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花台著名女烈士黄励:湘妹子用生命兑现革命诺言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8-15 13:20:29

雨花台烈士群雕


黄励,1905年3月出生于湖南省益阳县一个贫民家庭。1924年考入武昌中华大学文科,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10月,黄励被党组织选派到苏联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1927年毕业后留校在党的建设教研室工作。1928年秋,黄励随瞿秋白赴柏林参加世界反帝大同盟代表大会。1929年初,黄励随邓中夏去苏联远东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参加第二届泛太平洋劳动大会,会后被留在大会书记处工作,并担任《太平洋工人》月刊中文版编辑。1931秋她回到上海担任中国革命互济总会主任兼党团书记。1932年下半年任中共江苏省委组织部长。1933年春,党中央决定调黄励到中央苏区工作。临行前因叛徒出卖,于4月25日在法租界被法国巡捕和国民党军警逮捕。同年7月在南京雨花台慷慨就义。她用生命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只要我活着,就一定要为革命而奋斗,直到最后一秒钟!”

被叛徒出卖不幸被捕

1931年10月,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的黄励从苏联回到上海,离开邓中夏委派给她的国际职工运动的工作岗位。那时正是由于蒋介石不抵抗主义,日本侵略者在东北长驱直入的时候。党任命黄担任中国革命互济会全国总会主任兼党团书记,同时在沪西区做工运工作。

此时的上海广大工人和人民群众,响应党的号召,声讨国民党卖国投降的浪潮,风起云涌,纷纷成立民众反日救国会,要求国民党反动政府停止内战,团结抗日。在人民反日救国的洪流中,许多共产党员和党外爱国人士被逮捕、被监禁、被杀害。中国革命互济会是援救被捕革命者、救济被捕的革命家属及死难烈士家属的革命组织。为了提高互济会的战斗力,黄励在大夏大学办了学习干部训练班,在日华纱厂办了工人干部训练班,培训了一批互济会骨干。她依靠互济会的全体同志,采取各种方式,通过各种渠道开展营救工作。如利用可靠的社会关系和被捕者亲属出面发动群众,用群众的力量迫使反动政府释放被捕的爱国者;或请律师辩护,使被捕者少判刑期等。她常对同志们说:“做营救工作必须胆大心细、机智,善于接近群众,尽量避免损失。”由于她依靠群众,方法灵活,积极开展营救活动,使不少革命者免遭杀害,为党保存了力量。

1932年7月17日,中共江苏省委在上海共和大戏院召开全省各界代表大会,支援东北义勇军,反对上海停战协定,号召同胞们团结起义,一致抗日。国民党政府军警特务包围会场,当场逮捕各界代表和群众数十人。黄励闻讯后,立即和互济会的同志进行紧张的营救活动。她到处宣传,并化装在群众集会上演讲。她说:“东北义勇军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当然应当援助他们。参加群众大会的代表是我们选出来的,他们代表着我们的要求。如今他们被捕了,我们应该团结起来,营救我们的代表。”

在党的领导下,经过互济会及各方的宣传动员,群众发动起来了,义愤填膺的群众包围了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要求释放被捕代表。慑于群众的威力,公安局急忙将这批爱国人士解往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一部分人解往南京审讯。黄励为了营救革命四处奔波,也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但由于她精明干练,警惕性高,又善于化装,特务们虽然费了不少心机,却难于发现她的踪迹。

1932年底,党调黄励到江苏省委任组织部长。在白色恐怖的环境中,黄励组织工作的才能得到了很好的发挥。那时候,党的组织常遭到破坏。怎样建立新的支部,发展党的组织,是一个很困难的任务。黄励在区委书记联席会议上指出,应当以开展工人工作为主,以发展工厂支部为主,特别是大的工厂,如上海南洋兄弟烟草公司、恒丰纱厂等,更要成为发展组织的重点。黄励还提出,不在街道支部发展新党员,应提高警惕,防止叛徒混入党内。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为党的支部建设工作作出了正确的指示。

1933年4月9日,江苏省委组织部秘书周光亚被捕。周经不起敌人的威胁利诱叛变。他供出了黄励的身份和住址。当夜11时,敌人突然包围了北山西路顺庆里41号黄励住处,可是他们扑空了。原来周光亚被捕后,组织上立即通知黄励和周妻搬家。搬家后,黄励和周的妻子住在一起。黄励不知道周光亚叛变,一面叫周妻到巡捕房去探望周,一面还在积极设法营救他。可是周妻为了想换取丈夫的“自由”,竟向敌人供出了黄励的新住所。4月25日上午11时,黄励在法租界西爱咸斯路寓所被捕。

法庭上慷慨陈词

黄励早已上了国民党上海市公安局追捕的黑名单,因此,被捕后巡捕房立即将她移交江苏省高等法院第三分院。第二天,法院刑庭就开庭审理。

法官问:你叫什么名字?

