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江盈科:明代长洲县令 常将俸禄散他人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9-02 16:28:22

原标题:江盈科鲜为人知的一面

文丨邓毅明

明朝一代,桃源在全国有影响的人物寥寥无几,江盈科要算上一个。江盈科(1553—1605),字进之,别号渌萝,明湖广桃源人,壬辰(1592)进士,授长洲令,历任大理寺正、户部员外郎、四川提学佥事等职。江盈科以文名世,不仅出版了《雪涛阁诗文集》《皇明小传》等多种著作,而且作为副将,与袁宏道一起开创了文学史上的公安派,其文学思想和艺术风格熏陶了一代又一代后来人。走进明朝,深掘历史细节,会发现江盈科除了文学大家的身份外,还有鲜为人知的一面。

江盈科居家时,他的祖父留下一些土地,他自然分到一份,可是他却把属于自己的那份让给了其他弟兄。明朝时期的生产力水平还不高,许多人连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为了土地,打破脑壳的事常有发生。当然,江盈科不会干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可是他有家室儿女,也要吃饭,他想到的法子是发挥自己的特长,给人教私塾维生。有一年年关,家里人等着在外谋生的江盈科回家过年。江盈科回家后,袋中空空如也。全家只好从弟兄家拼借点东西,凑合着过完新年。家里人很纳闷,江盈科忙活了大半年,那些打工钱到哪儿去了呢?原来,江盈科从常德回来时,在吕真渡遇到一个中年妇女。这个妇女哭得很厉害,死活要往沅江跳。众人拉住她,才知道她把家中的过年钱弄丢了。想到家中嗷嗷待哺的孩子和严厉的夫君,她一时想不开却又无计可施,最后只想一死了之。江盈科看到这个可怜的女子,想到自己还能勉强过日子,就把自己身上的钱财全部送给了那位女子,最后落了个光人回家。这就是江盈科推田产、路途赠金的事。

后来,他在长洲当县官。长洲虽然富庶,但“赋税之重,甲于天下”。 江盈科很是同情基层群众,常因催科不力而遭“长官詈骂”。为缓解百姓“京解诸役”之苦,他置役田二千余亩以资役费。除此之外,他惠爱宽简,常将自己的俸禄散给他人。当了六年县令,被吏部考核,拟升吏部主事,后被人“以赋税不及格”参了一本,遂改任大理寺正。本来,明官场三年一考核一升迁,他好不容易等了六年才有机会,却不料被人搅了局。这事搁在别人头上,确实有点想不开撂不下。江盈科开始也有想法,经好友袁宏道劝解,他很快赴京上任了。江盈科做官,考虑的是当地实情,官不升不要紧,决不干劳民伤财的事。他离开吴地时,“士民遮道拥留,或碑或祠,或刻像于家供养之。”那时候,他和袁宏道同在吴地当县官,两人的官署在同一城内。八小时之外,两人的爱好就是结伴看看吴地的风景,写写山水文章,灯下做点“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的事。在一赏一析之间,两人竟琢磨出了一些名堂,独树一帜地提出了“独抒性灵”,创建了公安派。江盈科死后,袁宏道写了大量的诗文怀念他,将他们交往的点点滴滴融入诗中。袁宏道平时一看到江盈科的遗物,竟忍不住泪流满面。古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江盈科做官没有因为交友不慎,丢掉乌纱帽;反而因为尽交诤友,不断提升了自己。

江盈科的事迹,多记载于明清桃源县志之中。他居家时是怎样一个人,当官后还是怎样一个人,他的品行并未因时因地有所改变。江盈科死后,“吴人士争为哀挽,庶民设佛事三日,计离任十三年矣。”死后二年,桃源人“以舆论申请督学王公,入祀乡贤”。江盈科的品行在当时就得到了人们的认可。除了文学成就之外,江盈科展示给世人的,还有他那高尚的品德。他的品德和文章,同样为世人所称颂。

[责编:朱晓华]

[来源:常德日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