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湘廉官丨茶陵人刘三吾与明清十大奇案之“南北榜案”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6-04-21 09:02:52

做官要懂得皇上的用意,揣磨透领导的用心。然而书癖子刘三吾因为科场舞弊案饱受冤狱,甚至还牵连张信、白信蹈以及同科试官司宪、王侈华、张谏、严叔载、周衡、王揖等人被凌迟处死。连当时名副其实中榜的状元也被无辜冤杀,这真是天大奇冤啊,也只有皇帝老儿能够一手炮制得出来。

这是明太祖三十年后春季发生的一大奇案,此案位于《明奇十大奇案》之首。担任科举考试总考官的刘三吾,与众考官经过一番评议,认认真真地挑选出五十三位优秀考生的试卷。待到发榜那日,南北才子齐集贡院,共同仰望自己是否榜上有名。一时间熙熙攘攘,有报喜的锣鼓鞭炮声传来,还有哀怨自伤的哭声响起。人群里正在闹腾,忽然有一位考生看出榜上的异样,便拉着身边的人大声喊道:“我说不对啊!这榜上的五十多名贡士,怎么都是南方人呢?我们北方却怎么会一个都没有考中呢?这真是奇了怪了!”

听到这一声嚷,看榜的人确实感觉不对劲了。于是将榜上人名一一念了一下,果然都是南方仕子,而北方人确实一个都没有考中!天啊,这里面肯定有猫腻啊!若说中得少是有可能,然而一个不中,那不就奇了怪了?肯定是主考官吃了考生的贿赂了!

“主考官刘三吾是茶陵人,他这样做就是出于偏心!这样的考试不公平!这样太欺负人,我们不干了!”有人这么一起哄,榜下的考生们立即喧闹起来了!他们不由地大骂起来!一些没有中榜的考生也赶紧抹去眼泪,冲着皇榜大叫冤屈啊!一些北方书生忍不住气忿,一边大叫着一边向皇榜上扔石子和泥团。好好的一张榜,转眼间被砸得一塌糊涂。仕子们越闹越厉害,最后他们便齐聚在一起来到礼部衙门,要找主考官讨个公道。“不到两个时辰,南京城里已经贴满了揭帖,指责考官选人有私,街头巷议全是本次会试尽取南人,于天理不容的舆论。礼部官员见事情闹大了,不敢隐瞒,急忙将众举子的议论写成奏本报到明太祖朱元璋案前。”(摘自《明清十大奇案》)。

主考官刘三吾其实是个对学问十分严谨的人。虽然他已经八十五岁高龄了,但身体依然硬朗,并且思路清晰,思维敏捷。听到考生怒骂主考官徇私舞弊、贪赃枉法,排挤北方人,于天理难容等等议论,他坦然面对这一切,依然十分谦恭地接见举子,而且谈笑风生。刘三吾以为只要自己一身正气,禀公办事,就足以无愧于天下百姓了。

朱元璋接到奏报,便赶忙命令调查此事。刘三吾面对朱元璋的查问,也具实承认了一榜之上尽是南方人的事实。朱元璋说:“这事有些蹊跷,你应该禀公而办才是。”

刘三吾说:“这事一点儿都不奇怪。北方人民曾经在元虏的统治下,被摧毁了学业,文人墨客饱受战争罹难,因此一时间学业不济,自然比不上安定的南方才子,有优越的学习环境,能够学业有成了。”

“那也应该有些鼓励措施啊!管怎么着,也要给北方仕子少数名额,我看这事还是重新定一下吧!”朱元璋斩钉截铁地说。

可是刘三吾仍然坚持:“皇上,科考之事已经抑定。在下以考卷优劣为标准,不以南方人和北方人的地域籍贯为标准。”

朱元璋说:“现在国家统治才三十年,眼下时局不稳,要立即安定人心。如果不考虑北方人选的名额,于时局不利。我看,你不管怎样还是从北方考生中抽取几名,以平息众怒吧!”

