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严正基:提着脑袋审命案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12-06 12:29:22

人物简介:

严正基(1785~1863),原名芝,字厚吾,号仙舫,清溆浦县人,严如煜长子。少时就读于岳麓书院,暇时兼习武备。嘉庆十八年(1813)乡试,名列副榜,改试北闱,考取官学教习,任职于汉军镶白旗。期满用为知县,道光六年(1826)分发河南,先后署理武安、禹、孟、息、新郑等县,十五年补授灵宝知县。道光二十六年,正基升任郑州知府。时贾鲁河水泛滥经年,他主持堵截决口,修复田庐。不久,黄河黑冈决口,危及开封,正基奉调负责防堵,开封城得以保全。后调任奉天复州知州,又改任江宁知府。二十九年任常州知府。适逢长江下游大水为灾,于是设局劝赈,得钱二十余万赈济灾民。翌年,署理淮阳河道,后又代理按察使,太平天国**爆发后,咸丰元年(1851)二月,严随赛尚阿赴广西,由李星沅差遣委用,总理粮台。四月,调任广西右江道。又受委督办各府团练。十月,升任河南布政使,仍留广西。次年正月,派员分赴桂平、梧州、柳州等地合办团练二年四月,太平军桂林撤围后,严随军人湖南,协守长沙。后一直尾追太平军至武昌。武昌被清军攻占后,他以湖北布政使兼任武昌知府。三年四月,奉旨回广西核办粮台事务。不久,调任广东布政使,仍留广西。随后,奉旨人京,晋补通政使司副使。五年,升通政使七年六月,严以足疾告假回家乡溆浦。同治二年(1863)卒。著有《仙舫诗文集》、《悯忠草》等。

人物故事:提着脑袋审命案

清朝末年,严正基任知县期间,经常利用休假时间下乡体察民情,解民忧,常把百姓冷暖挂在心。但是,有一次竟差点送了性命。

这天,严正基坐轿来到乡下,轿到村口,有一农夫便跪地挡住去路,大声哭喊:“官爷救命!”轿夫准备驱赶老农,却被严正基制止。他含笑下轿探问原由,可农夫泪流满面哭喊:“我儿非暴病而亡,他死的冤枉!请官爷严惩凶手!”严正基准备追问,此时天空骤变,狂风突起,轿帘被掀,娇顶红帘被刮到路旁,正好盖在一支新坟上,老农顿时也不见身影。严正基感觉事情极为蹊跷,便下轿进村向村民询问是由,知情者对严大人说:“死者乃张氏妇人的丈夫!”。

严正基来到张氏门口问话:“你丈夫在吗?”张言:“死了!”严大人问:“怎么死的?”张说:“暴病而亡!”严大人说:“我刚才听一个老农说是你把他害死的?!”张氏大怒:“你这个官员无凭无据胡说八道,我要去知府告你!”乡民们听了,都替严正基捏了一把冷汗,知情者也纷纷向他透露实情。

原来张氏丈夫是个生意人,常年在外面很少回家,张氏一人在家生活。她身材匀称,美如天仙,本村有个屠夫,见之眼馋。每次张氏买肉,他专挑精肉给张氏,并含笑目送。天长日久,张氏渐渐也对屠夫心存好感。屠夫见时机成熟,便在夜里敲张氏门,张氏也半推半就,两人就滚到了一块。最初,张氏心里也很矛盾,既想和屠夫缠绵,又担心哪天被丈夫碰上。屠夫感觉张氏美貌,非要张氏做小老婆不可,这样也就名正言顺,不再惧怕闲言碎语!张氏觉得屠夫有手艺,能挣钱,衣食无忧,又常在身边能够带来许多快乐,心有所动,终于答应了屠夫的请求。张氏从此胆子大了,时常陪着屠夫饮酒作乐!为了能够长期厮混,一个晚上,二人左思右想,终于想出一个毒计……