黄励答:我叫张秀兰。

问:受过什么教育?

答:没有。

于是法官要求市公安局督察符某报告案情。符某说,4月9日被捕的共产党员廖平凡(即周光亚)供称,张秀兰即黄励,是江苏省委组织部长。法官当即喊廖平凡出庭指认。

当黄励看见周光亚被带上法庭时,眼睛立即喷发出愤怒的火焰。她怒不可遏,伸手要打叛徒耳光,但被法警阻挡住了。黄励满腔怒火,把唾沫向叛徒的脸吐去。并厉声大骂:无耻的叛徒,还有脸来见我,快滚开!

法官假惺惺地说:“你承认是黄励,那很好,只要你说一声从此不干共产党,保证给你高官厚禄。”

黄励威严地斥责法官:“我是共产党员,要永远干共产党,什么高官厚禄,见鬼去吧。”

法官发出惶恐的嚎叫:“黄励住口!这里是法庭,不许宣传共产党,不许骂证人。”

黄励轻蔑地笑了,针锋相对地反驳说:“这里是保护坏人镇压好人的地方,是保护国民党投降卖国的地方,我就要宣传共产党,就要骂叛徒。”

法官看到自己处于被告地位,就拍着桌子大喊:“黄励你疯了,国民党怎么投降卖国?”

黄励理直气壮地把敌人的法庭变成了控诉敌人罪恶的讲坛:“前年九?一八,是谁不还一枪,就退出沈阳,把东北大好河山,拱手送给日本帝国主义?去年‘一?二八’十九路军和上海人民浴血抗战,又是谁卖国求荣,签订丧权辱国的《淞沪停战协定》?这不是国民党投降卖国又是什么?”

法官急得大声嚎叫:“黄励,住口,不许你在法庭上作宣传。”接着宣布黄励违反《危害民国紧急治罪法》第七条,移交给上海市公安局“归案讯办”,匆匆退庭。

当年的上海《申报》对这次审讯作了如下报导:“闻高三分院提审时,张秀兰……对庭上所询,一味强硬顶撞,答非所问,是日公安局到案迎提,并将其书记某甲带案质对,张见甲面时,怒目铮狞,恨不能一口吞甲下肚,以伸其泄露秘密之恨……”

黄励被捕后,党组织立即展开了紧张的营救工作。5月13日中共江苏省委发出了营救黄励的紧急通知。通知指出,“黄励坚决反对帝国主义,反对国民党,是上海无产阶级所依赖的布尔什维克战士。她在被捕后勇敢坚决,在法庭上怒斥敌人和叛徒,不愧是中国革命斗争的领袖。”通知要求,各区应在群众营救会的基础上,组织区委员会乃至全上海的营救委员会,派代表到南京请愿,要求释放黄励及一切政治犯。通知并要求党组织,大力宣传黄励被捕后的英勇事迹,充分揭露叛徒周光亚及一切叛徒投敌的罪恶行径,进一步提高群众的觉悟,动员并依靠群众的力量来营救黄励。

“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

4月27日,也就是黄励被捕的第3天,黄励就被从上海押解到南京国民党的宪兵司令部。敌人软硬兼施,威逼利诱,多次指使叛徒劝降,都被黄励彻底粉碎了。

国民党中央党部派叛徒王云程、胡大海、汪盛狄等来找黄励谈话。黄励看到这些叛徒,心里顿时升起一团怒火。黄励说:“你们满口讲的都是违背自己良心的谎话。如果关起门来没有国民党的威胁时,你们应该承认自己的罪恶行为了吧?你们这些叛徒,自称学会了马列主义,可是在敌人的屠刀下,却出卖灵魂甘当敌人的奴才!”这些家伙被骂得无言以对,以后也不敢来找她谈话了。

敌人妄图削弱黄励的革命意志。他们把黄励一人关进看守所办公室旁边小屋内。小屋前是革命同志被押赴刑场的必经之路。第二天凌晨,敌人押了10多个同志经过这里去雨花台枪杀,企图以死来恐吓她。黄励坚定地回答:“革命不怕死,怕死不革命!”敌人无计可施,只得将黄励送到普通牢房,黄励虽然身陷囹圄,但她时刻牢记共产党员的使命,利用一切机会开展工作。她经常用俄语唱《国际歌》、《马赛曲》,还把苏联的《海员歌》译成中文唱给难友们听。还向难友们讲革命故事,鼓励她们坚持斗争。难友们在她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的鼓舞下振奋了革命意志,决心与敌人斗争到底。

