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两部尚书李如圭:宏济艰难 人杰鬼雄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05-11 22:10:59

他以“生当为人杰”的抱负步入官场,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他以“死亦为鬼雄”的心愿驻守这方山水,福荫千秋。

——题记

李如圭的官场生涯是从他20岁考中进士后开始的,也就是1499年的明代弘治己未年。那一年,李如圭考中伦文叙榜进士之后,被授江西安福县知县,到1542冬致仕回到家乡澧州,其官场生涯一共是43年。

李如圭40多年的官场生涯,其足迹遍布了大江南北,其官职从知县做到了工部、户部尚书。这在明代“以尚书任天下事,六部直接对皇帝负责”的政治形势下,尚书可谓是权高位重了。可生性抱着“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志向的他,无论在什么样的职位上,都做到了清正廉洁,刚直不阿;为国分忧,鞠躬尽瘁;为民解难,除暴安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一直到他1545年66岁时逝世,就如《澧纪》所载“历仕虽久,止存图书而已。”因此,李如圭受到了人们的景仰和深深的爱戴。

明嘉靖三十九年,即1560年,也就是李如圭去世15年之后,浙江鄞县举人水之文,来澧州就任知州,他“每登囊萤之台,则歆武子(车胤)光烈;访水竹之居,则忆文山(李群玉)骚雅;采闾里之评,则仰涔涯(李如圭)勲望”,感叹这 “三公,其楚才之良”,极力推崇这些澧州先贤,于是就在澧州士大夫、学子们的恳请下,在当时州南一里的三贤祠旁,建立起了“三贤书院”,以祭祀这三位贤哲,弘扬他们的精神,并请澧州举人刘崇文作《三贤书院记》。就在这篇《三贤书院记》里,作者特别指出:这三位贤哲“道德、文章、功业,世所称不朽也。立言若文山,立功若武子,若涔涯”。这里所推崇的三位贤哲其实都是我们澧州本土的人,那么,他们都有哪些不朽的功业呢?在这里,本文仅就李如圭的功业作一略记。

为国分忧 为民解难 鞠躬尽瘁

李如圭踌躅满志走马上任的时候,安福县等待他去接手的却是一个令人心寒的烂摊子。这里匪盗祸害不断,闹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衙门事务缺乏打理,各种文档资料因为磨损或浸水受潮而模糊不清;豪绅横行霸道,为所欲为,以权势来断定是非曲直。比如在对待国家税收的问题上,他们则以抗税或拖延交税为荣,只要说起交税,就埋怨国家是小家子气,太寒酸;有些官吏与豪绅狼狈为奸,反而把税收任务加倍地压在平民百姓和已经去镇守边疆的戍边兵士家庭上等等……面对这种情况,年轻气盛的李如圭真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方面整肃吏治,加强衙门内部管理;一方面严厉打击匪盗,将他们绳之以法;一方面从税收管理入手,严惩豪绅。有关志书曾经记载过这件事,说李如圭一听到税收任务加倍地压在平民百姓和戍边兵士家庭上的消息后,先是震怒,接着质问道:“奈何剜吾赤子肉,骄媚武断”。在李如圭的心里,平民百姓和戍边兵士都是对国家忠诚,对国家有贡献的人,特别是对那些驻守边疆的士兵,他们在不惜牺牲保家卫国,而现在还去加重他们的税收负担,那不是任由豪绅们横行霸道吗?那不是在剜我们国家那些有着赤胆忠心的儿女们的肉吗?于是,李如圭“乃置大斧数十,布列於庭。遣吏散击其门。诸长者无不人人股栗。”这就是李如圭对待豪绅们的态度,他添置了几十把斧头,陈列在大堂之上,以示加强吏治,严肃国家税收法纪的决心。同时,又派出衙役、税收人员敲开一个个豪绅的家门,对豪绅们晓以事理大义,使得他们没有不感到不寒而栗的。李如圭的这几招一出,立即使得“邑中肃然”,稳定了社会秩序,豪绅们从此老老实实不敢再作恶乡里,人们安居乐业。

