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杨勉之:廉洁为官,一身清白留与后人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07-18 08:52:47

在轰轰烈烈的辛亥革命中,涌现了很多的英雄豪杰、仁人志士,其中有一位颇具传奇色彩:他十三岁中秀才,十六岁中禀生,曾经与宋教仁、覃振等民国创始人并肩战斗多年,并出任过农林部参事、常德知事等职。他,就是出生于湖南省会同县的反清志士杨勉之。由于当时的历史背景所限,文献上关于他的记载不多。最近,我们专门来到他的家乡,采访了他的亲属和后人,并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力图还原这位传奇人物的真实面貌。

勤奋好学,十三岁即中秀才

杨勉之生于1878年,家里是会同县洒口村宋家团的农户人家。这里是一个侗族村寨,离县城只有三四公里远。他原名杨通遇,字龟卿,号宇秋。因为当地经济社会相对比较安定,加上家里有几亩薄田,在家人的辛勤劳作下,稍有余钱剩米。到了启蒙的年纪,他和本村的一些幼童就跟随一位姓文的先生读私塾。他虽然好动喜玩,但是天资聪颖,勤于思考,在学童中出类拔萃。

转眼几年过去,杨勉之到了13岁。这年县里会考,私塾中的两个年长者到城里应考,勉之也吵着要去。他父亲只当他年幼无知,肯定无法考上,开始没有同意。但私塾先生知道他文字功夫了得,不妨去试一试,就劝说他父亲,说是这里路途不远,花费不多,见见世面也好,就允诺他一同去了。

不想过后发榜,他竟然榜上有名,成为该县历史上最年幼的秀才。鞭炮声噼噼啪啪地响起,掺着几声震耳欲聋的大炮仗,送喜报的进村报讯,村子里的人也纷纷前来道贺。他父亲急忙寻他去迎接,却见他当时手里还拿着用竹筒做的“弹弹枪”在田边玩耍,想到这种几岁小孩玩的东西与秀才的身份不同,他父亲就一把抢去丢到了一边。待他来到堂屋前整理衣袖行礼时,竟然又发现他宽大的袖筒里还藏着把小孩的喷水枪,当时真令人苦笑不得,不想这故事却成为当地美谈,至今都广为传颂。

接着,又经过三年的刻苦研读,16岁的他又考上了会同的禀生,一时轰动城乡。一个普通农家的毛头小伙,已经享有了官家按月发配的口粮,开始吃上读书这口饭了。

东渡日本,探求救国救民方略

在那个“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年代,杨勉之得中禀生,足可算是学业有成,光宗耀祖。但他不满足于山里的世界,深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缠着父亲拿出积蓄,再向亲友东拼西凑了一些钱财,不远千里赶赴长沙求学。在这里,他开始接触到一些宣传民主革命的进步书刊,对当下的时局有了一定的了解,便立志要改变社会,造福民众。在学习中,他勇于吸收新的观念,挑战旧的封建礼教。因为成绩优异,他在1906年考取了官费留日学生资格。然而,因为对学校的旧风气不满,杨勉之一次借酒在监督处与老师争辩,羞辱当朝官员,以致被开除了官费资格。但是他去求学的决心没有改变,毅然自筹学费,进入了日本的早稻田大学。在学校,他博览群书,潜心钻研,各科成绩都是优秀。官府知道这样的人才非常难得,便要学界的徐钟衡等人出具保证,恢复了他的官费待遇。

1907年,宋教仁和覃振(理鸣)等人先后进入了早稻田大学学习。此时,国内民族危机加深,腐败无能的清廷激起了热血青年越来越大的愤慨。在这一群留日学生的国外民主思潮和爱国热情的影响下,杨勉之积极投身民主革命运动,救亡图存,经过当时署理同盟会总务的宋教仁介绍,加入了同盟会。这期间,他又结识了孙中山、黄兴等著名的革命家,经常奔走于各地的学生和侨民中间,成为了宣传民主进步的中坚力量。

