所谓几万斤的“高产卫星”,都是这样做假造出来的。毛泽东说:有错误,就像江渭清那样自己作检讨。错了改正就是了。

江渭清后来回忆说:“我所以能在毛主席面前敢讲真话,因为我是来干革命的,不是来当‘官’的。我们共产党人办事,一切都要有利于人民,为群众着想。关键时刻如果不向中央讲实话,就是对党对人民不负责任。”

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

1961年2月6日至8日,毛泽东南下调查,到达杭州。他把六个大区书记和华东各省、市委第一书记找到一起,听取关于纠正“五风”问题的汇报。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食堂问题。在杭州到绍兴的专列上,毛泽东带着大家,听柯庆施讲食堂办得怎么好,吃食堂有多少好处,其他人也是一片赞扬,毛泽东听得很高兴,唯独江渭清沉默不语。毛泽东注意到这个情况,便问:“渭清同志,他们都讲办食堂好,唯独你不讲话,这是什么道理?”江渭清回答:“我不好发言。”毛泽东听出了江渭清的言外之意,就鼓励说,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讲。不抓辫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后来,有人把这话概括为“三不主义”,就是毛泽东在杭州到绍兴的专列上,对着江渭清第一次提出的。

江渭清说,大家都讲食堂怎么好。要我来讲,是怎么不好。毛泽东笑了,你是反对派嘛!就把你的“不好”讲给大家听嘛!接着,江渭清具体讲了食堂有三个“不好”。江渭清说:“食堂耗粮特别大。本来,一家一户过日子,再穷也有个‘糠菜半年粮’。您老人家也曾讲,要‘平时吃稀,农忙吃干,老弱干轻活的吃稀,青壮年干重活的吃干’。大办食堂以后,不分老少,不管活轻活重,都在一个大锅里吃,一年吃了两年粮,全年口粮几个月就吃光了,吃不起。”

毛泽东伸出一个手指,打着手势说,这是一。第二呢?江渭清说:“农民一家一户过日子,每户挖点野菜,剩汤剩饭什么的就能养一头猪,全国一亿多户农民,每户养一头猪就是一亿多头猪。现在办公共食堂,不许养鸡、养鸭、养猪、养羊,结果没有蛋吃,没有肉吃。”毛泽东伸出第二个手指,这是二。第三呢?江渭清说:“吃食堂浪费大得不得了!各家各户烧饭时,对锅灶碗盆,十分爱护。办了食堂,锅灶经常坏,碗筷随手丢。许多食堂要经常买锅添碗置灶具。还有,干部和他们的亲属借机搞特殊化,多吃多占,严重影响干群关系,这些问题还可以通过整风整社解决;更严重的还有个烧草问题。您老人家提倡种树绿化,现在办食堂缺烧草,就到处砍树。农村的树木砍得差不多了!”

江渭清最后做了总结:刚才大家讲食堂怎么好,有的还讲公共食堂给社员吃“四菜一场”。我在江苏没见过。要我来讲,如果再搞下去,连“一汤”都要喝不上了!

毛泽东听江渭清这么讲,就掉头问坐在一边的周恩来:渭清意见对不对?周恩来说:他讲得有道理。坐在另一边的胡乔木、田家英也表示赞许。毛泽东对周恩来说:作两个决定。一是派乔木、家英分头到湖南、浙江农村作调查,时间一个月;二是调查以后,中央开会讨论食堂问题。如果渭清讲得对,就“一风吹”;不对再作别论。这时,柯庆施插上来说:苏州地区条件好,食堂可以办下去。江渭清说:“苏州也不能办。”毛泽东说:渭清同志,你回去以后,先把江苏的食堂解散。江渭清说:“主席,马上解散也不行。”毛泽东问:“照你看,该怎么办?”

江渭清回顾了1958年“大跃进”以来,食堂从“大办”“散伙”到“再大办”的过程,说:这几年搞了几个“大办”,特别是“大办钢铁”“大办工业”,不少日用品,包括火柴、食盐、煤球、锅子、碗筷等,都严重脱销,有的地方已经很长时间见不到了。所以要停办食堂,不光要确保口粮定量到人,分发到户,还必须解决一家一户用的锅、碗、烧柴等问题。不能办食堂“一哄而起”,停食堂“一哄而散”,如果马上解散,势必给群众带来新的困难。毛泽东表示赞同,说:就照你们江苏的具体情况,研究办理。江渭清的正确意见被5月下旬中央工作会议上通过的《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修正草案〉》(即“农业六十条”)所吸收,中央决定取消农村公共食堂。

只有消除派性江西才有希望

1974年12月底,江渭清任中共江西省委第一书记、省革委会主任、省军区第一政委。到江西上任伊始,面对因“文化大革命”而变得混乱不堪的全省经济状况,江渭清坚决遵照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邓小平提出的全面整顿的工作方针,向省委提出:“要振奋广大干部、群众的精神,下决心抓好工农业的整顿,把经济搞上去。”

鉴于浙赣铁路连续17个月处于半瘫痪状态,江渭清决定以南昌铁路局作为江西全面整顿的试点。1975年3月,他亲自到路局机关传达中共中央《关于加强铁路工作的决定》和邓小平在各省、市、自治区主管工业书记会议上的讲话精神。随后,委派省委书记、省革委会副主任白栋材率工作组重点整顿向塘机务段。4月下旬,铁道部长万里亦亲临江西帮助解决铁路问题。通过调整领导班子、平反冤假错案,以及严厉打击制造事故、煽动停工停产、哄抢与盗窃铁路物资的犯罪分子等措施,江西铁路运输混乱状况得到了根本扭转。从5月开始,南昌铁路局月月超额完成运输任务,整个铁路运输线畅通无阻、安全正点。

