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直隶总督刘长佑的“断舍离”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09-01 08:59:00

在湖南新宁县城,流传着一句话:“隔墙两制台,对岸两提台。”小小的县城涌现出四位清末重臣。直隶总督刘长佑家与两江总督刘坤一家只有一墙之隔;安徽巡抚江忠源家与浙江提督刘光才家隔岸相对。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刘长佑出生在这里,其父刘时华是个做生意的,平时稍微有点积累,就修桥梁、治道路,“建祠以祀节烈,设堂以收孤贫子女”,是个急公好义之人,又以孝敬长辈、爱抚子侄著称乡里。

断绝做官发财的欲念

1847年,刘时华在岳麓书院的同学同乡江忠源开始组织新宁团练,刘长佑中断学业,成为其副手,号为“楚军”,“挈其乡人子弟慷慨赴敌,始讲节制,义声日起,其时草昧缔构,实为湘军滥觞”。1853年江忠源战死后,刘长佑成为楚军的首领。

此后刘长佑领军三十余年,平易近人,不自视清高,不贪图享乐,与将士同甘共苦,以身作则。时人称,楚军战斗力之强,在湘淮军之上。1860年刘长佑担任广西巡抚,后调任两广总督、直隶总督,一度被革职。1871年后历任广东巡抚、广西巡抚、云贵总督。

刘长佑看到“数年以来,仕途稍杂,流品渐淆,风气颓靡,日甚一日”,忧虑“顾名思义之人少,背公徇私之人多,假养勇派差为肥己之资,以讳盗纵役为安神之计,迨乎有事难资保障”,便断绝做官发财的欲念,“廉奉外无丝毫苟取”,“服惟朴素”,生活起居用具皆俭朴如平民。他对家人也严格要求,严禁家人奢侈。1860年,其妻、子弟率家人来广西躲避战乱,刘长佑给家人规定“日给工食,不许受陋规”,不准当地官员擅自出入其家人的住所,坚决杜绝属下借其家人行贿。在这种严格的规矩下,家人均低调朴素,“李夫人至暑日督仆妇种蔬纺织,如乡居焉”。

1868年,满洲贵族官文谋做直隶总督,借小事做文章参劾刘长佑。刘长佑罢官起程回湖南之际,身边竟无盘缠,直隶官绅捐三万两银子相赠,他坚决不要。经过南京,曾国藩知其清廉,接济他三千两银子,为的是担心他回到长沙,舆服朴素简陋,仆从寥落无几,无法照料全家人的生活。

舍弃施劳畏难的虚骄

刘长佑为官清苦,境内军务、政务事必躬亲,“庄敬日强之功,终身如一日焉”。时常“夜分仍不能就枕席”,自己曾坦言,多年来“惟饮食时始得暂息”。遇有战事,刘长佑从不畏难,遇挫不轻言退,而是与士兵诚信相孚,艰苦与共。左宗棠听到刘长佑战事失利的消息,就断定“捷报必在途矣”;曾国藩称“大败而仍刻日战胜者,惟楚军能之”。

刘长佑敢挑重担,常把易胜的任务让给别人,自己来承担危险和责任。1859年,石达开率大股部队进兵江西,刘长佑星夜赶造浮桥,欲乘虚渡河进攻。此时,朝廷派李续宜统帅东路增援,刘长佑就改变计划,自己进攻敌人实力最强的北路,将浮桥让与李续宜。部下坚决反对,认为利用浮桥进攻容易得多。李续宜也再三推让,“称新军宜为其难”。但刘长佑劝慰部下:“我们都是乡里乡亲,但愿速解危难,岂论功由谁立,况彼客我主,更不宜就易而避难。”部下皆叹服。

连年苦战,政务劳心,刘长佑带病“亲督将士冒矢石,驰骋于坚冰积雪、炎风烈日之中,而口不言劳”,患上肝厥之症。骆秉章上奏为其请假,他则“以时事多艰,不敢自逸”,每次略加调理后又开始工作。

离绝功名权力的执迷

有个叫杨虎臣的总兵,自率一军纵横河南湖北之间,很瞧不起人,即便是曾国藩,他都不服。每与人相遇,目中无人,却对刘长佑敬佩有加。左宗棠对刘长佑说:“这个杨某傲岸不群,不是一般人所能节制,君有何秘术,能使他俯首如此耶?”

这奥秘就在于刘长佑离绝了功名权力的执迷,“性不好争功”。

刘长佑最大的特色就是为人谦卑,敦厚低调,一直秉承宽人苛己的原则。骆秉章称其“不施劳,不言功,不畏难,在各将领中最称醇谨”,给人留下了文弱可欺的形象,也因此常遭欺犯,但他从不计较。领军三十余年,从未诛杀身边将士,“然诸将惮若严父,无敢犯约”。

刘长佑长子刘思询,随父亲征战多年,吃苦耐劳,作战勇敢,但刘长佑从未在奏折中提及儿子的战功。太平墟一战中,刘长佑惨败, 19岁的刘思询闻讯后,“星夜告贷凑赀募勇五百”,赶往支援。因为刘长佑身体不适,时常眩晕,临阵坠马,刘思询总是冲在父亲前面,“以身蔽其父,军中士卒见之,无不感奋”。太平墟之战历时一年多,最终反败为胜,刘思询功不可没。骆秉章都说他冲锋急进,实有功劳,但刘长佑不愿沾上一个私字。

刘长佑为督抚数十年,亲身经历了创建楚军—湘军的滥觞到创建练军—湘军的终结这一全过程,功绩卓著,深为百姓爱戴。和其他湘军将领不同,刘长佑不谙官道,却又升迁最快,常居高位,屡受猜疑,却又很快起复。他的为官之道就在于真正做到了“断舍离”,因此在修身上被称为“完人”。昔日同事刘坤一称赞刘长佑“名教有完人,勋业文章皆末事”。

(文/刘绪义)

[责编:朱晓华]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