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英雄丨左宗棠惩戒侄儿正军纪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3-14 10:30:47

文丨左增杰(新疆)

我是左宗棠第四代侄孙左增杰,受邀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的《我有传家宝》节目。我拿出了慈禧赐给左宗棠的一把大马士革匕首与大家共赏。慈禧太后曾将这把匕首赐给陕甘总督左宗棠,委以重任,收复新疆。这把匕首作为左家的“传家宝”现流传到了我手里。

清同光年间,中亚安集延地痞、粟特人阿古柏,受俄沙皇、英女王之唆使,率匪兵窜入我境,先后侵占了喀什、和田、叶城、莎车、阿克苏、焉耆、吐鲁番,继而越达坂、进犯乌鲁木齐。1876年4月,陕甘总督左宗棠请缨西征,遂奉诏督办西陲军务,提劲旅东入嘉峪关,将行辕大帐扎在了哈密凤凰台。

6月29日,大军在六道湾山梁上架起大炮,只一炮,阿古柏与匪兵便抱头鼠窜、落荒而逃了!

于是,全城百姓、大军、杨柳青商帮、湖南商会联袂在其地构筑起了“一炮成功”纪念所——一座圆形碉堡式建筑,土木结构两层,底部直径12米,炮台高8.5米。正面是半圆形拱门,门首镶嵌一块石雕,上书左宗棠题写的 “一炮成功”四字。“成”字右上角空缺,左宗棠掷笔曰:“伊犁仍未夺回,成者尚差一点!”

士兵日久离家,以小赌转移思乡之情。老城临街有家茶馆,名叫湘茗,老板房宜飞,岳阳人。前堂专营湖南茶叶,后院全是赌间。

一天,左宗棠的侄儿军粮协领左雨生不经意进了湘茗茶楼,顿生回家之感。

老板奉茶,又请左雨生到后院碰碰运气:“银子由柜上垫,赢了,军爷您拿走;输了,算我的!”

左雨生没推辞,只半个时辰,六两七分银子到了手。

是雪必化,是赌必诈。军营的木栅围墙齐腰高,左雨生从此夜夜越墙离营去赌。

军粮,运之甚难啊!那时运粮的驼队一个往返就几个月,而左雨生竟把两百七十一石粮食写在了给房宜飞的欠条上。这惹恼了左宗棠,立马就去捉拿左雨生。

有名的淮军骁将马玉昆在日记中写道:“大帅执意秉大刀前往,力劝不逮,遂率四旗兵,六骑驰至湘茗。” 左宗棠须发已白,体力难支,终将大刀交给了马玉昆。

左雨生被堵个正着,左宗棠双目喷火,一言未吐,挥手拧身,带二旗兵离去。马玉昆挥起大刀将麻将桌斜劈为两半。

左宗棠升帐,指着帅案前的棺材说:“庞德战关羽,谁败了谁睡棺材。本督东来,一旦输给俄英二夷,则入此棺。胜了,便空抬回去。今大战在即胜负未卜,让你左雨生躺进去,以正军纪!”

左宗棠声似洪钟,诸将齐刷刷跪倒,都为左雨生求情,因为他在陕、甘作战勇猛。

左宗棠长叹一声,道:“革职。既然不杀,也不打了,你将命报效沙场吧!”

左宗棠抽出肋下这把匕首,削下锦袍一角,洒泪道:“本督管束不严理当受罚,把那一张八仙桌和这一角锦袍钉入棺内!”

此棺埋在了将士们种的树林里面。从此,全军连小赌也再没有过。左雨生捐躯于古牧地之战。

左宗棠用这把匕首惩戒亲侄子左雨生,树立好家风,这把大马士革匕首成了左家“传家宝”。

[来源:文萃报供稿]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