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洪云蒸:御书“三湘名世,百粤保障”奖其忠烈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7-14 23:05:07

原标题:清慎仁廉的洪云蒸

文丨陈安国

洪云蒸(1580—1636),号紫云,攸县漕泊人,少入私塾,读志士仁人文章,曰:“为人当如此”。

明万历庚辰(1610),洪云蒸参加朝廷会试,考中进士,排名在三甲第148名。中进士后朝廷委任他担任诸暨县令,他父亲次厓公给他写信说:“自用而羡,周民急可也。”他谨遵父亲教诲,勤政为民,廉洁为官,在位一年,“廉惠声为浙省最”。

由于洪云蒸刚正不阿,得罪了上司,被诬陷。幸得爱才惜才的叶相出面为其“雪其诬”,还其清白,没有下狱,被罢官回乡。他又在攸县漕泊金仙书院讲学三年,弟子遍及湘东诸县。他有寄弟子诗道:“小江江上旧相携,此日涛声满绿溪。我寄檐前声数点,和风和雨到江西。”这期间,他写了《金仙书院记》和《金仙洞记》(见同治版《攸县志》)。前文最后写道:“吾儒之道,浩然之气刚大,非金乎;孔孟之畏神服教,非仙乎……今易名书院(原名“凤山”),广建学舍,理学节义,又由兹讲习焉。尚躬行不尚腾口;尚实证实悟,不尚钻纸耳食;尚博物洽闻,不尚剿袭杜撰。其庶几予先世卜居之意云。”他坚定地认为:办书院,招生徒,首先要培养他的的“浩然之气”。让学生懂得“理学节义”,并注重社会实践的“实证实悟”,不停留在书本上。学生必须崇尚广博学习,并要有自己的真知灼见,不能拾人牙慧,吃古人的剩饭(“不尚剿袭杜撰”)。这就是他办学育人的主旨。

1615年,朝廷起用他为许昌州判。当时许昌遭水灾,满目疮痍。他夜以继日地办理以工代赈、督民修河筑堤等事项,并修建西湖书院,亲临讲学。他的勤政得到百姓众口称赞。在许州,他写下了一篇著名的《游许昌赋》,全赋二千多言,详细记述了自己在许州与民众一道修筑堤坝、开荒救灾和兴建学宫等重大事件。1616年,洪云蒸调任梁山县令,不久又改任昌平州学正,主管州教育。他带头捐款支援办学校,扩大学校规模,鼓励庶民子弟务学求知。自己每月到学宫讲学三次,得到百姓和学子们的赞誉。戊午(1618)年,洪云蒸调国子监(太学),在朝廷最高学府任教,成为当时的理学权威。他奏请朝廷增宋、明从祀,定学宫礼乐。两年后升调户部,主事东南13省财税。壬戌年(1622)二月,他奔丧回攸守制三年。在这段时间里,洪云蒸又来到金仙书院讲学,这是他第三次在金仙书院讲学,也是该院的鼎盛时期。

丁忧完毕回京,洪云蒸补北户部主事,历员外、郎中。这时期,朝廷中魏忠贤奸党持权,笼络官员,满朝官员巴结奉承。洪云蒸与杨大洪、贺时风等正义之士大义凛然,联名参劾。魏忠贤知道后,对洪云蒸更加恨之入骨,但洪云蒸为官清正,办事严谨,民声很好,无隙可寻。

这时候,广州知府纵容亲属贩运谷米,致使粮价暴涨,激起民愤。魏忠贤施用借刀杀人之计,极力推荐洪云蒸去担任广州知府。洪云蒸也知道魏的用意与利害,欣然前往,并说:“鞠躬尽瘁,利害何恤!”

这年八月,洪云蒸离开都城,十月到达广州,他就尽心尽力筹备兵饷,应对事变。他设置常平义仓,解决贫苦百姓的生活问题。对诉讼案件,他亲自及时审理,不拖延敷衍。以往两广的兵饷,太守常常侵占挥霍,并且笼络富商受取贿赂。洪云蒸到任后,反对贪污,从不向富商索贿。部下将士和商人都夸赞他。在朝廷的魏忠贤听见他的政绩,无可奈何。不久魏忠贤败露,朝廷见洪云蒸保土有方,百姓爱戴他,就让他继续留任。洪云蒸不负朝廷厚望,积极理政,打击欺行霸市,公平市价,及时发仓廪救济贫苦市民,深得民心。广州百姓曾经建生祠供奉洪云蒸。