李如圭在安福县令任上虽说是初出茅庐,但却是旗开得胜,表现了其卓越的智慧和才能,便立即得到了抚院巡抚林大人的赏识。林大人认为李如圭“其才可大用”,于是便上疏朝廷说:“如圭年少,性刚,疾恶大甚,宜预保全”。这样,由于林大人的推荐,李如圭便立即被调往了建昌府。同时,李如圭的大名与他那性情刚烈、疾恶如仇,敢于除暴安良,打击黑恶势力的勇气与魄力也声震朝野。

李如圭被调往建昌府(今江西省南城县)的原因,在当时是非常明确的,那时的建昌府,是“华林盗贼充斥”,人人自危。李如圭这次是调职没升官,可是他到任之后,还是尽职尽责去履行自己的本分,他经过一番调查摸清对方底细之后,派人直接打入匪盗黑窝,捉拿匪盗头目,铲除了匪盗老窝,还了建昌府一片安宁。

自这之后的十多年间,李如圭除两次丁忧在澧州老家之外,曾经被任命为朝廷御史和巡按,前往云南、福建、广西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在云南,他作为巡盐御史代表朝廷巡视地方盐务,这本来是个既有实权也握有财富的要职。因为在封建社会里,盐业是关乎国计民生的商品,实行的是专卖制度,巡盐御史是皇帝派出的专门巡检盐道的官员。据记载,明清时,盐商之富是天下闻名的,而巡盐御史是管理盐务的官员,盐商能否赚到钱全都得仰仗巡盐御史。小说《红楼梦》第二回里,曾经写到林黛玉的父亲林如海被钦点出任巡盐御史,对皇上千恩万谢的情节。而李如圭却不为这些权、利所动,从不利用职权谋取私利。正因为这样,云南盐的主产区“安宁人以所开井命曰李公,竖碑道左”,使负责日常盐务的地方官,即都转运盐使司、盐课提举司的官员不敢随意敲诈勒索,保护了自己的生产安全和合法利益。1512年,李如圭巡按福建,这个时候福建沿海地区海盗活动猖獗,贪官污吏狼狈为奸,渔民深受其害。李如圭刚一到任的消息传了出去,就使得那些“贪酷吏望风解印绶去”。1526,李如圭任广西府江兵备副使,严格整顿军队,加强边防建设。同时,针对官府歧视、欺压瑶、侗民族,引起瑶、侗人民强烈不满的现象,改以武抑武的政策为尊重宽容、团结和睦的政策,并且和瑶、侗族部落首领结为金兰之交,用汉族先进的生产技术,帮助他们建设家园,出现了瑶、侗向化,和谐团结共保疆土安宁的局面。

明嘉靖庚寅年前后,延安府管辖的三州十六县,即大致为现在的延安、榆林各地都发生了重大饥荒。饥荒造成的原因是由于这一地区地处黄土高原、西北内陆,境内的地貌以沟壑丘陵为主,地瘠民贫,生态环境脆弱,加上受“明清小冰期”气候影响,旱灾、水灾、地震等自然灾害轮番频发,导致了房屋倒塌,市镇毁坏,田地淹没,不仅严重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而且民众的生活也陷入了极度的困境。据一些史料记载:“延安府所属夏秋旱涝,田禾无收,水旱灾伤,人民饥窘”、“民多饥,人相食……饿殍盈途,或气尚未绝,已为人所割食”、“灾民常以草根、柳叶、树皮、甚至捣石,吃‘观音土’充饥”,这就是一些史书记载的“延绥大饥”现象。

1530年秋,朝廷决定派人巡视陕北,赈灾济民,礼部尚书兼武英殿大学士夏言便荐举澧州人、副都御史李如圭出任巡抚。李如圭临危受命,一到陕西就亲自踏勘实情,迅速采取十条措施,惩贪除暴,救济了数十万陕西灾民。为了帮助人们生产自救,解决长远的生活问题,他组织起老百姓寻找长城内的空隙,垦荒栽种;为了防止胡马骚扰抢劫,他又组织群众在长城外的大片荒漠上“沿堤栽柳,中开阴径,纡回委曲,突骑不得乘。”就在这赈灾的过程中,李如圭病倒了,才“以疾告归”。榆林当地的老百姓为了永远纪念他,便专门“建祠绘像,与余肃敏(即余子俊,曾在李如圭十多年之后以右副都御史官职,巡抚延绥)并祀。”

1536年,朝廷因李如圭“总理河道,易置闸座要害河堤。引昭旸、南望、蜀山、马场、五丈、安石诸湖水,接济河流。水得故道,粮运无阻”有功,李如圭被晋升为兵部右侍郎,接着调升户部左侍郎。

