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清末廉吏游智开列传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09-13 13:44:17

文/李利锋

清末永平府知府、四川总督、广西布政使游智开(1816—1899)字子岱。湖南新化县城厢南门(今县城迎宾路)人。始祖应德公,宋元丰八年(1085)因世道坵墟,干戈扰攘,由江西吉安泰和永和乡圳上携二子善、美徙湖广,初往长沙安化县,二年后因安化山陬僻险,亦非乐土,始迁新化城东之青峰。子孙分籍新化、益阳、安化等地。

游智开,嘉庆二十一年出生,咸丰元年考中举人,拣选知县。清朱彭寿《安乐康平室随笔》记载:“咸丰辛亥(元年,1851)恩科举人:侍郎一(朱智),内阁学士一(庆麟),总督一(卞宝第),巡抚二(陈宝箴、邓华熙),布政使二(张梦元、游智开)。”

同治初,李续宜为安徽巡抚,调他司厘榷,以廉平称。同治四年署和州(今安徽和县)知州。出巡四境察访,考核诸生,关心教育;筑濒江堤防,预防水患;改革征粮制度,减少胥吏勒索。

乾隆三十九年,著名学者章学诚编纂《和州志》四十二篇。道光九年,邑人、奉天府丞兼督学政陈廷桂致仕归里,对各个版本《和州志》进行“删谬补要”,并“以和人纪和事”为主,凡历阳“碎金片羽”皆不肯遗漏,编成《历阳典录》三十四卷。同治六年八月,知州游智开整理《历阳典录》三十四卷,并增补六卷合为四十卷,印书刊行。同治八年,晓喻各州县修志。

旋补无为州,署泗州。两江总督曾国藩称其治行为“江南第一”。《清史稿·游智开传》记载:“四年,署和州知州,日坐堂皇决事。又时出巡四境,延见父老,问其疾苦。亲为诸生考校文艺,剖析经旨,教以孝弟廉让。期年,治化大行。州旧由胥吏垫完粮赋,最为民病,禁绝之。筑濒江堤防,自督工役,费节而堤坚,免水患。补无为州,署泗州,治盗尤严。曾国藩称其治行为江南第一,移督直隶,调智开署深州。兴义学,减浮征,民大悦。”曾国藩为直隶总督后,调其署深州。曾国藩为直隶总督,推荐方宗诚为枣强县令。李鸿章继任总督,与方宗诚亦交往甚密。方宗诚知枣强县十年,办乡塾,兴书院,整顿祀典,刻印当地前贤遗著,编修地方志,兴办义仓,储粮备荒。每遇灾害,及时勘察灾情,兼及邻县受灾情况,如实上报,不避忌嫌。多次请求李鸿章奏免全国钱粮积欠。虽为政一县,谋虑所言皆宏远大计,事关全局,李鸿章多采纳施行。时深州知州游智开,兴义学,减浮征,政绩颇著。时人将游、方并誉为“深州游牧枣强方令”,以表尊敬之情。

《深州志》记载:“历任知州,自刘秉琳、游智开、吴汝纶、朱靖旬,皆与友善,屡以卓异荐汝纶为冀州,调为冀州判。及秉琳时,父老言遣役之弊于官,秉琳于是止不遣。秉琳去,游智开代,智开曰:‘遣役弊在役,不遣役,弊在村均之弊也。’于是检察益严,学一所延师,何所人姓名何也,诸生若干人,何人之子,何名,读何书,年几何,皆记之册。及去官,以册授后任。”

清黎庶昌《曾文正公(曾国藩)年谱》记载:“己巳同治八年正月十七日,具摺请训,又递摺奏略陈直隶应办事宜,请酌调人才,以资差委,酌拨银两,以济要需。直隶最大之政,在于练兵饬吏,次则河工。民间疾苦,由于积狱太多,差徭太重,属僚玩上虐民,当以严法重惩之。永定、滹沱二河,常为民患,亦宜大加疏浚。请敕下江苏督抚,每月拨解银三万两,稍资周转。并开单奏调道员钱鼎铭、陈鼐、知府李兴锐、知州游智开、赵烈文、知县方宗诚、金吴澜及员外郎陈兰彬八员召见,奏对数十语,皆疏中事也。”