黄励的宣传工作还做到监狱的看守身上,她经常向看守们讲述革命道理,宣传党的抗日救国政策,揭露国民党统治的腐败黑暗。看守所有一个年轻的看守叫张良诚,原是个孤儿,为生活所迫当了国民党看守。黄励发觉他为人正直,具有爱国热情,同情革命,就主动接近他、教育他,告诉他青年人要有志气,鼓励他另找出路。张良诚问她怎样另找出路,黄励明确地对他说,在国民党里是没有出路的,要找出路,只有走共产党指引的穷人闹翻身的这条路。在黄励和狱中其他共产党员的帮助下,张良诚逐渐倾向革命,暗中为政治犯传递消息、信件,还把某些人的叛变行为告诉他们。他曾给黄励捎去陈赓的一张字条和5元钱,不料这件事被叛徒告发。国民党宪兵司令对自己要害部门竟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大为震惊,下令对看守张良诚执行军法制裁立即枪毙。张良诚被押往刑场时,也像共产党员一样高呼“打倒国民党!”“共产党万岁!”等口号。还有一个青年,曾是看守所长的文书,也被黄励等人争取过来。抗战爆发后他来到了延安,在抗日战场上英勇牺牲了。黄励的无畏精神,令狱中那些看守们也很钦佩,他们曾在背后议论说:共产党真厉害,她就像水一样,哪里都流得进去。咱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哪天不杀人,可她就不在乎,照样唱歌、谈笑,照样宣传她的共产主义。

确实,在看守所,黄励的宣传可谓“无孔不入”。看守所长的儿子是个大学生。假期来此探亲,临时住在所内办公室里,与黄励的牢房靠得很近。黄励就对他开展工作,向他揭露国民党政府对日妥协投降,欺压人民的种种罪行。她还对看守所长说,让你的公子和我们谈谈大学生对九一八事变和上海停战协定的看法。看守所长训斥她说:“这里是看守所,你是犯人,你不要开口国民党卖国投降,闭口蒋介石祸国殃民的。你年轻能干,又有学问,何必一股劲地往死里钻?只要你说一声不做共产党,就可以得到自由,好职位等着你。”

黄励凛然正色:“我们共产党人正是为了自由,为了解放全人类而闹革命的。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们可以用生命去换取,贪生怕死,算共产党么?”她诙谐地反诘所长:“你当了这么久的看守所长,还没悟出这个道理?”

所长张口结舌地说:“算了,算了,你不听,随你便。不过你得老实点,这里是监狱,不能让你随意宣传共产主义。”

黄励的回答掷地有声:“笑话!共产党员不宣传共产主义宣传什么?叫我不宣传共产主义,除非等到我死了以后!”

从容赴死名垂千古

敌人的威胁利诱软硬兼施的手段均告失败,国民党中央党部指示迅速处决黄励。同号子的难友钱瑛、夏之栩等,特地为她准备了一套就义时穿的干净衣服。黄励也知道自己牺牲的日子不远了,但她置个人生死于度外,仍然谈笑自若。当难友们问到她的情况时,她拍拍后脑勺幽默地说:“快了,快了,快到雨花台了!”

1933年7月5日,天还未明,一个女看守来到黄励的监房门外,轻轻叫醒了她。这个女看守竟一时打不开牢门。以后男看守过来,才把牢门打开。黄励同钱瑛、夏之栩等告别以后,从容地走了出去。

“共产党万岁!”

“打倒国民党!”

“打倒帝国主义!”

嘹亮清脆的口号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惊醒了同牢的难友,她们知道黄励要去雨花台了。

在牢房外面,停着一辆囚车,黄励健步登上去。在囚车里只有她一个囚犯,却有不少押送她的宪兵。黄励不放弃任何做革命工作的机会,做了最后一次宣传工作。她对宪兵们说:“你们都是穷苦人出身,国民党杀害共产党人,就是不让中国的穷苦人翻身。共产党领导江西省的穷苦人闹革命、分田地,当家作主,成立了自己的政府。全中国的穷苦人都要走这条路。”

黄励继续说:“中国的革命者,有的是共产党员,有的不是共产党员,但他们都是爱国的,和穷苦人站在一起,帮助穷苦人翻身求解放的。他们不怕死,他们是杀不完的。国民党政府的寿命不会很长了。它干尽坏事,祸国殃民,中国人民一定要起来打倒它,建立一个独立富强的国家。你们杀了好多共产党,革命者,能杀得完吗?越杀革命者越多,你们应该想一想。”

当时在场的一个宪兵后来回忆说:黄励作上述演讲时,是那样镇静安详,完全是劝导和教育他们的表情。黄励的话清楚明白,很感动人。宪兵们听得入了神,一点声音都没有。宪兵们从内心敬佩黄励,说黄励真是视死如归的革命英雄。这样的英雄,只有共产党里才有。

宪兵们早已听说黄励在法庭上和宪兵司令部看守所的英雄事迹,又在囚车里听了黄励最后一次宣传革命道理的演说,他们被黄励的精神所震惊,端着枪的手,颤抖得很厉害,接连放了好几枪,才完成他们罪恶的任务。黄励倒下了,鲜血洒在雨花台,年仅28岁。

[责编:朱晓华]

[来源:《世纪风采》]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