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林伯渠:又当部长又当兵 手举马灯照万人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7-03-01 12:02:43

人物简介——

林伯渠(1886-1960),原名林祖涵,字邃园,号伯渠,湖南省常德安福(今临澧县)人。早年曾经参加同盟会,192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八一南昌起义。后在江西革命根据地担任工农民主中央政府国民经济部部长、财政部部长。经过二万五千里的长征,到达陕北后,于1937年至1948年担任陕甘宁边区政府主席。1938年中国共产党扩大的第六届中央委员会第六次全体会议上,被选为中央委员会委员。1945年中国共产党第七届全国代表大会上和1956年中国共产党第八届全国代表大会上,都继续被选为中央委员,并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

新中国成立后,他被选为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秘书长,1954年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在第一届和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都当选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1960年因病逝世。

人物故事——

手举马灯照万人

文丨李坚真

长征路上,夜行军中,红军战士常常可以看到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穿着普通战士的灰色军装,提着一盏明亮的马灯,站在险隘的路口,叮嘱着同志们“小心,小心!”他,就是中央苏区财政部长林伯渠同志。回忆往事,他那光明磊落、坚持原则、秉公无私、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光辉形象,又清晰地重现在我的眼前。

和苏区人民心连心

一九三四年十月,由于党内“左”倾机会主义路线的干扰,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的战斗中,遭受了严重的挫折,被迫猝然撤离中央根据地。

在将要长征的时候,苏区中央政府在瑞金西江的一个庙里,召开各部门的负责干部会议,进行动员和组织编队的工作。小庙只有几间正房,座落在一个孤立的山头上,参天的古树掩映着它,显得十分幽寂。会议室里,气氛更是严肃。中央苏区苏维埃政府的部长都参加了会议,董老、徐老、林老、谢老几位老人坐在一起,神情沉重……

戴着老花眼镜的林老在讲话的时候,感情激动地说:“几年来,我们和根据地人民在一起,同甘共苦。他们支持着我们,养育着我们,也依靠着我们,和我们一起享受了胜利的快乐,经受了挫折的考验……”说到这里,林老泣不成声,我们的热泪也夺眶而出。沉寂了一会,林老接着说:“我们一定要设法减少苏区人民的损失,帮助地方党组织建立起自卫武装,和红军游击队一起战斗,打击敌人。我们留下的东西,要统统给苏区人民,特别是枪枝弹药要移交给地方部队和民兵。苏区人民和我们是心连着心的,我们是不能忘记他们的,我们也一定要回来的……”

林老越讲情绪越激昂,他的每一句话都饱含着对苏区人民的深厚阶级情谊,也代表了我们的心意。在那些年代里,为了发展苏区,建设苏区,我们的同志走遍了苏区的每块土地,洒下了自己的鲜血和汗水。不少同志已长眠在苏区的土地上,实践了自己永远做红色苏区的忠诚卫士的诺言。

而林老这一位很早就献身于中国人民革命事业的坚强老战士,自担任苏区的财政部长以来,为了发展根据地的经济,更是呕心沥血、废寝忘食地工作。林老对苏区人民有着无比深厚的阶级感情。苏区人民对林老的不朽功勋,也是不能忘却的。可是正在这困难的时候,在苏区人民正需要我们的时候,我们却要离开他们远征了,这怎能不叫林老和我们心情难过呢?又怎能不叫苏区的父老兄弟姐妹送了一程又一程呢?当年的那种依依难舍的情景,还深深地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心地无私,克己奉公