身居高官心忧黎民桑梓情深

1538年,李如圭被升为工部尚书后又调任户部尚书,执掌全国土地、赋税、户籍、军需、俸禄、粮饷、财政收支方面的工作。据有关资料介绍:明代的户部机构相对以往各朝而言,其权力与职掌范围都扩大了很多,被称为真正地管理国家财政、经济的最高机构。此时的李如圭可以说是身居高官,位高权重,达到了他官场生涯的高峰。

李如圭之所以能够坐上这把交椅,可以说是由诸多因素所决定的。第一是李如圭官场生涯的政治环境。李如圭的官场生涯主要是在明弘治时期和嘉靖的前段时期,弘治年间的孝宗皇帝是明代中叶唯一的较为励精图治的贤君,他1487年9月6日即位,在位18年期间勤于理政,选用贤臣,当时被任用的李东阳、伦文叙等人,都是正直忠诚的大臣,在弘治一朝发挥了较大作用。加上孝宗对臣下宽厚平和,在生活上也能注意节俭,不近声色。在国家治理方面,他由于削弱了太监乱政现象,采取了一些发展经济、挽救危机的治国措施,缓和了社会矛盾,因此出现了一个史称为“弘治中兴”的历史稳定时期。嘉靖皇帝明世宗1507年登上皇位,在位45年,是明代在位时间较长的。他在登位之后的前段时期,曾经大刀阔斧地革弊图新,裁汰特务机关,广行宽恤之政,颇有明君气象。第二是李如圭接受了良好的家庭和学校教育。他的祖父李通是永乐庚子(1420)科举人,授职教谕,有良好的家风熏陶;李如圭就读的文山书院是李群玉与李宣古所创办的,一直都有着良好的教学传统与澧州一流的师资队伍。加上李如圭“幼奇异卓绝,抱巨人志”,聪颖机敏,因此史记经书无所不通,且文武兼备。第三就是李如圭入仕后勤政为民,清政廉洁,不谋私利,疾恶如仇的性格和作为恰恰符合了当时政治环境的需要,也就是我们平时说的生逢其时。在李如圭的官场生涯中,我们可以发现他的大多任职是御史、巡按御史一类的职务,这御史巡察的地区长官一般都高于他的级别,但是他是“代天子巡狩”,能够大事奏裁,小事主断,官位虽不比别人高,但权势颇重。正因为这样,明代对于御史的选授也极为慎重,规定御史必须从进士及监生中有学识并通达治体者里面选任。这样,李如圭就恰恰成为最合适的人选。当然,李如圭这样的人,不仅仅最适合御史、巡按御史一类的职务,只要是处于圣明时代,李如圭被放在任何职位上,都是最佳的人选。所以,李如圭的官场生涯一直都是较为顺利的,由县令一步步做到了掌管国家财政金融大权的户部尚书。但是在明代,还有“户部尚书为官不易”之说。为什么?因为明代对户部方面的用人政策要比其它部门更为严格,一是因为户部掌管的是国家的金库,关系到国计民生;而实际上管的就是皇帝的钱袋子,这就直接关系到大明朝朱氏天下的安危与财政状况。二是正因为上述原因的考虑,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明太祖朱元璋就规定:“浙江、江西、苏松人毋得官户部。”因为这些地方是经济条件最好、税收最重的地区,加上朱元璋对苏松地区人,曾经为张士诚守城阻碍了朱元璋的统一进程,朱元璋便出于对该地人的报复与惩罚,故而重税该地。再就是这些地方的人太精明,皇上怕他们执掌户部之后“飞诡为奸”,因为个人或小集团的利益而改变国家的税收政策。

俗话说: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人们都是有着家乡情结的,那么就李如圭来说,应该也不例外。他曾经寻找到一个合适的良机,为澧州人民办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一直都是澧州人津津乐道的美谈。