一天,张氏的丈夫回到家里,她就按计行事,送茶,递烟,暖得丈夫心痒痒。丈夫一把抱住张氏就欲亲近,张氏故作柔情地说:“不要急嘛。你一路辛苦,还没进食呢!我给你先做些好吃的,再陪你喝几杯暖暖身子再说啊!”丈夫听夫人这么一说,只好说道:“好好好!我听夫人的安排就是了!”不一会儿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就上了桌子,张氏还拿出一罐好酒,夫妇俩越喝越多,丈夫喝得酩酊大醉!张见丈夫已醉,就把丈夫扶到床上。张氏出门叫来屠夫,那屠夫从做饭的灶眼里抽出烧得红亮的捅猪棍,用力从醉汉口捅进醉汉的肚内,屠夫又咬牙拔出捅棍,张氏用布快速堵住,不留血迹,并用棉被裹好尸体。屠夫立马从后门溜走,张氏此时才放声痛哭。邻居们听到哭声,都来看望,认为张氏丈夫乃暴病而死。于是,叫人连夜将其掩埋,不留点滴蛛丝马迹。

张氏跑到知府抢先告严正基一状,说他身为知县胡乱断案,嫉恨他的同僚就在知府面前添油加醋说了不少坏话。知府因而立即责令他七天之内务必审好此案,查出凶手,否则“铁链锁身罪难逃,自赴刑场迎大刀!”乡民得知这个消息都替他惋惜。

严正基从容面对,尽力安慰自己身边的人:“不要为我担心,生死由命定!”为了尽快破案,严正基茶不喝,饭不吃,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走在路上无精打采,居然躺在路口手扶巨石呼呼大睡。突然,一个白胡子老头来到身边,大声嘟嚷:“严正基你犯了杀头死罪,现已时过五天,你还能呼呼大睡,不怕死啊?”严说:“我也无法子啊!”那老人说:“我告诉你,天黑之时你朝正东方走,在大山深处有一独屋点着油灯,那里有你想要的东西,快去吧!”

严正基醒来后,半信半疑,化装成算命先生徒步走进深山。此时,天色昏暗,寒气逼人!果然见到山坡间有个草屋燃着油灯。严正基走过去敲门,听到一位老妇人的声音:“谁啊?”“大娘,我是算命先生。天黑了,到此借一宿!”“啊!我可有三个游手好闲的逆子,深夜才能回来,正屋你不能睡。就到柴屋,我给你点稻草将就着着睡吧。”严正基应连声说:“感谢大娘!”

时过深夜,兄弟三人你提鸡,他拿鸭进了柴门。一番忙碌,就开始大吃起来。席间,三人评功摆好。老大老三兄弟俩收获不小,只有二弟笑着说:“我今天下山什么也没捞到,我路过张氏窗下,见听见屠夫说:‘自从上次用通棍整死你丈夫后,我那通棍短了一截。’张氏家猪啊鸡啊啥都没了,没啥好拿的,看!我把这屠夫的桶棍偷来了,这可是铁证啊!”“那严大人真是个好官呢!听说自己犯了杀头死罪!要是能让他知道证据在此那该多好啊!兴许还能救他一命!”“二弟你亲自送去给他吧!”老二说:“不行!我送去谁会相信你呢?弄不好自投罗网!”此时,严正基难以入眠,在草堆里翻滚着。滚动的声音被兄弟仨听到,就问他们的母亲:“谁在柴屋里?”母答:“是一算命先生在此投宿!”严正基从草堆爬了出来,道:“兄弟们切勿发怒!我是严正基呢!知府命我七天交案,今时过五天。如果超过了七天,还查不到凶手,我唯有死路一条。还剩两天,我愿和你兄弟仨结拜为兄弟,这辈子我严正基算是与你们兄弟有缘了!”说完便跪地相拜。

三兄弟急忙扶起严大人,异口同声地说:“向大哥请安”!孔二爷安慰道:“大哥勿急,料想你已听到我们兄弟刚才的话了,我说的句句是真!”边说边把证物交给了严正基,说:“大哥,这就是屠夫杀死张氏丈夫的证据。”并在耳旁轻语一番。

严正基手里有了铁证,就疾步回衙亲审案子,张氏与屠夫跪堂,严正基将死尸肚里的半截铁棍与屠夫那根桶棍一合,张氏和屠夫吓昏倒地,认罪求饶。从此,孔二爷就成了严正基的得力助手。

(新湖南客户端整合自网络)

[责编:朱晓华]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