同治十年,再补滦州。游智开到任后,访风问俗,体恤民情,整修书院,不为鬼惑,惩治贪腐,剔除时弊,多有建树,口碑极好。尤为注重下属管教。一年治理奏效,当他离开滦州时,吏民难舍难分,遮道攀辕者多达万人。光绪五年《永平府志》记载:“游智开,湖南新化举人,十年任(滦州知州)。”《清史稿·游智开传》记载:“补滦州,民苦兵车,为别筹输送,免扰累。俗健讼,奸民居间交构,痛惩之,其风渐息。”所至之处,兴义学,减浮征,弛徭役,同时严厉镇压民众起事。

同治十一年,擢永平府知府。重视教育,振兴科举。到敬胜书院视察,见房屋倒塌,荒草遍地,于是下令修葺。亲自请教师,购置经史,广泛收集宋、元、明名著及畿辅贤人文集4000多册,供学生阅读。敬胜书院学生中举者很多。还下令修缮永平府儒学。光绪元年,见太公庙内府义学房屋倾倒,将义学移建于书院之前,建校舍6间,教室明亮,校院宽敞。光绪三年,命卢龙知县在文昌宫接官厅又建两所义学。时人无不称赞。实施惠政,泽及百姓。建牛痘局,集资一千两,发商生息,于每年二月十日开局至六月十日,为幼儿种牛痘。明察秋毫,平反冤狱。尝巡阅迁安狱,见狱吏私系囚犯勒索贿赂,即拘狱吏至县惩处,县令始惊觉。在永平府八年,葺书院,筑城垣,修郡志,均著成效。永平濒海产盐,贫民多赖以为生。时部令禁私贩,改行官引。上书:“民间少一私贩,即地方多一马贼。盐本宜行官引,永平则仍旧不便。”改官引事遂不果行。编修史志,流传后世。光绪二年开始,聘请乐亭大儒史梦兰编纂《永平府志》,五年刊刻;又为光绪三年《乐亭县志》、光绪四年《临榆县志》作序。此外,在他的主持下,光绪三年《抚宁县志》、《迁安县志》等相继修成。

光绪五年《永平府志》记载:“游智开,湖南新化举人,(同治)十一年任(知府)。”《清史稿·游智开传》记载:“十一年,擢知永平府,一车一盖,周历下邑,得其情伪。遇有事,牧令未及报,辄已闻知。一日侵晨,驰至迁安狱,狱吏方私系囚求赂,即拘吏至县庭笞之。令始惊,起谢。葺书院,筑城垣,修郡志,皆事举,无滥费。濒海产盐,贫民资为衣食。部牒禁私贩,疏官引。智开上言民间少一私贩,即地方多一马贼。盐本宜行官引,惟永平则仍旧为便,事得寝。有巨室以析产构讼,久不决。智开坐便室,呼两造至,不加研鞫,自咎治郡无状,变起骨肉,望族如此,况齐民乎?讼者流涕请罢。李鸿章疏陈智开清勤端严,足励末俗。”

永平府是伯夷叔齐故里,卢龙县石门镇东北约3公里处六音山有夷齐读书处遗址。知府游智开曾游览此地,并题写“夷齐故里”石碑一座,现已无存。还写有《夷齐庙》诗:“停车孤竹城,风物近醇古。拥贩息喧竞,童稚欢且舞。缅怀遗民贤,遗像肃祠宇。亭亭双长松,夹道枝交附。循阶步层台,清风动遐举。云山郁苍茫,飞鸿渺何许。谁见滦河流,湛然汇州渚。愿言濯尘缨,虞夏兹焉处。”和《登清风台》诗:“扁舟泛滦河,湛湛清见底。临流峙层台,影落清波里。凭高纵远怀,今古长如此。双鹄翩翱翔。邈矣谁能企?感兹发遥音,松壑涛声起。”

