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梦专栏 | 《百手联弾》之段江华的摇滚
[来源:新湖南客户端]
2015-11-17 10:54:45

「一个历时十八年的大创展,以“百手联弹”为名,在“新湖南”客户端隆重推出。

“百手联弹”是作家叶梦与百余名艺术家的联合“演出”。参与艺术家阵容庞大,有连环画大家贺友直、漫画家方成以及诗人彭燕郊等。

“百手联弹”系列推出后,在读者中引起热烈反响:“风格各异的画家,在叶梦的笔下都显示出最为独特的一面,个性张扬,百人百面。”“看似简单勾勒,其实有大匠心。”“自画像,才是艺术家内心真实的自己。在叶梦的笔下,我们看见了艺术家的多维度。”

请关注“新湖南”客户端:新湖南-湘江-百手联弹。隔日更新。」

 

段江华的摇滚

文/叶梦

 

 

段江华自画像

 

认识段江华,是在油画家刘采个人画展的酒会上,酒会气氛热烈,湖南油画家群体特别抱团的现象使我非常感动(为了帮刘采,段江华、李路明、邹建平等人都掏钱买了刘采的画)。酒会上大家争相演唱助兴,精彩的节目令我大开眼界。尤其是段江华的摇滚,其气势其音量实实把我吓着了:嚯!地动山摇啊!好似一味泻药哇!心中有什么块垒的话就会随吼叫而宣泄殆尽!感觉除了痛快还是痛快,这种痛快,很多年前我从崔健的歌中得到过。

我当时就这样想:这个家伙,不应该教油画了,应该转行到音乐学院教声乐才对。

今年春天,我在一个饭局上请段江华画自画像。画完,我感觉不像他,段江华就说:我过去就这个样子。我不太相信。后来,我在网上看了段江华是一张过去的照片,才感觉没有上当。自画像和过去的照片都是很“秀气“的,特别是网上的那张照片,眼睛似乎在放电,还有那么一点点多情的艺术家的味道。现在的段江华有点发福的样子,头上的头发少了,干脆理一光头,下巴蓄一点胡子。感觉他较之过去来说现在是像一个粗汉、像一个山民或者像一个苦力。但是,他那双眼睛还是掩饰不了一种艺术家的光辉,很煽情的样子。

段江华作品

我在中国美术馆的馆藏作品展览中,第一次读到段江华的油画原作《王·后——2号》,

那幅作品是十年前段江华在第二届中国油画展上获奖排名第一的作品,“中国油画展”简直就像中国油画界的科举大考。段江华在“第二届中国油画展”得了获奖作品的排名第一,这是他的荣耀,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这幅被中国美术馆收藏的作品,在中国油画界产生过很大影响,是段江华的里程碑似的作品。严格地说,《王·后——2号》还不是纯粹的油画的搞法,用了立体的制作办法,甚至有点像软雕塑。那样大胆地使用新的材料和新的语言,是需要勇气的。表现的是刚出土的古代帝王夫妇尸体的包裹着的画面,这个具象的符号,只不过是他要表达的借口,画面中凝重的色彩传达的是一种个人地域文化背景。就是这种特别大气的东西征服了评委。

画如此阴气重的对象,给人以窒息的气氛,如果不放声大吼一曲摇滚,那会憋死人的哦。

十年后的段江华,能不能再创辉煌?能不能保持在第二届油画展上的领先的纪录,这些对于艺术家来说,都是打不得包票的。没有想到的是:最近,他居然以《重现的辉煌》在第三届中国油画展上再度获奖,如果说《王·后》还有一点具象的内容,那么,我在《重现的辉煌》里看到的是:“没有歌词的大型摇滚”。那些纵横交错的以厚重的调子为主的巨幅画面,用了油画颜料、丙烯还有一种叫“原子灰”涂料(烤漆的底灰)涂抹出凸出的暗金和暗红的色块,是直接画在木版上而不是画布上。没有具象的东西,也看不出象征着什么,这大概属于下意识的作品吧,是不是喝了酒画的?

这样的色块说明了什么,如果这样问,我相信没有谁能够回答。段江华是大胆的,他是我行我素的。他说:“他没有考虑获奖。

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想这样画就这样画了。”感到欣慰的是,到底还是有人读懂了段江华。他的再次自由地大胆的尝试获得了中国油画界权威们的认同。

我不能够说我已经看懂了《重现的辉煌》,但是我感觉到段江华把他放肆喊叫的摇滚已经倾泻到了画板上。好大的嗓门哦!又要被他吓一跳。

段江华作品

湖南油画的进京展览,成为最近湖南文化界的盛事,以强大阵容出现在北京的湖南油画还是由这位“摇滚歌手”拔得了头筹,《重现的辉煌》为段江华重现了十年前的辉煌。

画画如同唱摇滚,必须赢得极大的自由,必须敞开喉咙大声歌唱。这说起来容易,唱起来毕竟不容易,不信,你也唱唱试试看?

段江华作品

发表于2003年10月14日《三湘都市报》

2015年11月16日补记:今年3月4日,段江华在后湖救人的事情,事情发生的当下,我就在微信中看到有人发了朋友圈图文。为老段的救人举动感动,老段真了不起!

段江华作品

段江华不顾个人安危,跳入湖中勇救落水儿童,其舍己救人的事迹媒体报道后,在全社会引起热烈反响,段江华被称为“最美画家”,被教育部评为“全国师德标兵”,并获“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10月15日,中宣部授予段江华“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本联弹特意邀请长沙艺术江湖中我欣赏的老爷车(黄勇)一起联弹。下面援引老爷车(黄勇)今年3月4日的微信:

“冒出正月十五,站得岳麓后湖边上还要穿袄子,风吹得脸上嗖嗖地刀割一样……后湖是匝喂鱼的死水湾,水冰冷的、喷臭的,反正出的鱼冒哪个敢呷。今天一个七岁的小妹子跌得湖里,要不是段江华和哒衣服跳下克把她救上来小命怕是不保哦。

咯哈人物实在不象匝英雄,光头凸肚,一脸坏笑,画起画来虽然蛮有名气,扯起卵谈也是匝稀夏的达人。早几年他和我拼酒,两个先吹哒一斤还不止瘾,他呷不嬴又不服输,拿油画棒画画抵酒,我呷一杯他就送画一张,我倒进肚里七杯也熬不住哒啵,他得意的扬着手里的写意油画卡纸狂笑:"呷死你咯匝老二,我画得一晚,你呷得几时罗?”前些年他太太在街上被歹徒抢包时受了点伤,段江华吓坏了,赶到医院瘫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就象个小孩子。偏偏这世上好事都是由咯些个不是英雄的人在做。港句实话,也是五十来岁的人哒,咯凉的天气、咯邋遢的臭水塘窜起下克就十万个了不起,还莫港救哒一匝祖国的花朵上来哒。我的朋友圈可能有不认得他的人,介绍一下:段江华,湘西人氏,省美协副主席,省油画协会主席。”

选自老爷车(黄勇)今年3月4日的微信。



 

段江华,湖南湘西人。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师从詹建俊、朱乃正先生,现为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主任。湖南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湖南省油画学会主席。1994年作品巜王:后:2号》获第二届中国油画展金奖。