有一天,皇后召见李如圭议事后,谈及家眷,得知其妻儿老小长住澧州故里,皇后便下懿旨相邀其妻入京进见。李如圭的妻子梁氏,从小种桑养蚕,拣丝织绢,婚后仍一如既往养蚕织绢为继。接到皇后召见的懿旨后,她便穿着家里最好的衣饰进京叩见。皇后看她一身农家女子装扮感到十分诧异,根本不是她所想象的尚书夫人模样,便问梁氏如何这身打扮?梁氏回答说“澧州地脊民贫,俗尚俭约”。皇后仔细打量梁氏,更觉一种朴实的自然美,深受感动,于是降旨赐梁氏绣凳一座,金桌一面,金银壶盏,黄金五千、白金一万,玉带一条,珠一颗,并下命令封赠她为“梁氏夫人”。接着,皇后把梁氏引见给嘉靖皇帝。梁氏又向皇上汇报了澧州连年闹灾荒,坏了年成,而向上面交的蚕捐又年年加码(指皇粮国税),民众十分贫苦的情况。皇帝听后,想颁诏免除澧州丝捐税,但要待勘查弄清楚情况后再说。当然李如圭也巴不得自己的家乡能得到皇上的恩典,时时都盼着这一天。不久,皇上终于带着李尚书出京巡查湖广。李如圭便抓住这个机会,忽然想了一个办法,悄悄地钻进厕所廊墙里用蜜糖写下 “湖广澧州丝捐可免”八个大字。没过多久,成群结队的蚂蚁闻到蜜糖香,便在那八个大字上贴满了。碰巧皇上进厕小便,看见墙上那些蚂蚁排成的字,不觉十分奇怪,就随口念道:“湖广澧州丝捐可免”,皇上哪晓得州牧和李如圭早在旁边等候着,待皇上一念完,便都下跪拜道“谢主龙恩”。那时皇帝可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金口玉言。皇上想,坐了多年的龙位,看见蚂蚁排出字来还是头一回,同时,又想起对李如圭夫人的承诺,以为是老天爷的意思,也就同意户部立即下传了圣旨。从此,澧州的丝捐税便免除了三十年。

李如圭在户部尚书的任上一共是三年时间,为稳定国家税收等方面做出过很大的贡献,如“条正盐法数事”。但是,李如圭却在这个时候来了个“急流勇退”,于1542年即嘉靖21年冬“致辞仕归”,回到了老家澧州。据有关资料记载:明代的户部尚书不仅为官不易,而且大多有不得善终的结局。“有明一代,所有出任户部尚书者中,正常致仕者仅为少数,多者或罢,或免,或降,或杖责,重者遭诛。从明代户部尚书的任职与结局事实来看,大多不得善终。”而李如圭的“致辞仕归”,算是比较好的结局了。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了李如圭的“致辞仕归”呢?据《隆庆岳州府志》所载:“孽胡犯边圉,臣疏发帑金数十万以克军饷,时度支匮乏,议不合谢归家居”。当时,西北边疆战事吃紧,需要数十万银两用来发放军饷。可是,西北战事连连不断,就已经造成了沉重的国防开支,加上这时国库已经严重空虚,李如圭这个户部尚书已经感到无力回天,难以为继,这是其一。二是此时的嘉靖皇帝已经不象初登大位了,他已经日渐腐朽,挥霍无度。他不仅滥用民力大事营建,又尊道教、敬鬼神,乐此不疲,迷信丹药方术;还命宫女们清晨采集甘露兑服参汁以期延年,致使上百名宫女病倒;同时借选秀女之名把一些10岁至13岁的女孩招进宫里,残暴这些童女以期长生。宫女们不堪忍受折磨,一起合谋差点将嘉靖勒死,这就是历史上罕见的宫女弑君的“壬寅宫变”事件,而这起事件就发生在李如圭“致辞仕归”那年的春天。三是在朝廷商议西北军饷一事的时候,李如圭与巧于弄权,而且一心想爬上户部尚书位子的大臣王杲等意见极难统一。这样,李如圭在洞明世事,借助前车之鉴的基础上,以他曾经“生当为人杰”的官场实践正常致仕,宣告了43年官场生涯的圆满收局。