游智开清正廉明,为民所称道。

据民国徐珂编《清稗类钞·游智开为胥吏所愚》记载:“光绪朝,游智开为永平知府时,好以察察为明。一日,微服私行,入一茶肆。时肆中人满,内有府中胥吏,伪不识游者,相与誉游清廉,天下无两。游故曰:‘此官虽好,然自某观之,亦尚未尽善。’忽有一胥吏起批其颊,曰:‘游公青天,汝一小民,敢谤清官耶!’游以为部民中心说而诚服也,不知其侮,转而大喜。”

在官以循吏著称。初官永平时,朝鲜使臣卞吉云道经其地,与之酬唱,乞其诗稿归,为序而刻之。

清末滦州人马步云《游公颂辞》称赞道:“游公莅任,民物一新。风移世变,道厚俗淳。朔讲圣谕,日查镇村。柄由自操,不惮势勋。肃责书役,严惩豪绅。重斥刁旗,矜恤农民。究办讼棍,缉拿匪人。……文明田治,工贾良平。百稔以来,仅见稀闻。刚肠锐志,义胆赤心。恩洽百姓,德被生民。闻蒲邑之政声,听单父之弦音。咸颂民之父母,洵称国之忠贞。”

光绪六年,擢永定河道。亲临指挥抢护险工,后两次以三汛安澜获优奖。《清史稿·游智开传》记载:“光绪六年,擢永定河道。河患夙称难治,智开每当抢护险工,立河干亲指挥,日周巡两岸以为常,员弁无敢离工次者。左宗棠议将永定河南岸改北岸以纾水患。智开以上下游数百里,城市庐墓,迁徙不便,力争而止。两以三汛安澜邀优奖。”《固安县志》记载:“游智开,字子代,湖南新化人。咸丰元年举人。光绪六年任永定河道。廉洁自律,勤政爱民。捐资修葺文庙,购置祭器。与学官一起勉励学生端正品行,陶冶情操。生活节俭,布衣粗食,教育子弟自行动手操持家务。对僚属亦以节约。”

光绪十一年,擢四川按察使。简装入蜀,密访吏治得失,世情民隐,督率属吏清厘积案。不久,两权布政使。次年,护理总督。峨眉山历来“不予祀典”,一直至清末。据署建昌道黄锡焘在《峨山图说》序称:“光绪乙酉(十一年,1885),总督丁公(四川总督丁宝桢)疏请春秋致祭,奉旨俞允。明年,护理总督游公(游智开)乃遣候补道君绶芙有事于峨。至则坛场寺观,皆奉佛像,而山神之庙阙然。搜取旧志,则缺略特多。于是游公筹款建庙山麓,以供望祀。而君毅然以纂修山志为己任。”随之祀峨眉山神之“峨神庙”建于县城南门外学堂山,庙内只供峨神牌位,每年由地方大员主祭。

光绪十二年,美英两国传教士强行占用重庆城外险要地带修建教堂,遭到民众反对。五月底,商人罢市,武生罢考,连续焚毁美国教堂和英、法洋房三处,并围攻恃教欺民的教民罗元义住宅。罗竟雇人逞凶,打死民众十一人,打伤二十二人,激起民愤。六月下旬,数千人奋起焚毁城内英、法教堂和英国领事馆,并捣毁白果树法国天主教教会书院,引发“重庆教案”。英、美、法公使向清政府大肆要挟惩办元凶。光绪皇帝深知洋人惹不起,责令刚到任的四川总督刘秉璋查办此事,颁旨:“著刘秉璋饬查,教民被毁房屋数目,并严孥首犯王明堂等,按律惩治,务将此案秉公办结,毋稍偏袒外务。”于是游智开奉命调查起衅缘由,持平办理,上奏称:“是案当以根究起衅之由,先收险要,及预定款目为关键。非赎回险要,无以服渝民之心;非严诛首犯,无以制洋人之口;非议赔银两,元以为结案之具。”下令拘捕肇事教首罗元义。又以罗身虽入教,仍属中国人,自应治以中国法律,请敕总理衙门据理力争,勿许各国公使干预。最后,四川总督刘秉璋以处死凶手罗元义,又处死民众首领石汇,赔款二十三万五千两结案。英、美、法公使要挟清政府惩办刘秉璋,腐败无能的政府只好将刘秉璋革职,由游智开代理总督一职。