献身共和,与复辟势力针锋相对

杨勉之学成回国后,深切关心国事时事,积极探讨民主革命,一直跟随在宋教仁左右,全力辅佐他的革命工作,先后在上海、广州、长沙等地宣传民主革命思想,唤起民众觉醒,并参与组织武装起义。同时,杨勉之还跟随孙中山、宋教仁筹组国民党,成为最早的一批国民党员。为了发展和培养新生的革命力量,他还协助代理国民党理事长的宋教仁,做了许多具体党务工作。1912年宋教仁出任唐绍仪内阁的农林总长,他热情地邀请杨勉之任农林部参事,一起实现宋教仁创建的内阁制设想。

然而,窃取了临时大总统职务的袁世凯不愿民主革命取得成功,他心怀鬼胎,指使刺客和流氓暗杀和谋害民主志士,1913年3月22日,宋教仁在上海火车站(老北站,现上海铁路博物馆)惨遭暗杀。目睹宋教仁的悲惨遭遇,杨勉之痛定思痛,愤怒地辞去了农林部参事的职务,以示对当时政治环境的不满,并继续投入反复辟、反军阀的活动。结果,他的行动被反动军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就在这年,杨勉之被反动密探跟踪行刺,幸得左右急救,才幸免于难,差一点就追随宋教仁而去。

认清了保皇派的实质,杨勉之毅然辞官回到湖南,继续宣扬民主共和思想。这一段时期,他出任《明耻日报》的主编,期望通过新闻舆论这一利器揭示反动军阀的黑暗统治,开启民智,实现救国救民的抱负。

励精图治,身先士卒剿匪安民

1917年,经时任湖南检阅使的覃振等推荐,杨勉之出任常德知事一职,成为清政府灭亡后临时政府的常德知事。当时,境内的石门、慈利、桃源等地土匪猖獗,经常拦路抢劫,并伺机进入常德等中心地带骚扰。杨勉之便积极筹枪练兵,利用在辛亥革命中掌握的军事知识,多次亲自带兵进剿,击溃了两股惯匪,枪毙了几个土匪头子。他以一己之力,安一方居民,使境内的一些土匪逃入深山,不敢再犯。

在政务工作上,他奉行“缓事宜急,不急则多变;急事宜缓,不缓恐忙中有错”的哲理,灵活处事,励精图治,有条不紊。他积极倡导发展农桑,到现场组织大家修堤保垸,深得当地民众的拥戴。

可惜,杨勉之壮志未酬,就于1918年因病去世。年仅40岁的时候就英年早逝,坊间有的说是他因宋教仁的死和革命事业的挫折耿耿于怀,含恨而终;有的说是因为积劳成疾,加上旧伤复发而致。

廉洁为官,一身清白留与后人

杨勉之学识渊博,尤其是其书法很有名气,杨勉之的后人听先辈们讲,在杨勉之生前,时常有人捧着大洋上门求字,但杨勉之经常是推说没有时间写,只赠给文朋挚友留与切磋。。

虽然杨勉之为官多年,但是从政清廉,没有留下什么财产。据杨勉之的后人提起,他去世后,儿子杨晃、女儿杨昭、侄子杨明等都依靠覃振等好友故旧照顾抚养成人的,后来都在南京国民党部机关做事,其中杨明曾任中央党部的专员,前前后后杨家一直都不甚宽裕。杨勉之的妻子是会同坪村人,在1937抗日战争时从南京回乡,到1957年才过世。现年91岁的杨勉之的侄媳妇龙英回忆起这位婶婶时说,杨家生活清贫,婶婶常做一些出嫁姑娘的摆床之类的手艺养家糊口,甚至还拖着伤残的腿上山砍柴。杨勉之的媳妇也不时也做一些煎豆腐卖,光景不好的时候便不得不向邻居们借米度日。

本来杨勉之葬在洪江的岩鹰坡,1945年抗日战争的硝烟蔓延到内陆地区,在雪峰山战事期间,当地要挖战壕抗日,他的家属顾全大义,只得把遗骨迁回来老家,安葬在洒口接婆冲。在迁墓过程中,原来的墓碑因为太重而丢弃在会同的肖家乡。杨勉之的遗著和墨宝,也都因战乱毁失殆尽。加上特殊的历史原因,杨勉之生前的更多事迹,也没有留下文字资料。但是我们深知,他早年投身民主革命的亲身实践,值得我们后人永久地铭记和学习。

(来源:会同县情网)

[责编:朱晓华]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