李如圭回到家乡之后,就住在八方楼下的沧堰处。据《隆庆岳州府志》介绍:他“绝口不谈朝事,崇朴黜华,唯吟咏自娱已矣,往来遣?问俱所不通州县官,亦不接见,此其高致云。”另据《澧纪》所载:李如圭“尝於书室大书‘弘济艰难’。所至,表彰先哲,激扬后学。御家人无慢容,接乡闾无崖岸,田园仅给家口。先世所赚,悉让诸弟。历仕虽久,止存图书而已。乙巳(1545)岁卒,祀乡贤,著有《怀古集》。”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李如圭的晚年是在悟透人生的哲理基础上,在低调、俭朴、吟咏自娱,而又表彰先哲,激扬后学中度过的;他的众多作品《怀古集》、《武当行宫记》、《贞节祠记》等文集及数十首诗作,是他给后人留下的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另外,我们从他在《武当行宫记》中写的:“顷余家居十载,故时或一造行宫”,“顾神栖其间,独无所事哉?其必运聪明于冥漠之表,阐威灵于监察之下,善者福之,淫者祸之,御灾捍患,以佑一方”的话里,也可以看到李如圭“死亦为鬼雄”,保佑一方平安,造福于民的心愿。

助孟姜魂归故里福荫千秋

我国曾经风行世界的四大传说之一,即孟姜女的传说发源于澧州,但是孟姜女传说的真正流行和走向世界,却是李如圭的功劳。是他使孟姜女魂归故里,是他在众说纷纭中证实了澧州就是孟姜女的故乡,也就是他才使孟姜女的故事得以广泛流传于民间。因此,孟姜女的传说是和李如圭的名字紧密相连的,这也是李如圭一生造福桑梓,给家乡人民留下的又一大福荫千秋的宝贵财富。

说起李如圭所做出的这一重要贡献,那还是李如圭1530年巡抚延绥时的事情。那年,李如圭奉旨赈灾济民,一到陕西就发现同官的人们非常敬佩孟姜女这位忠实贞烈的女子,他们为孟姜女修墓,把她和范喜郎合葬在一起。为了教育后人,同官人又专门为孟姜女塑像,兴建了祠寺,专门祭祀着孟姜女。可是,同官人并不知道万里寻夫的孟姜女是澧州人。同时,李如圭在家乡只听说孟姜女寻夫到了长城,但并不知道孟姜女后来的情况。这次到了同官,李如圭才弄清楚孟姜女身负夫骨,香魂陨落在了异乡同官,以及同官人为纪念孟姜女为其塑像建祠的义举。

人们说:人死后是有魂的;也说:无巧不成书。没有想到李如圭的这次陕西之行,真正解开了他在心里多年的那个孟姜女情结。李如圭完成赈灾任务后,一行班师回朝,傍晚行至同官,下榻驿站,皇上一道圣旨,十万火急着令李如圭速赴湖北荆州整治水患。是夜,李如圭伏案阅卷,不觉三更已过,身疲倦乏,刚刚靠在书案上昏昏入睡,朦胧中看见一年轻女子身背包袱徐徐走来,快到书案边就“扑通“一声跪拜在地,李如圭问其原因为何这样?年轻女子答道:“小女名叫孟姜女,澧县人氏,那年秦始皇抓走我丈夫范喜郎去修长城,命他做劳役三年,做满便可回家,谁知我夫却被折磨丧命,我孤孤单单万里迢迢赶到长城,好不容易才寻得丈夫尸骨。在回家的路上,我却又病丧同官,好多年了魂飘异乡,思乡之情,日日难以忘怀。前不久,大人来陕西赈灾,众口皆碑,令我钦佩。你我既是同乡,他乡相遇实在也是缘份。小女子我别无所求,只求大人怜闵,将我带回澧县,魂归故乡,就此足矣。”李如圭急忙上前,扶孟姜女起来坐下,仔细端详孟姜女,看她一身素装,背后还背着丈夫的尸骨,心里着实感动不已。他望着孟姜女说:“只是我还有皇命在身,暂难回乡,今日所托,我在他日成行之时一定谨记。”孟姜女说声“多谢大人”,便自觉退去。

本来,李如圭在陕西赈灾期间,就发现了同官人并不知道万里寻夫的孟姜女是澧州人,几次想与当地官员谈起,勘正此误。只是赈灾忙碌才没有提及。李如圭醒来,很是诧异,天一亮就打发人叫来几个年长的老人,询问详情,并亲自察看了孟姜女祠和孟姜女塑像后,匆匆上路赶赴荆州。