据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清宫档案记载,光绪十二年六月二十七日,游智开“片奏重庆府教堂被殴情形由”。七月六日,暂护四川总督游智开奏报:“美英两国在重庆府城内鹅项颈等处买地建房,居民不服,藉考滋事一案,抄录奏稿咨呈由”和“咨据川东道禀称:重庆府教民滋事情形,并欲将鹅项颈等地赎回,请以后洋人买地须知会地方官等情,请查核由”。七月十五日,护理四川总督游智开上奏“渝城武童打毁教堂一案将续办情形,并粘附公禀四件呈墨”和“具奏渝城打毁教堂拟办情形,并复陈一片抄呈由”。七月十七日,暂护四川总督游智开“片奏打毁洋房一案筹办情形,请饬下总署核议咨复,以凭遵办由”和“具奏渝城武童打毁洋房教堂一案,现据川东道等续禀筹办情形由”。八月二十二日,暂护四川总督游智开“咨送具奏重庆教案被伤人数及现办情形一折抄呈由”。八月二十三日,又奏“重庆府教案由”。十月十一日,游智开“具奏重庆教案内滋事之犯王明堂现已拏获,议办情形由”。经过游智开的细心调查,慎重处理,此案终于平息。

《清史稿·刘秉璋传》记载:“逾岁,擢四川总督。民教相閧,重庆先有教案,秉璋初至,捕教民罗元义、乱民石汇等寘之法。至是各属继起,教堂被毁者数十,教士忿,牒总署,指名夺秉璋职。朝廷不获已,许之,秉璋遂归。”

《清史稿·游智开传》记载:“十一年,擢四川按察使。携一仆乘箯舆入蜀,密访吏治得失,民情爱恶。督属清釐积案,常躬自讯结,狱讼为清。两权布政使。十二年,护理总督。重庆教案起,智开奏言是案当以根究起衅之由,先收险要及预定款目为关键。非赎回险要,无以服渝民之心;非严诛首犯,无以制洋人之口;非议赔银两,无以为结案之具。谂知教首罗元义激成众怒,几酿大变,飞檄拘之入省,民团始散。又以元义身虽入教,仍是中国子民,自应治以中国法律。请敕总理衙门据理与争,勿许公使干预。时中外皆恐以肇衅端,智开持之益力,卒置元义於法。薄给赔偿,而案遂结。”

近人刘声树《苌楚斋三笔·游智开不吊妾丧》记载:“光绪十二年,□□游子岱中丞智开,由本省臬司护理四川总督。时本省候补□□丁□□观察士滨适丧其宠姬,丧事铺陈,备极华侈。同僚属员,颇多贡谀。中丞闻其逾分,意甚恶之,俟其开吊之日往焉。及门后,预告诸人曰:‘我来非是行礼,闻其丧宠姬,特来安慰主人。’并在各处观览一周,复与在座诸人曰:‘妾死,丧事如此热闹,将来其老太太百岁后,不知何以相处。’诸人屏息,不能直对。论者谓中丞生平正直不阿,此语婉而多讽,不恶而严。”

光绪十四年,迁广东布政使,署理巡抚。劾贪吏,严赌禁,却巨贿三十万金。十六年以老乞休。《清史稿·游智开传》记载:“十四年,迁广东布政使,署理巡抚。劾贪墨吏,不避权要,严赌禁,却闱姓例餽三十万金。僧寺匿匪,废改义塾。十六年,以老乞休。”

光绪二十年,礼部侍郎、经筵讲官李文田向朝廷推荐,起用游智开。《清史稿·李文田传》记载:“二十年,疏请起用恭亲王奕 及前布政使游智开,依行。”