1629年,从化铁冈流寇钟国让经常掠夺百姓财富,危害百姓。洪云蒸领兵进剿,钟国让诡计诈降。洪云蒸识破诡计,采取分化瓦解的办法,对钟的部下将领采取怀柔政策,最终孤立寇首钟国让。最后引诱他会见督院王,将其捉拿归案。因钟罪大恶极,被就地正法。海寇李之奇进犯内洋,忠将陈珏水战失利,抱铳自沉,洪云蒸悲痛不已。为了加固海防工事,他亲临城防,筑铳城铳台,修造战舰,措饷调兵。常常夜间巡查南头寨、虎头门,检查防护情况。不久,他升任岭南道副使。1630年初,京师告儆,请求援兵入卫,院司在讨论谁去当监军时,众多将领都面带难色,不敢担当。洪云蒸这时驻守南雄,毅然主动请缨,请求快速赴任,可是因为院司犹豫不决,三个月才让洪云蒸领兵前行。洪云蒸在路上行走了两个月。七月,洪云蒸到达金陵,得到的是结果是奉诏班师。回经长沙时,与门人冯一第论学,撰次所著《易说评驳》。1631年夏天才到达广东,被授予岭东惠州潮州二道。

这时,流寇陈万踞惠州九连山,钟凌秀盘踞潮州铜鼓嶂,与曾阎罗、赖大总等形成犄角之势。面对众多海寇和巢寇的进犯,洪云蒸认为,根据山寇与海寇的进犯程度和嚣张气焰,必须要集中大队兵力予以打击,才能制伏。可是督院没有接受洪云蒸的意见。看到山寇海寇猖狂,最终受害的是百姓,洪云蒸主动请求担任三省的监军,指挥军士,先解除了永安、海丰的危难,严惩了策应海寇的内奸数百人。安抚沿途饥民,凡愿意进团练吃粮子的饥民都给予粮饷和衣服。与此同时,洪云蒸严格训练永安和海丰两个地区的团练,要求人人以实战状态进入训练。海寇见势不妙,数万名原来依附的民寇纷纷解散,寇首领陈万和钟凌秀乞求招降。最后终于将数股贼寇逐步瓦解分化,暂时稳定了局势。朝廷看见洪云蒸有功,7月,升任他为广西参政。

1632年,洪云蒸升为江西湖西道参政。不料,他还没有到任,又遭到权贵忌恨。虔院陆、督院熊、按院钱等人又上疏要求朝廷将洪云蒸留在广东。洪云蒸妙用巧计,平定山贼。按院钱某上疏朝廷,奏表洪云蒸首立战功,崇祯帝钦赐太平宴,赏赤白金四百两。洪云蒸将皇帝的这些赏金全部用于长沙长郡学堂、攸县县学和家庙祭器。

1634年,洪云蒸升任整饬山防申威兵备分守岭南按察使,此时,各地农民纷纷起义,东南尤烈。这年四月,海寇刘香进犯海丰,大肆劫掠。掳掠沿江男女勒赎,不赎者杀死或劫往海岛。洪云蒸主张派人前去面谈,熊督院不答应。五月,海贼刘香给督院递来了帖子,请求朝廷招抚。洪云蒸命令海防暂时以怀柔政策对待他们,再次请求督院料理兵机,以战为守,熊督院还是不听从。八月,洪云蒸看到濒临海域诸多城镇危如累卵,于是亲自督守海丰。督院仍不作决定,一直拖到十月,海丰士民哀乞亲抚,熊督院才命令巡道康承祖、参将夏之木、张一杰协助洪云蒸同往海丰谢道山招抚刘香。

洪云蒸这时正患疾病,但他还是抱病而行。由于潮州指挥周孟震收取了海贼的贿赂,将官府招抚的计划泄露给了海贼刘香。刘香等了几天,没有看见官府招抚的人员来,以为是官府采取的是伪招。洪云蒸会同两广军门熊文灿、参将夏之林、潮州海防黄宗、惠州理判刑姚希哲等人来到海丰招抚刘香。