可是刘三吾仍然坚持说:“皇上,如果你认为会考真的不公,那就另派朝中大员重新阅卷,如果发现臣果然有不公,再判臣有罪不迟。”

朱元璋见刘三吾怎么都不理解自己的意思,气得浑身哆嗦。刘三吾却说:“皇上,此次科考人选,是经过全体考官反复很权衡筛选出来的,老臣怎么能够轻易改动呢!”

朱元璋一听此言大怒,立即将刘三吾革了职,另派翰林院仕张信重新复核考生试卷。正在这时,副考官白信蹈也被革了职。张翰林接旨,赶忙赴任调查。北方才子听说皇帝如此雷厉风行,忍不住山呼万岁。

尽管张信复核,刘三吾依然岿然不动。然而刘三吾身边的人却不由地替他捏了一把汗,连他家的仆人都吓得战战兢兢。为了打探消息,他家的仆人偷偷跑到贡院,谁知贡院大门紧闭,他根本就进不去。后来,这老头还是不放心,又跑到张信府上去探听,结果却被人家看门人哄了出来。就是这样历经数日,张信所核查的案情终于揭晓了!

这天,朱元璋当着众臣的面,命令张信奏报核查结果。张信便拿出他选中的几份北方仕子的试卷,交到朱元璋的手里。其实朱元璋这人本是草莽出身,肚子里的墨水喝的也不多,结果朱元璋一看,果然文章锦绣,笔力不凡。便当着众臣的面狠狠地赞扬了一番:“很好啊,有才气!”

接下来张信继续奏道:“皇上,这些是南方才子的试卷,但他们都是已经录取的才子,比那些人的文采更加出色。”说完,张信便把刘三吾录取的五十多位考生的试卷呈到朱元璋的面前。

张信的这一举动,一下子把朝廷里的文武百官都吓傻了!朱元璋没想到张信会给他来这一手,当即龙颜大怒!其实对于朱元璋来说,尽管科考是为了选拔人才,但是刚刚统一不久的大明朝,更需要稳定人心啊!如果北方人民不服,一旦造反,他这的皇帝龙椅就要坐不稳了!所以朱元璋一看张信竟然也不理解他的授意,当即气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

“张先生真会演戏啊!你肯定跟前任主考官互通消息,官官相护!”朱元璋大怒道!

张信说:“皇上,我在审查期间,一直住在贡院里,连家都没回。包括其他阅卷官员都是一样,何况前任主考在审查期,一直闭门不出,我们至今都没有见过面啊!”

朱元璋说:“分明是你们的家人在互通消息,这里面必然有内应!”

张信大呼冤枉:“皇上!家人相见,臣确实不知。何况如果臣要让家人互通消息,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啊!皇上,请三思啊!”

朱元璋心里有他自己的打算,当然也不理会张信了。他一怒一下,便将张信和刘三吾一并下到刑部大狱,由刑部给他们判刑治罪。刑部在朱元璋的授意下,为刘三吾和张信等罗织罪名,并且进了一番严刑拷打。最后将张信一干人等判了重罪,凌迟处死。而刘三吾因为是太子的老师,念其年纪已大,免去死罪,而后充军发配。

其实朱元璋并不是文人出身,他对科举取仕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当然,他取仕目的是为了维护国家稳定,是从当时的政局出发的。对于从事科举专业的主考官来说,自然是从爱惜人才出发。

然而皇权制度之下的中国,怎么能由大臣凭职责公断?

朱元璋将刘三吾、张信等治罪后,自己便亲自阅卷。结果竟然只取了北方人为仕,南方人则全部榜上有名无名。于是,北方人高呼万岁,兴高采烈,张灯结彩地庆贺。而南方人却明知皇上不公,却只得强咬着牙也不敢多说什么了。

朱元璋不仅乱点科举考试的“鸳鸯谱”,还开了以地域取仕之先河,同时还草菅了人命,冤杀了数名官员和本应中榜的仕子。真是可悲可叹!

[责编:朱晓华]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