二十一年,复起任广西布政使。适灵川发生闹粮风潮,省令发兵剿办。他以事变乃县令办理不善所激,止之。又念粤西地瘠,捐廉储粮石,通饬各属积谷备荒。二十四年因病罢归,二十六年卒于家。《清史稿·游智开传》记载:“二十一年,起广西布政使。为政务持大体,事有不可行,力持不变。痛除官场积习,僚属化之。灵川闹粮,省令发兵剿办。智开以事由激变,办理不善,责归县令,民获保全。又念粤西地瘠,向鲜盖藏,捐廉储粮石,通饬各属积穀备荒。凡廉俸所入,悉以办公益,无自私。阅三年,因病罢归,卒於家。所至各省俱请祀名宦祠。”

游子代墓,在娄底燎原乡新田村。位于县水泥厂西的小丘上。封土堆高0.5米,底径4米,墓碑麻石质,雕镂空蛟龙。墓前立石柱一对。阴、阳花刻长联。严重破坏。

宋代著名学者游酢(1053--1123),字定夫,建州建阳(今属福建)人。元丰六年进士,调萧山尉。元佑间召为太学録,除博士,知河清县,教授颍昌府,复为太学博士。出为齐州、泉州签判。徽宗即位,召为监察御史,出知和州,历知汉阳军、舒州、濠州。罢归,寓居历阳。宣和五年卒,年七十一,后谥文肃。游酢早年师事程颢、程颐,与杨时友善。以文行知名,程颐称其“德器粹然,问学日进,政事亦絶人远甚”,为“先生”之一,学者称廌先生,又称先生。《宋史》有传。作为后人,游智开编纂《先生年谱》,同治六年刊刻。

游智开工诗好文,题彭城项王庙联:“天地低昂龙虎气,雌雄争战帝王才。”斫“神”树拆庙题联122字:“老树何神!看臃肿桠杈,形同光棍土豪,定非佳种。恶根宜急去,斧斤快斫,勿使夺地气而翳天阳。乃刺史殊觉过情,建之庙,立之坊,下拜焚香,枝枯干朽尤敬护;公堂无枉!念株连瓜蔓,身受鞭箠杖楚,几少完肤。大德本好生,刀锯缓加,胡弗被棠荫而膏黍雨。况小民何尝梗化,条而桑,艺而谷,安居乐业,风行草偃共升平。”

民国徐世昌《晚晴簃诗汇》收录其诗有:

双刀歌赠仲芸

长沙城头夜吹角,军书频报妖氛恶。立散黄金募健儿,誓除乱贼安耕凿。酒酣奋臂登高台,挥刀起抉浮云开。绕身倏忽曳雌蜺,已觉狡兔无蒿莱。宝物惊看买难得,炎天冷透冰霜色。铿然齐插短鞘中,余怒犹闻吼未息。自言采铁南山冈,锻炼昼夜摩阴阳。深镌咸丰某年月,几肯轻试韬锋铓。只今群盗被原野,雄心已逐嘶风马。若云佩此位三公,世间笑杀屠沽者。把君袖,为君歌,唾壸击碎当奈何。区区金紫安足多,请君斫断生鼋鼍。

六安遇周八即送之临淮

故人今日来,沈疴今日起。秋风满庭阶,握手各相视。子容较昔丰,我病瘦何似。欢会叙离忧,乱绪纷难理。忆从去年春,同舟泛江水。翩若南翔鸿,双飞复双止。中忽隔一隅,盗贼惊突豕。逾年患未消,信息殊生死。觌面良可欣,征车嗟复驶。檐端亘明河,絮絮犹未已。

往离日苦长,来别日虞久。相依晨夕间,属子一樽酒。志趣各有存,大节期不苟。讵以恃爱深,而负厥身咎。世事方艰虞,勋名惧衰朽。金飙卷淮流,花骢嘶岸柳。努力舒远猷,金印行系肘。当路急需才,况有平生厚。短策余顾惭,清操誓终守。临河濯长缨,愿言告良友。

