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滕代远:为避免特殊照顾将孩子改名换姓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10-04 20:31:08

原标题:滕代远送子下乡锻炼

1949年2月,刚被任命为军委铁道部首任部长的滕代远奉命进入北平后,就全身心投入到新中国建设事业之中,年仅4岁和6岁的两个孩子被送进荣臻小学幼儿部学习。一天,负责接送孩子的警卫秘书汇报了一件事,让滕代远吃惊不小,立马做出两个决定:立即停止用公车接送孩子并补交之前的费用;将孩子迁读普通学校。而且,为避免受到特殊照顾,将孩子改名换姓,家庭出身只准填写“职员”,不准填写“革命干部”。

什么事引起滕代远如此大的震动?

原来,警卫秘书在学校遇见一件事:3个学生在吵架。一个局长的孩子说:“我爸是局长,有专车。”一个部长的孩子很不服气:“你爸是个局长算老几?我爸是部长,坐‘吉姆’车,管着你爸,你爸得听我爸的。”一个副总理的孩子接着就说:“你爸是部长算什么?我爸是副总理,坐大‘吉斯’车,你们俩的爸爸都归我爸管。”

通过这件事,滕代远意识到,“整天和干部子弟在一起,容易滋长特殊化思想”,决定“让孩子到农村去锻炼锻炼”。于是,他打算将孩子送到警卫秘书乡下的老家生活。看到警卫秘书有顾虑,滕代远说:“孩子自从跟我们进了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像生活在蜜罐里,不知道农民的辛苦,不了解地里的庄稼是怎么长出来的。这样下去,容易变成资产阶级的纨绔子弟。我看,还是让他到老解放区,找个庄稼汉当教师,学学种地,吃点苦,对孩子有好处。”滕代远又做儿子的工作:“是不是怕苦不想去了?我给你讲个毛主席送儿子当农民的故事……”讲完毛岸英下乡锻炼的故事,他教育孩子要向榜样看齐,不怕苦,不怕累,到农民那里学习种地。在孩子下乡锻炼期间,滕代远写信反复告诫:“一定要去掉干部子弟的优越感,要和工农子弟打成一片。”“要走出干部子弟的小圈子,把自己变成工农兵的普通一员。”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中国传统文化追求“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崇尚“忠厚传家久,诗书继世长”。在中国共产党人不断“赶考”的峥嵘岁月里,留下了许多感人至深的红色诫子书、革命育儿经。见贤思齐,继承这些优良醇厚的家庭美德,对今天的从严治党、深化改革,有着特殊重要的意义。

>>相关新闻


滕代远教育子女

“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

1968年春,我在北京灯市口中学上学,因为视力不合格,参军没有被选上。我与几个同学商量后,决定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报名去内蒙古牧区插队当知青放羊。学校发来登记表,我填完后请父亲审阅,他在家长意见栏内写下“完全同意、坚决支持”。

那段时间,我整日忙于准备行装,父亲将他打仗缴获的日本军毯让我带上,以抵御边疆冬季的寒冷。父亲对母亲说:“孩子现在离开我们是早了点,但不能因为舍不得就永远把孩子拴在自己身边。他们响应号召去建设边疆,我们应该支持。当年我们参加革命也是这个年龄嘛。”

向内蒙古大草原进发的日子终于到了。父亲、母亲,还有哥哥们,都去永定门火车站为我送行。

怕孩子们舍不得家长,影响火车开动,车站规定不让送行的家长进站,只能在进站口告别。曾担任铁道部部长、时为全国政协副主席的父亲和时任北京铁路局党委书记的母亲,也被挡在车站外面,焦急地站在混乱的人群中不知所措。家长们急切地向车站负责人交涉,经过协商,家长们最后才得以进入车站。我站在父亲面前,再次向他表示决心。我是他最小的儿子,又是第一次离开他,父亲很不放心。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感情,不让眼泪流出。

在内蒙古锡林郭勒大草原插队的日子里,父母亲经常来信,勉励我在草原上扎根,经受锻炼。父亲在信中教育我:“要和工农子弟打成一片,不要让别人看出你是干部子弟,要在艰苦朴素上成为标兵。”我也经常给家里写信,汇报我的工作生活和思想状况,父母看后非常高兴。

(摘编自《文史博览》 滕久昕/文)

一九六八年八月,滕代远夫妇及全家欢送小儿子滕久昕(右一)去内蒙古插队。


[责编:朱晓华]

[来源:党史一叶]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