受命于危难之际的江渭清,决心下大力消除派性。他在1975年的元旦讲话中, 旗帜鲜明地提出:“增强党性,消除派性,团结起来,做好工作。”此后,他几乎逢会必讲:“只有消除派性,江西才有希望。”为了保证反对派性的斗争健康地进行,他还在是年6月召开的省委工作会议上提出要注意划清几条界限:一是把搞资产阶级派性同“文化大革命”中两大派群众组织的意见分歧区别开来。二是把资产阶级派性,同党委内部正常的工作争论,同干部群众向领导提批评意见,同要求落实党的政策的合理要求区别开来。三是1975年3月5日中共中央下达9号文件之前搞派性的,只要认识了,改了就好,应当欢迎;9号文件之后搞派性的,要限期改正,坚决闹派性不改的,必须严肃处理,不管哪一派,不管哪一个人,决不姑息迁就。四是把领导干部搞派性的同群众中搞派性的区别开来。对领导干部要严,对群众重在教育。

与此同时,省委还做出规定:(一)上下之间,军队与地方之间、铁路与地方之间,各部门、各单位、各厂矿之间坚决割断一切派性联系,禁止串联和一切非法的组织活动。(二)任何人都有权揭发检举派性活动,对领导干部搞派性的,要发动群众进行监督。(三)坚决执行中共中央[1974]21号文件,少数擅离职守的干部 ,必须立即返回工作岗位,逾期不归的,停发工资;情节严重的,经过群众讨论,给予必要的纪律处分,直至撤销职务。其他擅自离开生产和工作岗位的人员,要动员他们回来,经过说服教育仍然不回来的,按旷工处理。在反对派性的斗争中,江渭清强调严格按政策办事:“对犯错误的同志采取‘团结——批评——团结’和‘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方针,借以达到既弄清思想,又团结同志这样两个目的。引导大家正确对待群众,正确对待自己,不纠缠历史旧账,不争论个人输赢。”他还进一步指出:“对犯错误的同志坚持一分为二,既严肃批评其错误,又不否定他们过去为党和人民做过一些好事。坚持从团结的愿望出发,做过细的思想工作,只要他们认识了,应当热情欢迎和鼓励。如果犯错误的同志一时想不通,允许他们想一想。一犯错误就揪住不放,就打倒,这不是党的政策。”江渭清代表省委所作的这些讲话,得到广大干部、群众拥护和积极响应。一些曾卷进派性、犯有错误的同志,解除了思想包袱,做了自我批评,增强了团结。

对极少数不听劝告、坚持派性、一意孤行的人,省委则采取果断措施。比如,江西拖拉机厂1974年打了一年的“派仗”,只生产1001台拖拉机。1975年上半年继续搞派性,在造反派坏头头的唆使下,许多工人“脱产闹革命”,打派仗。1—9月份生产的1000多台拖拉机质量低劣,才出厂过八一大桥,就开不动了,要人推着走。在深入调查、摸清情况的基础上,省委于9月底将坚持搞派性的江西拖拉机厂老班子“一锅端”,重新组织了一个新的领导班子。排除派性干扰后,工人们的积极性起来了,第4季度共生产拖拉机1400多台,质量也比过去有了明显提高。

1975年7月中旬和9月,中共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先后两次听取了江渭清的工作汇报,对江西形势的好转给予了高度肯定:“江西的工作中央是满意的,继续这样抓下去,是大有希望的。”

坚持实事求是要“敢”字当头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尽管该文只是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作正面阐述,实际上却是从根本上否定“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从而引发全国范围内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这场讨论一开始,就引起江渭清高度重视。特别是经过学习邓小平在北京、吉林的几次有关讲话后,他更加认识到这场讨论的重要政治意义。1978年5月13日,根据省委的指示,《江西日报》全文转载了《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9月25日,在省委党校县革委会副主任以上干部读书班开学典礼上,江渭清作了题为《坚持实践第一观点,坚持实事求是作风》的报告,成为最早公开表态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省、市、自治区领导人之一。

江渭清在报告中阐述了毛泽东在延安整风中高度概括提出的党的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并明确指出:“坚持实事求是,要‘敢’字当头。敢于实事求是,这是无产阶级党性的表现。自己错了,不护短,不遮丑,敢于承担责任,勇于改正错误。对于错误的倾向,敢于揭露,敢于开展原则性的斗争;对于林彪、‘四人帮’设置的‘禁区’,敢于冲破;对于搞乱了的思想、理论、路线是非,敢于拨乱反正。这就是无产阶级彻底的无私无畏的唯物主义精神。”他还强调:“坚持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就是要按照事物的本来面目来认识事物,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好的就是好的,坏的就是坏的,对了就是对了,错了就是错了。成绩不夸大,错误不隐瞒,不能弄虚作假。说假话的人,是不老实的人。如果不改,一害人民,二害自己,终究是要垮台的。”

这篇观点鲜明、紧密联系江西实际的报告发表后,9月27日,新华社对江渭清的这个报告,向全国作了长篇报道,《光明日报》也摘要发表了主要内容。

[责编:朱晓华]

[来源:《中华魂》]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