李如圭一到荆州,就忙着沿江查看水情,接着采取整治河道,筑堤分洪的办法来整治洪水。百姓们听说要治理荆江,都纷纷跑来参加修堤筑坝,希望能早日治住水患。可是,荆州一带的江河里,江猪(江豚)太多,丢下去的石头、土包,都被它们拱散了,咬烂了。眼看皇上交待的期限已到,工程却没有丝毫进展。李如圭把荆州一方所有的水利专家们请去,商量对策,可就是想不出好办法。这可急坏了李大人,他睡不安,吃不下。

一天晚上,李如圭刚刚躺下,朦胧入睡,只见孟姜女站在他的面前喊他,李如圭于是问她为什么也跟随他到了这里。孟姜女回答道:“李大人,我这次随您而来,只是担心您有什么困难的时候,能够助您一臂之力,兴许一来为您分担些忧愁,二来为百姓们的安康做些事情。”李大人象病急乱投医一样,问孟姜女怎么能解决好江猪捣烂的问题。孟姜女答道:“近些天,我看大人为此事作难,便留意打听了这方面的情况,今天特来向您进献良策。”李大人一阵兴喜,连忙讨教。孟姜女继续说道:“您可派人到各地迅速收集大量的破铜烂铁,将它们熔化铸成象鼎锅一样大的铁砣来下好堤脚,这样,那些江猪把铁砣咬不烂,啃不动,堤脚稳固了,自然筑堤就容易了。”李大人似乎完全明白了孟姜女的意思,大声“啊”了一声,从梦里醒来。立即组织人员按照孟姜女在梦中的指点,收来破铜烂铁铸成铁砣放入江里,很块就按期修筑起了牢固的江堤,从此,荆州人民再也不受江水的困扰,安居乐业。李如圭从荆州回到京城复命之后,皇上念其赈灾、治水有功,特许李如圭告假省亲。

李如圭这次出了北京城,便直奔同官,在孟姜女的塑像前,告诉孟姜女他这次就要把她带回澧州,以了却孟姜女的千年夙愿。接着,李如圭还请人为孟姜女另外塑了一尊像,租了一只大船,从同官人祭奠孟姜女的祠堂里请出孟姜女的灵魂,边走边喊孟姜女的名字上了大船。李如圭的这种做法,在以后便成了澧州一带流传下来的“喊魂”习俗。李如圭亲自随船同行,并且每到一处都把孟姜女的故事讲给人们听。

李如圭把孟姜女的塑像带回澧州,并在嘉山为孟姜女举行了隆重的安魂仪式后,立即和当时的澧州知府汪倬商议、筹资,在嘉山上修建了孟姜女祠,李如圭亲自题写了“贞烈祠”三个大字。祠堂分为“百练堂”、“绿云宫”,把孟姜女的塑像就供奉在“绿云宫”里。嘉靖十三(1534)年,李如圭又亲自作《贞节祠记》和《嘉山孟姜女祠》等诗文记载此事。后来,李如圭到了西安之后,又命祥符知县榆林刘九容派人到澧州孟姜女贞烈祠,摹印孟姜女的诗文碑刻,于是行文到同官县,把孟姜女的事情刻在石碑上。就这样,孟姜女的千年游魂终于根落故里。

当年,李如圭与知府汪倬所主持修建的孟姜女贞烈祠,就在澧县县城东南20公里的嘉山(秦以前名翠麓山,民、清时亦名孟姜山)山顶,即秦时孟姜女望夫处。该祠最初修成之后,李如圭还曾题《嘉山孟姜女祠》诗一首:

烈女何年失所天,哀号矢死未亡前。

声声彻骨城倾堵,点点伤心地涌泉。

黄壤无情迷梦蝶,青山有意怨啼鹃。

杞梁久已同枯草,尚托清风入汗编。

该祠布局由西往东有头门、前殿、大殿、后殿及厢房三十余间,围墙一周。该祠曾毁于兵燹,后又重建,清代存二进六间,州民不时朝谒,每岁春秋二祀,官员均亲临致祭。一九五四年冬,因僧人不慎,该祠被火全部烧毁,现存建筑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后重建。但望夫处足迹宛然,今犹存。旁有镜石,数尺许,光明可照,传为姜女镜石。据《孟姜山志》记载,山南麓曾有“孟姜故宅碑”一方,该石碑为长方形,正面书“孟姜故宅”四字,两侧有对联为“道之云远思君子”、“魂兮归来返故居”,横披为“复我家邦”;背面则有晋代卓云所书“孟姜故宅碑”一文,较为详细地叙述了孟姜女的故事。