别王荷夫墓

辛苦尔生前,聊凭一枕眠。千秋孤竹国,三月落花天。旧宅依邻井,青山俯墓田。移官吾在迩,来别益凄然。

叵罗词

折尽杨柳枝,绾尽杨柳丝。与郎作叵罗,绾郎无别离。

离家长苦思,在家长苦饥。与郎作叵罗,杨柳郎生涯。

街前卖叵罗,个个圆复圆。门前种杨柳,相见时相怜。

力子来

公堂录囚罢,猝然见行李。佥称力子来,芒鞋踏阶戺。长跪报平安,未启书先喜。有篚广且深,有箧方尺咫。次第列长筵,乡味多且旨。所嗟路迢迢,辛苦三千里。

冢妇奉我枣,介妇奉我姜。黄柑双复双,摩挲双手香。书言儿种柑,在耶出门后。摘柑寄西川,耶苦居官久。告儿及明春,斗酒听鸣莺。闻儿又生孙,归哉怡我情。

乐亭县西南海边有个小岛叫石臼坨,原名十九坨,面积2.34平方公里,树木丛生,风景秀美。光绪三年《乐亭县志》记载:“唐太宗东征经此,驻跸十九日,故名十九坨”,“环坨沙阜隆起,中凹似石臼,又名石臼坨。”永平府知府游智开游览石臼坨后,写了一首长诗《游石臼坨》:

石臼坨在乐亭西南海中,余以同治十一年守永平,迄光绪四年。夏有巡海之役,因泛舟往游而以记之。

嘉约屡愆期,兹游独长往。兼乘潮落时,风日开清朗。入海一瞬间,尘外觏奇赏。逸兴不可羁,直拟蓬壶上。停桡阻泥淖,恶绪殊养养。舟人指叵罗(本饮器名。北人编桑条为器,深尺许,长圆三四尺,盛诸杂物,亦有此称),谓此如箕仰。置我坐其中,滑澾相磨荡。 推挽登前途,斯御非非想。浩歌行入山,矫首空天地。初疑非人间,稍远见古寺。有僧冠芙蓉,合掌临岩迟。荒僻伊古来,太守惊初至。拂苔憩桑阴,纵横杂田器。四月麦正黄,花实复丛缀。平皋被芳草,眠处牛谁食。借问畴比邻,应与三山四。此境移我情,驾言步林麓。短童喜前导,窈窕穷幽谷。径转沙阜高,傍海迭起伏。连蜷若虬龙,首尾蟠其腹。中原广百顷,邱壑隐樵牧。苍波外绕之,仙境分汤沐。异哉奥旷区,修到真仙福。金焦(蕉)峙江介,一拳浪花蹙。览胜惧日短,兼虑归路长。洪涛间险恶,阻滞嗟何常。僮仆刺船至,欢语开愁肠。潮长高于山,十丈帆可扬。登舟一回顾,岛树青茫茫。少留兴有余,疾返行自臧。久速惟所适,身世翩翱翔。会当驾螭首,翼以白凤凰。

游智开撰有《藏园诗钞》,光绪九年刻印。

曾俊甫按语:游智开于同治十一年官永平时,朝鲜使臣卞元圭道经其地,与相酬唱,光绪九年乞其稿归,以活字版印刷并为之序。除此外,尚有其它版本如光绪12年刻本(北图、上图、鲁图、赣图、豫图、乌海、韩国汉城大学、延世大学、启明大学、中央图书馆),光绪16年刻本(湘图、皖图、华南师大),光绪20年刻本(南图、湘图),光绪25年刻本(粤图、川图、中科院)。集中有《双剑奉答朝鲜国王》,并与朝鲜使臣姜海苍、李桔山、卞元圭唱和多首。《宿北塔寺》、《六安贡茶》、《碣石篇》、《滦水吟》、《深州杂咏》、《丐将行》、《独游白石垞》、《过永平作》、《衩夫叹》、《采榆妇》、《力子来》,皆留心民瘼,采掇风谣,颇有古廉吏之风。《叵罗词》小序云:“固安县城南柳市,每越五日,贩竖麋集,皆柳器也。叵罗尤工致。日中一阅,千万立尽,贫家夫妇多昼夜编造,苦资糊口。”盖纪实也。

[责编:朱晓华]

[来源:新化在线]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