洪云蒸临行时致书儿子说:“自到谢道山,知己无生还之理,大海岂能收尸。”即日,洪云蒸怀着誓死报国之念来到谢道山。谢道山下人山人海,不但有参加招抚的宫员,还有乡绅和数千名群众。刘香派遣军师余仙客、副军师胡十四到海丰县拜会洪云蒸,双方谈成了招抚之事。四月四日,在海丰谢道山河岸搭起五道厂棚,举行招抚仪式。刘香带领着四五十只木船来到山下,登岸参见洪云蒸,慰谕已毕,洪云蒸对刘香说:“你能不再掠劫百姓,招抚之局必能成功。”康承祖听见洪云蒸说这话,错愕一惊!洪云蒸用脚跺了了他一下,示意他要镇定。

刘香骤然指责洪云蒸伪抚,劫持洪云蒸下船。岸上顿时大乱,践踏无数。刘香把洪云蒸囚禁在平海的磨子峡。洪云蒸每日读《易经》、赋诗,以示镇静。刘香看见洪云蒸整天看书吟诗,不以为然。殊不料,洪云蒸暗中与总督熊文灿、郑芝龙联系,促其率军围剿。督院熊文灿看到洪云蒸的密信,将责任归咎于康承祖和夏之木,并上疏皇帝说:“道将信贼,自陷登舟,往抚被留,臣实不知”。皇上知道熊文灿这是在欺瞒罔上,严词责令,要熊戴罪自效。洪云蒸此时多次暗中写信给福建的郑芝龙请求前往海丰剿灭刘香海寇,又秘密致信嘱咐省城各处要严格防守,以等待福建郑芝龙的军队。崇祯八年(1635年)三月,刘香入佛堂门,想突破省河,派人侦察后,知道防守很严,不敢进犯。洪云蒸写密信告之刘香回到白沙湖田尾洋。不久听到凤阳寝陵之变,对朝廷忠心耿耿的洪云蒸数日不进食。四月初一日后,海水三日都是红色,洪云蒸大喜,知道郑芝龙的军队来了,广东的官兵也到了。

果然,熊文灿会合福建总兵郑芝龙率领战船二百余只征剿刘香,刘香挑选先锋船九只仓惶迎战。刘香的先锋船到达田尾洋时,忽然东北风大作,郑芝龙的战船顺风直下,马上万炮齐发,先锋船纷纷中弹沉没。刘香见大势已去,急忙向洪云蒸乞求,表示愿意归顺朝廷。洪云蒸怒发冲冠,破口大骂:“身灭在即,何以止耶!”刘香威胁洪云蒸,要他劝阻郑芝龙退兵,洪云蒸严词拒绝。刘香派兵将洪云蒸捆吊升至桅杆,迫其止兵。被悬吊在半空中的洪云蒸招手大呼郑芝龙和他的儿子:“我誓死报国,勿惜我一人,贻害三省,急击勿失!”郑芝龙见状,不得不命令火炮击船,刘香数百条船被焚。刘香恼羞成怒,把洪云蒸杀死船上,将其尸体推入海中,自己引火自焚。洪云蒸和刘香的尸首都溺于海上。康承祖、夏之木和张一杰脱归。郑芝龙朱参将等人乘坐船在海上寻找洪云蒸的尸体。尸体运经海城时,海丰县城百姓悲伤不已,纷纷捐款买下吴家水阁建造洪公祠,以悼念洪云蒸忠心报国、视死如归的精神。乾隆《海丰县志》卷之二载:“洪公祠,守道洪公云蒸。祀圯,入五坡祠。其故迹在南门外塘铺旁……”

朝廷赐以御葬,追赠洪云蒸为右副都御史。崇祯皇帝于崇祯二年(1730),对其夫妇和父母封诰。明朝大学士杨嗣昌为洪云蒸立传,详细叙述了洪云蒸的生平事迹。

明朝奖励忠烈,朝廷御敕于洪云蒸故里攸县县城十字街建忠烈石坊,御书“三湘名世,百粤保障”八字。

明天启七年丁卯(1647)洪作辛撰有《敕建紫云公攸城拦街石坊记》云:“广东三省监军参政分守岭东道洪云蒸,清慎居官,仁廉矢志,忧民情切,剥肤讨贼,心期嚼齿。赈饥而弥凶变,措饷而兼议兵。平诸贼之巢窟,扫三省之妖氛。计出万全,功成独任,洵为三湘名世,允作百粤保障。”

洪云蒸为理学家,有《紫云文集》等行世。

[责编:朱晓华]

[来源:《湘东文学》]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