我们的队伍就要出发了,林老一直忙着处理财政部的工作,忙着解决留在苏区坚持斗争的同志和家属所需的物资及经费问题,而他自己的家却没有顾得去安排。林老的爱人范乐春同志,曾和我一起在福建工作过很长时间,担任过福建省苏维埃政府土地部长,是一个对革命事业赤胆忠心的好同志。撤离前夕,她正生了孩子,还在月子里。在决定去留时,组织上一方面考虑到闽西根据地工作的需要,另方面也考虑到她带着孩子的实际困难,便决定把她留在根据地坚持斗争。林老匆匆忙忙地回到家里,范乐春同志心情很难受,默然无语。林老抑制着感情,安慰着她说:“我们都是党的儿女,革命的需要高于一切,我们不要难过了。”说完,他抱着初生的小儿子,深情地说:“孩子,不是爸爸不爱你,不是爸爸不带你走,这是艰苦的斗争啊……不然,爸爸怎么能离开你们呢?”

林老在财政部工作,一贯廉洁奉公,坚持原则,在范乐春同志和孩子生活费的安排上,一直严格遵守组织上的规定,和其他的家属一样,一点也不多给。

林老临别的时候,又语重心长地对范乐春同志说:“你一定要和群众在一起,要保持一个普通老百姓的本色,不能有任何特殊。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有了老百姓,你就有饭吃,你就能开展工作;脱离了老百姓,你拿了钱也没处用……”林老还说:“你一定要目光远大,看到我们的前途,坚信我们是会胜利的。到那时候,我们的孩子就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了。”范乐春同志记住了林老的嘱咐,在极端困难的环境里,她和邓子恢、张鼎丞等同志一起,坚持领导了闽西根据地的斗争。在艰苦激烈的战斗中,林老的儿子曾一度丢失了。

一九三八年,范乐春同志因劳累过度,不幸病逝,使我们失掉了一位好战友。我们永远纪念着她,也惦念着她的孩子。

全国解放后,一次我在北京又见到了林老,他告诉我说:“李坚真同志,我的那个小儿子找到了,你放心吧!”林老对自己的革命家庭,对妻子儿女有着深厚的感情。然而,他对党的事业,对革命的工作,更是赤诚热情、忠心耿耿,为了革命事业不惜牺牲一切。在这方面,林老是我们后一辈的楷模。

关心战士 无微不至

在长途的夜行军中,林老年纪大,身体也较衰弱,自然比起我们青年同志更要劳累和疲乏。但他有着一股坚韧不拔的毅力,从不说苦。每次行军时,他总是提着那一盏小马灯或前或后的照顾着同志。他的小马灯从不个人占用,一定要把光亮照着大家。他不仅是在险隘难行的路口,举灯照耀着,让同志走过去,还交代后面的同志要注意险路。每次遇到溪流沼泽,他都要用一根竹棍子,走在前面探路,引导我们大家安全地通过去。黄镇同志在长征中的那幅素描,画着林老提着小马灯,雄姿焕发,阔步朝前,就很真实地表现出了长征中老英雄的精神面貌。

林老对我们女同志的关心照顾,真是无微不至。他学识渊博,阅历丰富,在各方面都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我们从中央苏区出发,斩关夺隘,抢险飞渡,杀退了千万追兵阻敌,翻越了高耸入云的雪山,胜利到达卓克基的时候,由于饱受饥寒与长途跋涉之苦,大家的身体都消瘦了,尤其是女同志,感到精疲力竭。我们在那里休息了几天,恢复疲劳,积蓄精力,准备经受更大的考验,以便一举跨过茫无人烟、纵横数百里的草地。在这时候,林老又根据我们女同志的特殊需要,千方百计买来了一些酒和当归头,分给我们煮水喝。他还通知其他部队,把杀了的羊头送给我们,说是吃了可以治病。

“林老,这山羊头吃了有什么好?怎么做才能吃?你告诉我们吧!”刘群仙同志拉着林老问个不停。林老一一地详细解说了,她才高兴地走开……

我曾写过一首山歌,歌唱长征中的林老。为了表达怀念林老的深切之情,我把这首山歌写在下面,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年过半百老英雄,又当部长又当兵;山高水深何足惧,手举马灯照万人。

[责编:朱晓华]

[来源:人民网]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