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明翰:从仕宦子弟到革命志士,你认定的主义从未清冷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10-24 15:42:35

导读

与一般革命者不同,夏明翰走上革命道路不是因走投无路,而是完完全全地发乎追寻光明的心。他是以一个纯然决然的革命者形象屹立于历史长河中的。时移世易,当我们轻轻扫开岁月的烟尘走近他时,他的炽热如火和纯净透彻仍撼人心魄。

文丨王雪振


夏明翰 资料图

中国近代革命史上由知识分子出身,投笔从戎,而最终慷慨赴死的烈士数不胜数。在这些烈士中,有一人注定因绝命诗而格外耀眼,他就是夏明翰。“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对所信仰主义的深重之爱,对革命道路的必胜信心,都纯粹得不能再纯粹,坚定得不能再坚定,一如他勇毅决绝的革命生涯。

在能够阅及的资料里,夏明翰在很小的时候,就颇有些不平则鸣的“硬骨”。他出生于大户人家,祖父和外祖父都曾是清朝进士,从小生活优渥无忧;他又生逢大变革时代,耳闻目睹种种黑暗之现象,对新社会满怀向往。

“洋船水上漂,洋旗空中飘。洋人逞淫威,国耻恨难消。”

夏明翰小时候,跟随母亲乘外轮从武汉到九江时,亲眼目睹船上洋人对中国乘客的横蛮叱责,愤而吟就此诗。本该无忧无虑的纯真童年,却因见识到种种社会不公平,使他早早地便显露出忧国忧民之心。

14岁,夏明翰的父亲突然去世,母亲陈云凤带着他投奔公公。夏明翰的祖父一心想让他读“孔孟之道”,而思想开明的陈云凤却鼓励孩子上新式学校。三代人,两种思想,纠缠交错间,也让夏明翰养成了喜欢探寻思索的性格。

1917年,夏明翰不顾祖父劝阻,毅然考入湖南省立第三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时隔一年,直系军阀吴佩孚攻陷衡阳城,夏明翰对吴恶行愤慨已久,便顺势写了首讽刺画配诗:“眼大善观风察色,嘴阔会拍马吹牛,手长能多捞名利,身矮好屈膝叩头。”

当时,夏明翰的祖父颇有盛名,引得吴佩孚来访,并获吴亲笔手书字幅。夏明翰得知后,怒火中烧,直接撕成碎片,扔入水沟。“五四”运动风潮吹至衡阳后,夏明翰与胞妹夏明衡又将祖父收藏的日货烧了个精光,勃然大怒的祖父要将夏明翰“沉塘”,后因母亲从中周旋,才得以安然无恙。说来,夏明翰做这些事不过十八九岁,但面对大义,他血气方刚,即使与祖父公然决裂也在所不惜。

追求新世界的路,往往是最艰难的路。夏明翰与祖父决裂之后,母亲陈云凤也离开了夏家大院,另寻民房居住。夏明翰的决裂与母亲的离开殊途同归,他们抱定了信念去追寻自己的路,为不理解甚至阻碍他们的人留下了决然的身影、奋进的呐喊和酣畅的不屑。

与一般革命者不同,夏明翰走上革命道路不是因走投无路,而是完完全全地发乎追寻光明的心。他是以一个纯然决然的革命者形象屹立于历史长河中的。时移世易,当我们轻轻扫开岁月的烟尘走近他时,他的炽热如火和纯净透彻仍撼人心魄。


夏明翰雕像 资料图

夏明翰从1919年组织焚烧日货到1928年被杀害,革命生涯短暂而绚烂。时间虽短,但他因认准了共产主义而生爱,并因爱而义无反顾。他太执著于所追求的主义了,以至当白色恐怖弥漫整个中国时,夏明翰仍轻蔑藐视反动派:“越杀胆越大,杀绝也不怕。不斩蒋贼头,何以谢天下!”1921年,夏明翰在毛泽东、何叔衡的介绍下加入中国共产党。在以党员身份行走在革命道路上的7年间,他当过教员、带领过示威请愿、搞过农民运动、组织过秋收起义,工作类型繁杂多样,来回调动更是频繁无章。可他每得到一次机会,都格外尽心尽责,格外执著地工作,恨不得将所有的事情都揽在自己身上,追寻理想的赤子之心把他烫得热血澎湃。

1923年11月,中共湖南省委指派夏明翰到湘江中学任教员,并担任学联的干事长和《湖南省学生联合会周刊》第一编辑。对于夏明翰该段时间的工作,中共元老谢觉哉曾评价道:“党办湘江中学没有教员,调他去教数学,他没有教过数学,但为了对学生负责即是对党负责,他用心钻研,创造新教法,大受学生欢迎,成为很好的算术、代数的教授者。”

