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滕代远:掌权不能谋私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8-16 00:10:24

文丨徐伯黎

1952年7月1日,成渝铁路全线通车,时任铁道部部长滕代远亲临剪彩。成渝铁路全部由中国自己设计、施工,材料和零件全部国产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修建的全国第一条铁路干线。图为成渝铁路建成通车纪念陶瓷碗。

1925年11月,年仅21岁的滕代远走上职业革命家的道路。从担任红一方面军副总政委、中共中央军委参谋长、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到新中国首任铁道部部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滕代远从苗族农家娃成长为卓越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尽管身为革命功臣,又是党和国家领导人,但他从不居功自傲。滕代远常说:“我们是共产党的干部,只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绝对没有牟取私利的权力。”

20世纪50年代初,时任铁道部部长的滕代远奔赴四川,视察宝成线铁路建设情况。他翻山越岭,进出隧道,细心检查工程质量和施工安全。渴了,喝一口军用水壶里的凉水;饿了,和工人们一起蹲在隧道口野餐。为了节约开支,滕代远出差都吃住在公务车上。有一位地方负责同志请他住宾馆,他却说:“我们搞铁路的人,两根钢轨就是我们的岗位,我在车上睡得踏实。”

在铁道部,滕代远坐的是一辆旧汽车。后来铁道部办公厅为部领导筹备了两部吉斯牌小卧车,滕代远知道后,严厉批评大手大脚花钱的浪费行为,并责令停办。但其中一辆车已经进口,无法退回,只好留下。可这辆吉斯牌小卧车关在车库一年多,滕代远就是不坐。1953年,前苏联交通部长赠送他一辆小卧车,回国后,他报告周恩来总理,把车库内的吉斯牌小卧车上交给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

1950年9月,滕代远的长子滕久翔因生活困难从老家来到北京探亲。阔别20余年,见到已经长大成人的大儿子,滕代远夫妇分外高兴。一天,久翔央求爸爸:“爸,你现在是铁道部的部长,给我在北京找个工作吧?这样,咱父子俩也好经常见面。”

滕代远沉思片刻后说:“按父子情分,我应该在北京为你找个事做。但我是共产党的干部,只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绝没有以职权谋私利的权力,部长更不能例外。再说,你在老家上有祖母,下又有爱人和孩子,你不能把这副担子交给当地政府和人民啊!你应该回去。”临行前,他还反复叮嘱久翔:“要安心在家乡搞建设,多打粮食,为国家抗美援朝出把力。家里有什么苦难要自己想办法克服,不要打我的牌子向政府要救济或提其他要求,给国家添麻烦。”滕代远将自己在革命战争年代用过的旧衣裤及一些家什送给滕久翔,希望儿子“像战士一样去克服一个又一个的困难”。久翔记住了父亲的教导。

“掌权不能谋私”。滕代远一直这样要求干部,自己也严格实践这一准则。他对孩子们要求非常严格,坚持“干部子弟不能搞特殊”的原则。二儿子久光,是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环境中出生的,而且寄养在老乡家里。全国解放以后,滕代远一开始将久光送进一所干部子弟学校念书。由于久光贪玩,滕代远夫妇把久光又转到了一所普通的学校读书。后来,滕代远发现久光的淘气贪玩仍然不改,就对夫人说:“这孩子在城里读书,整天和干部子弟在一块,容易滋长特殊化的思想。我看,还是让孩子到农村去吧!”夫人林一同意滕代远的意见,决定把久光送到警卫秘书的老家河北唐县山区去锻炼。三年后,滕代远才把久光接回北京。

“不要靠父母,自己闯路子。”滕代远的行政级别是4级,夫人林一是10级,家里并不缺钱,可他从不给儿子们零花钱。上学时孩子们的学习用品一律要到父母那里去报销,不能留“私房钱”。因家里全是男孩子,所以哥哥的衣服就像接力棒一样传给弟弟们。滕代远从来不吸烟,也很少喝酒,他要求几个小孩不要抽烟。在离职休息的几年里,他还在院子里种了许多树木和蔬菜,带着几个儿子一块锄草、浇水,他还常常教育孩子们要“走好自己人生路”。

1973年8月,滕久翔到北京看望病情日趋严重的父亲。见父亲每餐还要吃一个窝窝头,心疼地劝道:“爸,这东西是粗杂粮做的,吃了不容易消化,等您病好后再吃不迟。”滕代远却执意地说:“我从1960年开始,已经吃了10多年了。”老人还语重心长地告诉久翔:“今天共产党的官,是为人民服务的,是人民的勤务员,要关心群众,体贴群众,不能只顾自己,要时时不忘旧社会的苦,才知今天新社会的甜。今天的幸福是来之不易的,你应该好好工作,为党和人民多作贡献。”

[责编:朱晓华]

[来源:检察日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