关于此碑,《孟姜山志》记道:西晋“太康六(公元285)年,为勒石于其处识之。此碑康熙间,野人于栗树冈垦土得之,父老复为树立,惜未构屋庇之,为风雨所侵。昨过山下,以手试石,片片剥落,亟录之,使后之弔古者,得其实焉。乾隆壬寅,里人毛恒道文兹氏敬录。”该碑现存澧县博物馆。

李如圭当年在《贞节祠记》记载他的那段有关孟姜女情结的经历时写道:“按《澧志》载,秦时州有孟姜女者,适范郎。因始皇筑长城,范郎往供役,姜女于州嘉山之顶筑台以望,久而不归,乃不惮险远,亲往长城寻觅……自秦历今,千年来,澧人称诵不衰,往往形之歌咏,但寻夫之后,莫知所终……正德间,余以监察都御史养病家居,欲表彰之,以晚节不知,中止,每深惜之。嘉靖辛卯秋,余以副都御史抚赈延绥,道经陕西西安府同官县,始知姜女果至长城,获范郎骸骨,负之归……抵同官而卒……同官之人嘉其贞烈,凿石为祠,将其夫妇骸骨各塑为像,祀之……然莫识其为澧人也。既而余抵家,即与澧守汪君倬议建祠宇”。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李如圭的孟姜女情结是如此之深,我们也可以看到孟姜女在澧州的传说,早在秦代就是由来已久的,并且一直就已经深入人心,形之歌咏了。

而李如圭的功劳就是找到了孟姜女最后陨落同官;并在澧州嘉山,也就是孟姜女的故乡安置了孟姜女的灵魂和最后归宿,并使之永驻民间;也使澧州人们因为孟姜女的归来,增添了许多精神和物质的乐趣与享受;孟姜女这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不仅在民间得到了广泛的流传,而且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越来越受到了社会各界的认知与推崇。澧州人郭青在清同治六年刻印的《孟姜山志》,则是我国唯一的一部记述孟姜女故事在某个地域流传的专著。这部著作用澧州民间大量的传说、习俗,确证了 “孟姜女故事”传说的归属地就是湖南澧州。我国早期的史学大师,著名的中国现代史学家、民间文艺学家顾颉刚先生是国内较早的孟姜女研究者,他在《孟姜女故事研究集》中就曾专门研究过澧州孟姜女。孟姜女的出生地——嘉山,曾在1981年收入由国家文物局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名胜辞典》,津市(澧州)孟姜女的传说也在2006年被列入我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2007年12月初,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推出了“寻找孟姜女”的专题节目,该节目指出“孟姜女故事发祥地”有五个之多,其中就包括了澧州孟姜女。

据我国一些研究孟姜女的学者研究表明,自从李如圭使孟姜女魂归故里之后,澧州孟姜女的故事在更大范围和程度上得以流传。从各种文化和民俗现象来看,孟姜女的故事便从此登上了文人歌、诗、文、赋的大雅之堂,因此影响到湖南全省各地,成为湖南最突出的文化代表品牌。到了清代,澧州孟姜女故事的影响进一步扩大,并且向着纵深发展,孟姜女故事又出现了诸如山歌、小调、说唱戏曲各种民间文学体裁。不仅如此,孟姜女故事还渗入到了江南各民族、各地区的习俗、礼仪之中,如“孟姜故宅碑”一文中,描述到“俗于三月桃华,水下执兰,招魂续魂,祓除不祥。”这话是说民间习俗在三月桃花盛开的时候,男女皆去水中沐浴。手里拿着芳香的兰草,边舞边唱,虔诚地向着天地做着招魂续魂的舞姿,祈求洗掉一切污秽,祓除一切疾病、灾难和不祥。这是对孟姜女时代澧州习俗的描述。后来,这种习俗南迁了,在现在的云南、广西及东南亚的三月三泼水节,应该就是这种习俗的变异。尤其是在澧水、沅水流域一带,人们则把纪念孟姜女的形式贯穿到了婚丧寿诞和一些祭祀活动之中,都流行着演唱孟姜女谣曲、戏文的习惯。文人们则运用孟姜女故事作为素材进行创作,或者写下了一些较有影响的著述。这样,在湖南则形成了孟姜女文化的几大特征:

第一、在各地流传的民间曲艺里,几乎都可以搜集到以孟姜女传说为内容的作品。如民间说书、三棒鼓词、渔鼓词、丧鼓词、傩戏唱词、地花鼓。另外,还有戏剧如湖南花鼓戏以及湘西北的地方戏荆河剧等等。

第二、湖南出现了一个以孟姜女传说为题材的民间曲艺、故事和歌谣群。如《姜女下池》、《姜女负骨》、《姜女哭蓟、《姜女唱春》等等。此外,还有诸如《许百万求子》、僻百万教女》、《十月怀胎》;《娘教女》等一些与孟姜女传说的主题和内容关系不大的作品,也依附于这个影响巨大的传说流传。

第三、在湖南澧县,自明代中叶以来就有一座规模宏大的孟姜女祠,还有一整套祭祀和求神占卜习俗。

第四、孟姜女传说曾经成为老百姓生活、生产中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除婚、丧仪式中唱孟姜女故事外,在湖南澧县、临澧县、石门县一带,除了一直流行着“喊魂”习俗外,还盛行着“渡关”的习俗,即每个男孩子满12岁时都要请巫师“渡关”,又称“还傩愿”,以祈消灾免祸,长命富贵。“渡关”仪式过后,接着要唱傩戏(又称“土地戏”)。此外,有的人家做生日、添人口,甚至连修新屋、猪婆下崽都要请巫师唱傩戏。而唱傩戏的剧目中,《姜女下池》是绝对不可缺少的主要节目,照老百姓的说法,叫做“姜女一到了愿心,姜女不到愿不了”。

另外,民间为了纪念孟姜女,每年都要举行的一些相关的节庆活动,都会使孟姜女的家乡——嘉山热闹非凡,如六月六日的孟姜女晒衣节、九月九日的孟姜女生日等等。同时,老百姓把封建统治者眼里孟姜女的贞节观,转化成了以“善”为核心的贞德观,使孟姜女不仅成为了老百姓心目中的贞节典范,而且成为了老百姓生产、生活的保护神。比如正月十五的孟姜祈蚕日,说的是古代人们在嘉山孟姜女祠祭祀时,希望姜女娘娘保佑澧州蚕桑丰收,让人们安居乐业。孟姜女得知人们的心愿后,了解到乡亲们是用丝绢向朝廷纳税的。于是,她便帮助人们既了解从孵化蚕宝宝开始,直到采桑、养蚕、成茧等环节的知识,又保证了桑繁叶茂、蚕健茧大,使人们喜获丰收,从此每年的正月十五日就成了谒孟姜祈蚕日。另外,二月十五祈子日的来由,是因为有一年的二月十五日,几对结婚已久,没有生育的夫妇结伴来到嘉山,共同祈求姜女娘娘赐给儿女。不久,这几对夫妇都如愿以偿。自这以后,每年的二月十五日,也就成了人们的祈子日。1943年,日本鬼子侵略到了澧县,烧杀掳抢无恶不作,他们派出多架飞机在嘉山脚下的新州镇丢下了20多颗炸弹,人们吓得东躲西藏、叫苦连天。结果,新州镇没有被炸倒一间房、也没有被炸死一个人,人们都觉得非常奇怪。当天晚上,姜女娘娘告诉在梦中的人们说:“日本鬼子丢炸弹时,我用衣袖挡开了,只是一心想保护你们,让你们得以平安。我的衣袖被烧焦了,不过,那是非常值得的。”第二天清早,人们纷纷跑上嘉山,发现姜女娘娘的衣袖真的被烧焦了一大片。这些都使孟姜女这个传说中的人物,已经远远超出了传说本身甚至民间文学的范畴,融合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了一种多角度多方位更系统更复杂的社会历史文化现象。

而这种多角度多方位更系统更复杂的社会历史文化现象,在我们挖掘、弘扬本土传统文化,建设和谐社会的过程中,尤其是大力发展旅游产业的大好形势下,正在为我们提供多方位多视角多样化的物质与精神的产品与享受,显现出了它的无穷魅力。但是,我们应该记住,围绕孟姜女所表现的这种社会历史文化现象的奠基者和推动者就当是非李如圭莫属了。

(来源:《澧州文韵》)

[责编:朱晓华]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