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耒阳人谷朗:名以碑存的九真太守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07-11 09:00:14

谷朗(218~272),字义先,三国衡阳郡耒阳县(今衡阳市耒阳市亮源乡)人,三国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民族英雄,历任吴国郎中、尚书令史、郡中正、浏阳令、都尉、尚书郎、广州督军校尉、拜五官中郎将、迁大中正大夫。平定交趾(今越南)叛乱,维护吴国南疆稳定,平乱后迁九真太守。吴凤凰元年(272), 病逝任所,归葬耒阳。捍卫整肃边疆,抗击外族侵犯,人民安居乐业,治理南疆卓有成效。为昭示其功绩,刻《吴故九真太守谷府君碑》。谷朗碑为国宝、世界文化遗产,现存耒阳县城,为省重点保护文物。

千年的石头会说话。

如果没有《谷朗碑》,谷朗一定会像数千年无数大大小小的封建官吏一样,湮没在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中,藉藉无名。

谷朗生活在三国鼎立时期的东吴,祖上世代为官,碑载“豫章府君之曾孙,公府君之孙,郎中君之子也。”虽然出身世家,但是谷朗的命运并不太好,3岁丧母,11岁丧父,家道中落。

艰难困苦的生活,并没有让谷朗消沉。他一边苦读诗书,一边挑起家庭重担,与弟弟侍奉继母,友爱孝顺,被时人称誉为“曾参”。这为他日后的仕途发展直接奠定了基础。原因在于,当时谷朗生活的东吴实行的选官制度是九品中正制。

九品中正制是在汉代察举制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其创立者是魏文帝曹丕,后来成了魏晋南北朝时期主要的选官制度,一直到隋唐被科举制度所取代。

九品中正制的主要内容,就是选择“贤有识鉴”的中央官吏兼任原籍地州、郡、县的大小中正官,负责察访本州、郡、县散处在各地的士人,综合德才、门第定出“品”和“状”,供吏部选官参考。所谓“品”,就是综合士人德才、门第所评定的等级,共分为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九品,其中一品为虚设,无人能达到;二品至三品为上品;四品至五品为中品;六至九品为下品。在德才与门第中,定品时一般依据后者,叫“计资定品”。所谓“状”,乃是中正官对士人德才的评语,一般只有一两句话,如“天才英博,亮拔不群”、“德优能少”等,这是对东汉后期名士品评人物的制度化。

谷朗出身世家,声誉又好,自然为中正官所推荐,因而“弱冠仕郡”。

谷朗不仅是九品中正制的受益者,而且是这一制度的实行者。后来,他“升王府,除郎中,尚书令史,郡中正,迁长沙浏阳令。”中正的主要职责是区别人物,评定九品,藉以作为吏部铨选任官的依据。谷朗先后担任过桂阳郡中正和荆州大中正,“平衡清恪,彝伦攸叙”,能够公平地评定任务,选拔人才。

在治理浏阳时,谷朗关心百姓疾苦,推出了一系列垂恩布化的德政,深受浏阳百姓爱戴。不久,升迁都尉、尚书郎,参与枢机政务。由于他勤勉政务,夙夜在公,在同僚之中名声最好,升任广州督军校尉,大概相当于今天的广州军区司令员。到广州任职后,谷朗以身作则,捍卫疆域,抗击外族侵犯,边疆得以安定肃齐,人民得以安居乐业。

三国时期,今天的越南属于东吴。但在孙休在位期间的永安六年(公元263年),发生了一次叛乱。这次叛乱记载在《三国志》中的《吴书·孙休传》:“交趾郡吏吕兴等反,杀太守孙胥”,并招诱九真、日南,背叛吴国。在多次征讨失败后,吴帝孙皓悬旨征召平息祸乱将领。谷朗曾任广州军职,素有威望,堪当此重任,受到推举。建衡元年(269)十一月,谷朗率兵经番禺、牂牁、进军交趾,讨伐吕兴。交趾降服,九真、日南归顺。叛乱平定后,谷朗迁九真太守(今越南河内南顺以北地区)。由于辛勤过度,他的健康开始出现问题。三年后,也就是吴凤凰元年(公元272年),谷朗病逝任所,终年五十有四,归葬耒阳。

为昭示其功绩,时人刻有《谷朗碑》。碑现存耒阳,为省重点保护文物。《谷朗碑》全称《吴九真太守谷朗碑》,三国·吴凤凰元年(公元272年)立,纵176厘米,横72厘米,文18行,行24字。

《谷朗碑》字虽称隶书,实则体势已非常接近楷书,结体方整,笔画圆劲,书风浑朴古雅,与曹魏诸刻风格稍异,是开后世楷书法门的重要碑刻。此碑在清代以前,惟见欧阳修、赵明诚二家著录。翁方纲《两汉金石记》云:“其字遒劲,亦有汉分隶法。”严可均谓其“隶法不恶,刻手极拙。”

康有为对《谷朗碑》非常推崇,在《广艺舟双楫》中称“吾爱古碑,莫如《谷朗》,以其由隶变楷,足考源流也。”又称“真楷之始,滥觞汉末,若《谷朗》,……皆上为汉分之别子,下为真书之鼻祖也”。

(新湖南客户端综合自新浪博客、百度百科)

[责编:朱晓华]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