1924年,夏明翰任中共湖南省委委员,负责农委工作。为了推动农民运动的开展,他把刚从广州农讲所和长沙政治讲习所毕业的弟弟夏明震、夏明弼和妹妹夏明衡都派去家乡开展农民运动,使衡阳的农民运动成为湖南农运开展得最好的地区之一。

“八七会议”后,毛泽东回到长沙,同湖南省委商讨秋收起义计划。夏明翰当时任湖南省委委员兼组织部部长,收到计划后,他第一时间投入行动,向各级党组织宣传和组织秋收起义行动。会攻长沙的计划受挫后,毛泽东率起义队伍转向井冈山,寻求创建农村革命根据地的道路。夏明翰被省委指定兼任平(江)浏(阳)特委书记,以平、浏为中心,继续组织起义,配合井冈山的斗争……哪里最艰难,哪里就有夏明翰,这就是他踏入革命道路后的基本节奏,更是他革命生涯的主旋律——为共产主义而不懈奋斗!别看他出身士绅家庭,可从来没有为此而消停不前,所以,毛泽东称夏明翰“比《红楼梦》中的贾宝玉强多了”。

不幸的是,这个比贾宝玉强多了的斗士,却终究没能逃脱无耻的背叛。1928年初,中共中央调夏明翰去湖北省委工作。同年3月18日,夏明翰从谢觉哉处得知交通员宋若林不可靠的消息,当他返回汉口东方旅社准备转移时,叛变的宋若林带着反动军警将夏明翰逮捕。

短短两天,夏明翰便接受了多次审讯。有这样一个广为流传的庭审记录:

主审官问:“你姓什么?”

夏明翰答:“姓冬。”

“你明明姓夏,为什么说姓冬!简直是胡说!”

“我是按国民党的逻辑讲话的。你们的逻辑是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你们把杀人说成慈悲,把卖国说成爱国。我也用你们的逻辑,把姓‘夏’说成姓‘冬’,这叫以毒攻毒。”

一番话,把审讯者驳得哑口无言。最终,失去耐性的敌人在两天后对夏明翰执行枪决。1928年3月20日,武汉汉口余记里,一声枪响,年仅28岁的革命者就此陨落,给人留下无尽的遗憾和难抑的悲愤。

夏明翰的一生是在追求光明和真理的路途中度过的。出生于官宦家庭的背景,为他的毅然决然做了更为深刻的注脚。家庭的决裂,正义的追求,主义的执著,情感的投入,一切都在他的心中贪婪地生长着、奔涌着,孕育了那响彻时间轮轴的绝命诗句,焕发了一个纯粹革命者永恒的耀眼光芒。

惨失爱子,夏明翰的母亲陈云凤创巨痛深。然而,夏明翰的死,却仅仅是痛苦的一部分:同年2月28日,夏明翰的七弟在衡阳游击斗争中英勇牺牲,时年不足20岁;夏明翰牺牲的第二天,五弟夏明震又在郴州起义运动中英勇牺牲,年仅21岁;而夏明翰的四妹夏明衡在1928年6月也光荣牺牲,年仅26岁。接二连三的噩耗,怎能不让陈云凤九曲回肠、摧心剖肝……

在狱中,夏明翰曾给母亲写了封遗书。为了安慰陈云凤,他在遗书中写道:“你用慈母的心抚育了我的童年,你用优秀古典诗词开拓了我的心田。爷爷骂我、关我,反动派又将我百般折磨。亲爱的妈妈,你和他们从来是格格不入的。你只教儿为民除害、为国除奸。在我和弟弟妹妹投身革命的关键时刻,你给了我们精神上的关心,物质上的支持。亲爱的妈妈,别难过,别呜咽,别让子规啼血蒙了眼,别用泪水送儿别人间。儿女不见妈妈两鬓白,但相信你会看到我们举过的红旗飘扬在祖国的蓝天!”

故园肠断处,日夜柳条新。当年,悲痛欲绝的陈云凤迁居衡阳礼梓山,拿出所有积蓄自建了一座学堂,培养的学生有的上了井冈山,有的走向了抗日战场。而她,则在1946年逝世,没有看到红旗飘扬的那一天……

斯人已去,缅怀依旧,历史深处的阵阵回响,恍如夏明翰烈士的含泪呼唤:“妈妈啊,我们举过的红旗正飘扬在祖国的蓝天。”

[责编:朱晓华]

[来源:中国军网]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